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以来,关于世界末日的众多神话从不缺少对最终审判降临时种种天变地异的描述。

  雷霆;

  风暴;

  永夜;

  洪水;

  海啸;

  地震;

  所有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灾难都会被放大后加入到末日狂欢的行列之中,成为壮阔毁灭画卷中的一部分背景。

  世界末日必然是激烈的、充斥着暴力和灾难的情景——这已经成为一种思维定式,不同种族及文化无不认为理应如此。

  或许这是人们日常对灾难的认知只是如此,又或许是人们总是期望轰轰烈烈的灭亡,而非默默无闻、无人知晓的终结,总之世界末日非得是大排场不可,动静小了一定是假的世界末日。

  人们从未曾想过,世界末日可以是一种静谧的美。

  盘踞天空的三个龙头突然消失,没有任何征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眨眼的功夫就从所有人面前消散。面对这太过迅速生硬的切换,人们没有丝毫欢喜。

  太过突然是原因之一,突然从黑暗处走到强光下,身体和思考会出现空白僵直,过快的环境切换很容易引起身心不适反应,严重时甚至会引发癫痫。前一秒身处生死极限的战场,血管里灌满了肾上腺素,下一秒置身于万籁俱寂的晴空之下,强烈的反差自然会让人感到手足无措。

  可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更不是问题的核心。

  反差会导致空白僵直不假,但此刻站在这个战场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身心早已被彻底磨砺,如何迅速调整身心对他们不是一项技术而是一种本能反应,就像条件反射。仅仅只是环境和气氛的突变还不至于让他们全身僵硬、冷汗直流。

  这些整天和死神共舞的人一个个僵在原地动弹不得,身体不住颤抖,牙齿上下撞击的声音清晰可辨。

  一两个人出现这种状况还能解释为偶然,所有人同一时间出现同一状况,那就只能解释为某种凌驾于集体幻觉之上的恐怖状况即将发生,暴风雨降临前的宁静敲打着所有人的神经,每一根神经,每一束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在声嘶力竭地尖叫,催促人们赶快远离危险和“即将降临的什么东西”。

  也许当时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事后回想起来,真要拔腿逃走也绝不丢人。

  海啸扑来时逃向高地,地震时冲出屋子,火灾时跳窗而出——这些都不是丢人可耻之事。远离天灾和危险本来就是生物的本能反应,没什么可笑的。

  试图远离“那个”也是如此。

  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头顶上那个东西属于“正常”,看了“那个”之后还能保持正常都可以划入强人的范围之内。

  比夜晚更黑暗——完全不见明月与繁星的深黑色球体,正以高空中的一点为中心延展开来。

  这与之前延展出金色龙首的是相近的东西,数量只有一具,规格却要大上许多。

  然后。

  黑色球体不停旋转,然後球体泛着金光的边沿开始延伸出无数的黑色触手。

  与其要说那是触手,倒不如说是带状的烟雾还比较贴切。

  那没有实体应有的存在感。

  越是接近地面,黑色触手的形态也越是明确。由平面化为立体,轮廓渐渐清晰。

  那是——

  “龙?”

  没有手脚,也感受不到质量和存在感,仿佛用高浓度的黑色烟雾形成的龙,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向地面不断延伸。

  与此同时某个声音响彻天空大地。

  低沉又单调的音堆序列不断在所有人头顶盘旋。

  那跟魔法师施展术式唱诵的咒文很像……却又不太一样。

  那更像某种——类似数字串列的东西,正被无数龙首以抑扬顿挫的韵律持续吟咏下去。

  “歌……?”

  罗兰突然想到了这个字眼。

  没错。

  那的确是歌声。

  只不过那并非寻常的歌声,而是越过鼓膜直接晃动脑髓的异样歌声。

  高低音交杂的数列不断延展,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首“歌”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这首“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所有人都抱持着这样的疑问,没有谁知道答案,就连看上去靠谱的假说都不存在。

  只有一位例外。

  “这是……程序语言?不对,这个内容是……诅咒?!”

  维多利亚一直没有表情的脸龟裂开来,讶异、愤怒、恐惧自几万年的冰封中醒来,一口气涌上她的脸庞。

  “那家伙放弃战斗了吗?他到底想把世界变成什么样?”

  “放弃……?”

  罗兰皱眉问到:

  “他的赢面明明比较大,为什么要——”

  这完全不合理。

  不要说最终形态,就算是【】通常形态的李林也拥有足以碾压现场的战力。如今他局面大好却放弃战斗?这未免也太过儿戏,根本说不通。

  “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家伙真正的目标不是重启世界,起码不是按照母神的意愿重启世界。所以,他彻底解放自己一直隐藏的力量,试图用诅咒覆盖整个世界。”

  “……!!”

  习惯了惊人之语的罗兰也不禁当场呆住。

  诅咒整个世界?

  李林?

  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永不犯错,永远正确,绝不感情用事的皇帝,要怎么才能和诅咒世界这一极为情绪化的行为产生交集?

  说的直白一点,他根本没理由去诅咒世界。

  既不抱持有强烈情感,也从未想过自暴自弃,更不可能从毁灭世界中获得什么好处。

  维多利亚的推论根本无法成立。

  “哪里有矛盾了?”

  洞悉了罗兰的疑问,维多利亚露出妖艳的笑容。

  “将自己与诅咒一体化,然后吞噬整个世界,与世界一体化。全世界成为高度自律的诅咒,这样就可以永续循环存在下去了。世界成为他理想中的形态永远存在,这不就是他一直试图达成的目标吗?尽管形式有所不同,但如今正是他彻底实现被赋予的任务的时刻。”

  欲改变世界,首先要毁灭世界。

  听上去很疯狂,却也有着合理的一面。

  真的,非常合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最新章节,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