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忍界都是个充满绝望的世界,不过在千年前,一个对这世界爱的深沉的逗比站了出来,妄图以逗比属性中和这个世界的绝望,可惜,他刚中和一小撮人就被他那个有写轮眼离家出走的兄弟gank了,然后他死了,连尸体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仅剩个指甲盖。

  不过逗比实力很强,他的力量传承了下去,千年后,第二个逗比站了出来,又妄图中和这世界的绝望,可惜,刚中和一村人他就被他那个有写轮眼离家出走的兄弟gank了,郁郁而终,这回留了尸体,就是被分的到处都是。

  刨除中间莫名夭折不出名的,这股逗之力传到鸣人这已经是第三段了,逗之力三段,他已经是个强者了,所以,鸣人在踏空而行!

  好吧,其实和逗之力关系不大,但也有点,主要还是这个逗比的游戏它升级了,它终于想起了传送门的机制是可以站人的!

  打造世界游戏初期就送的传送门很好用,可以让矮人站在上面做一些平时够不到的操作,例如挖掘,修建。

  鸣人以前也不知道为啥自己的传送门不能站,但他看得开,能传送就行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没想到十五岁生日这天,它居然把这能力更新出来了。

  同时,这逗比游戏也意识到这世界它是个立体的,而不是二维游戏,传送门终于能转向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刨除紫光从侧面看就是张立起来的纸。

  现在,它是一张可以随便平放,斜放的纸。

  今早刚醒,发现游戏更新提醒时,鸣人激动的脸都没洗,直接传送到之前砸大蛇丸基地开辟那个三千米高空范围。

  可惜今天天气太好,低空无云,鸣人又用传送加向上扔分身的方法硬是拔高到5500米才遇到高积云,享受了云层漫步的快感。

  鸣人一步步向上走,每当落脚时,都会生成一个平放的传送门托住他。

  时间把精准。

  每秒二三十米速度的云层水汽扑打在脸上,水汽被风吹动带走体温,清凉无比,都有点冷了。

  但就算再冷,鸣人也在坚持,这可是云中漫步啊,本以为只有弄出求道玉才能玩的事,没想到现在就能实现了。

  心情美爆,鸣人对着云海嚎出了两辈子最大的嗓门:“啊啊啊…”

  反正附近没人,随便嚎。

  走几步一嚎,直到魔力值就剩十几点,鸣人才冷静下来,盘坐于传送门之上考虑这招的实际作用。

  首先,因为传送门距离和形成时间问题,不能像八门凯那样在空中奔跑,最多也就时间把握好,走的快一点。

  其次就是他好像又立于不败之地了,忍界除了迪达拉,小南,佐井,土影之外,没有人能到达这个高度。

  也就是说,在关了南姐和迪达拉之后,鸣人可以嚣张的站在空中对着其晓组织他几个人勾勾手指大吼一句,你们上来啊。

  至于会不会被天道拉下去先另说。

  鸣人笑得更开心了,想想那场景,还真是…美滴很啊。

  不行,这不符合我近战风格,那近战怎么用?在周围布满传送门借力改变攻击方向?可敌人会跑啊,那岂不是只能在狭小空间作战?

  心情平静不下来,鸣人拔了几根黄毛才想到这么多。

  算了,不想了,先试试其他人能不能站住。

  想到这点,鸣人直接坐着开启传送,过了一会儿,拉过来了他那个有写轮眼,祖传离家出走,不知道以后会不会gank他的小兄弟。

  传送门很神奇,仿佛独成空间,人由虚影转化成实体过程中不受任何影响,哪怕重力也会被无视,只有在变成实体一瞬间,才会被重力捕获。

  虽然不知道为何没因惯性丢失被地球妈妈撞成肉糜或者甩到太空,但鸣人他又不是物理学家,这不在他考虑范围,能用就行。

  所以刚出现的一瞬间,佐助心脏加速,瞳孔收缩,写轮眼开启,扫描鸣人全身,猜测这到底是不是本体,说道:“同归于尽?”

  这个高度掉下去…死定了,纲手都救不了。

  “别闹,我还没活够呢,抓紧了。”没说完,两人凝聚成实体,鸣人突然感觉到佐助一沉,抓住手腕把他吊在空中。

  内心有点失望,只能自己和分身能用,别人站不了么,那其他人想站只有自己拉着或者…变成石块椅子垫着?

  “这是!?”佐助半吊在空中,惊讶表情一闪而过,空间忍术还能这么用?

  “走吧。”最危险的实完了,剩下的人体肉垫实验鸣人准备换个人,要垫也是垫雏田啊。

  回到地面,佐助回头深深凝望了一眼传送门,这东西,真好用,可惜…复制不了。

  不管佐助怎么想,留下个分身送他回去,鸣人又传送走了。

  刚才是怕他一激动抓死分身再掉下去,现在实验完了,接送就不用本体了。

  下午,亲自带着雏田来到火之都城外,鸣人看着雏田疑惑?

  白色的和服上边是淡黑色的莲花,下边则是由白逐渐变淡黑,荷花也变成了浅白,显得特别淡雅,黑色筒腰带中间是打成花结的带蒂,衬托出完美曲线。

  这衣服…怎么那么像我家穹妹的?

  还有,你不冷吗?

  “好看吗?”雏田贴在鸣人耳边,小声问道。

  “好看。”鸣人迅速回道,好看是好看,可是媳妇你这样,我怕我把持不住啊。

  “那就好。”雏田笑得很开心,你喜欢就好。

  然后,看着鸣人身上那身晓制服,微微一愣。

  不像动漫里每个人终生衣物只有几个阶段的,一旦脏了只能脱光了站阳台等干。

  现在,他们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不可能总穿一件衣服,各个富婆就不说了,衣服成堆,就连最懒的鹿丸,也会抱怨被他妈拿饭铲硬逼着换衣服,要不不给饭,不然一件衣服几年不换那不是精神有问题嘛。

  然而,这世界还真有这种人,例如鸣人,大学时一件衬衫整整穿了三年,他还真是晾阳台等干了再换上的。

  离校庆典撕碎了才换衣服,室友都震惊了。

  雏田白眼紧盯着鸣人的衣服,明明家里的那些人偶身上的衣服都那么好,除了那些怪异的,其他风格迥异但都很美,按理说鸣人君不是个不懂搭配的人啊,那为什么穿着这么少?而且…

  雏田手掐着手指,低头咬着唇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配上这身衣服,萌的鸣人都想找卫生纸堵鼻血。

  “那个…那个…”

  “怎么了。”

  雏田鼓足勇气,小声问道:“鸣人君,你知道两次约会穿同一件衣服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嘛?”

  其实我这是两件,上一件打坏了。

  但这么说会显得自己是个直男,鸣人疑惑道:“有这说法?”

  鸣人还真不知道约会有这注意事项,他根本没在意过这东西,他穿衣服,只要没坏,哪怕是个麻袋穿着不难受就行,当然,装逼另算。

  所以我才大学三年都找不到女朋友?

  看到鸣人是真不知道,而不是不重视她,雏田又问道:“那鸣人君是冬天也准备穿这套吗?”

  鸣人去年冬天的棉衣她见过,是十二岁穿的哪件,已经快撑坏了,那今年怎么办?

  “不是。”本来鸣人是准备去随便买一件的,不过今年特殊,他准备弄个德华同款绿军大衣,晓组织纹样版。

  “能说说吗?”雏田拉着鸣人,走向城门。

  鸣人给她大概描述一番,雏田回了他一个白眼,那样的衣服,穿着也太难看了吧。

  “那,今天就去买衣服吧。”

  “诶!!”鸣人惊呼。

  媳妇你放过我吧,我不想逛街啊,要不咱改改,我带你去吃万蛇行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打造火影世界,打造火影世界最新章节,打造火影世界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