时隔多年,鸣人依旧不喜欢和木叶这帮村民接触,只不过以前是因为讨厌不想接触,现在是层面不一样了。

  以前被说闲话鸣人还想着等佩恩入侵时借力怼一把,现在,谁要赶对他指指点点上去一脚踹飞还能让人不知道谁踹的,有监控都拍不到证据。

  虽然练习飞雷神要和这帮村民接触,分身也不喜欢,但是挣钱嘛,不寒碜。

  而且这钱还代表着一条人命,大头鸣人都存起来了,零头则被鸣人拿出来请雏田吃大餐。

  看着大姑娘叼着炸鸡腿露出的饱满笑容,鸣人心里格外的满足。

  金山银山再好,始终不如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花起来舒坦。

  八点前送雏田回了家,鸣人开始为她准备第二顿大餐,大姑娘猜测的第二个是狗肉锅,狗肉锅就必须要有狗肉。

  这是个很好解决的问题。

  当晚,趁着分身下班,鸣人开启仙术将查克拉提升到满点,又放了几个出来加班。

  “大狐狸,支援一波。”叫自家狐狸精贡献点脂肪,鸣人转头回去捶铁桩。

  其中一个分身全身冒出红色查克拉气泡,气泡逐渐变成三条尾巴,样子也越来越圆。

  分身无视自身变化,捏着手印感知曾经留下的标记,那是个极其遥远的距离。

  片刻后,分身心有所动,一掐手一跺脚:“天地无极,万里追逐!”

  与此同时,忍界某个潮湿之地,一条巨大的三头犬正趴在它搭建的狗窝内闭目养神。

  忽然,三头犬背后的一处空间扭曲出一丝波纹,一个无头无臂断腿仿佛半身娃娃的人出现,接着连0.1秒都不到,半身又散成烟雾消失。

  全程三头犬都未察觉什么。

  然后漆黑的环境里亮起两道淡淡的紫光。

  延长剑体,附加风遁,再带动自然能量,分身刚从紫光中走出来,对着狗腿就是一套切狗连招。

  另一个传送门里出来的鸣子拿出卷轴,眨眼间就把狗腿封印进卷轴,然后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影响口感,反手冲伤口丢了两缸酒精和20斤盐。

  狗血狂喷,三头犬仰天怒吼:“嗷呜!!”

  卷轴抛给一直在传送门里等待的分身,鸣子一个大跳来到狗头上,一人高的轮回眼内,倒映着魔鬼般的笑容。

  “surprise!”

  另一只狗头撕咬过来,鸣子不闪不避任由它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师兄面前亮个相,轮回眼视野共通,狗看到了师兄也就看到了。

  鸣子死,紫门消,独留三头犬发狂,想舔伤,又下不去口。

  还好它长得快,哀嚎发泄着疼痛一阵,伤口又长好了。

  三小时后,地点不再是那个狗窝,鸣子再次踩到狗头上。

  “苏卡不列!”

  长门胸口仿佛又加了三只生姜,压抑到吐血。

  第二天,鸣人找到了地下交易所联系好的料理师傅说给你二十万两,帮我把狗肉处理了。

  料理师傅都懵了,我给你五十万,你告诉我啥狗能长三条左后腿呗。

  其实鸣人也挺闹心的,我说你们就不能换条腿,切狗腿也不能逮着一条腿可劲切啊。

  就不能换换口味?

  想骂人,但是分身在上班,得等到下班再说。

  鸣人是个听话的孩子,昨天自来也让他别变二代他就没变二代。

  不过不变二代可以,但是每个外卖集团都要有个统一服装,所以今早分身上班前,鸣人在锦衣卫队服和铃兰高中校服中思考了良久,最后选了锦衣卫队服。

  因为它帅。

  而且自来也没说他不许变四代,所以目前这群送餐的锦衣卫正由变成四代的分身带队。

  木叶人民接受能力很强,很快就接受了自家房顶飘红旗的事实,而且对飞雷神送外卖的行为表示高度赞扬。

  当然,他们也有一些反馈意见,比如需要去楼顶红旗处取餐,来回上下楼很麻烦,和有时候餐盒是裂开的问题。

  鸣人都听到了,但他没接受,怎么着,你还真要我送到你家门口呗,真以为开门锦衣卫这话是给你送餐的?

  餐盒是裂开的?我跟你讲,你别看它是裂开的,其实在空间层面上它是相连的,你它不也没撒汤么。

  能吃就行了,要求那么多干嘛。

  这点鸣人也想改,但分身控制不住飞雷神的随机性,这点被鸣人当成了短期目标,人死不死没关系,先保证餐盒稳定性。

  能稳定控制飞出去一个物体,就是胜利。

  还有投诉送餐取餐过程过于血腥吓坏小朋友的,这一点,鸣人无能为力,只能让蛞蝓通知一声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不要正对着取餐点。

  然后那个被吓坏的小朋友今天就被罚跑操场一百圈,因为他是忍者学校的。

  不过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垃圾是另一个人的宝贝。

  木叶医院倒是很喜欢分身这种配送方式,甚至发展到了一圈人围着取餐点阻止分身聚合,就为了多看两眼。

  这帮医生都恨不得给鸣人送锦旗了,钱多时间少的他们是鸣人最大的客户群,这一下解决了吃饭问题和学术报告的问题,为了感谢鸣人的贡献,副院长亲自发出声明,以后鸣人看病和住院全程免费。

  这是真会做生意,鸣人都不知道自己下次生病得哪年。

  基本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不过最开心的还是御手洗红豆。

  她的任务大多是清理木叶各个训练场闯进来的有威胁生物,这些训练场的位置都很尴尬,你说是木叶吧,它们大多在木叶外面,要说不是木叶吧,它们被规划在木叶地图内。

  所以昨天得到消息时候,红豆咨询了好友之后,今天一大早就请假回了木叶一趟,找到一个常年没有人但是插红旗的建筑拔根了红旗回去就点了份丸子。

  送到后分身拿着木叶地图看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距离太远,得加钱。

  红豆一边在树上哆哆哆扎签字一边表示无所谓,她有钱。

  有钱好办事,为了在琦江死凑足三千万两,鸣人给红豆开了个vip。

  就这样,每天看着账户里的钱一点点上涨在两个半月以后,当账户里积蓄到2800万两时,纲手终于发现了自来也当初提醒的大事是什么。

  木叶一堆下忍放弃外出执行任务,选择在村里送外卖了。

  不是所有忍者当忍者都是为了保卫村子,更多的其实是因为忍者是份体面的行业,而且高薪,所以再发现出任务没有送外卖赚钱后,他们放弃了主动接任务,每月只完成固定的任务数,剩下的时间则在特定的范围内送起了外卖。

  甚至还有去火之都送的。

  釜底抽薪之计,还是抽的自己人!

  怪不得自来也和我说你是天坑。

  你这是要玩蹦木叶的忍者体系啊。

  而此时,鸣人正在三尾体内看几只尾兽麻将。

  鸣人以前说过,缺尾兽查克拉就来胡把十三幺,现在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跟这几个玩自己能输到卖屁股。

  它们和人类脑回路不同,它们的线程多到数不过来,它们可以为每一张牌单独分出来一个线程记住它的所有外在细节。

  所有牌的位置都能记住,一副牌摆上来输赢差不多就定了,鹿丸来了也难赢啊。

  看了一会儿,鸣人冲守鹤问道:“叫我来啥事?”

  守鹤摸到一张二饼在九尾眼前晃晃码回手牌里,随后说道:“我爱罗叫你。”

  九尾无动于衷,因为它摸得下一张就是二饼。

  鸣人这边传送,眼睁睁看着守鹤打出一张三万。

  对家的小乌龟一推牌:“胡了。”

  守鹤得意的笑,鸣人摇摇头,来到了砂忍村。

  “啥事?”

  “千代婆婆撒泼了。”我爱罗直言道。

  “so?”

  她撒泼你找我干嘛,那么大岁数老太太我也不能揍她啊。

  “她想见她孙子。”

  “额,就因为这?”

  我爱罗推过来一份文件:“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打造火影世界,打造火影世界最新章节,打造火影世界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