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镇北军起家没有多久,但已经有人飘飘然了,觉得打败了袁绍,占据了两州,自己立了大功,这天下之间,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

  更有人眼中已经没有了法度,没有了军规,郭银就是典型!

  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斩了!”

  斩了??

  郭银顿时傻了眼,不是骂骂我就完了吗,青橙姐,你是怎么吹的枕头风啊。

  “别,别杀我,小马哥,将军,我错了,大哥,海子,胖子,你们帮我说句话啊,爹,救我啊!爹!!”

  银看到边上军士来拖自己,吓得退都软了,一边挣扎,一边嗷嗷大叫,那眼泪鼻涕,是一起往下掉。

  郭平看到郭银这个德行,不由哼了一声,歪过脸,表示自己不会搭理这件事。

  “明公,郭银虽然有罪,但也多有功劳,还请他将功折罪,再戴罪立功,饶他一命吧!”郭金也不能眼睁睁看郭银这样被杀啊,当先求情起来。

  “是啊,还请明公宽恕!”林海也站起来求情道。

  其他将领一看,这是得帮明公找个台阶啊,要不然大松村的这些老人不得记恨咱们啊。

  “还请明公刀下留情!”

  马强见众将一同求情,笑着对郭银说道“你人缘还不错嘛,不过饶了你,法令的威严何在?拉出去!斩!!”

  众将一听,嗯?不对啊,这难道不是找台阶?

  真的要杀郭银?

  “明公,正是因为法令威严,才不能杀郭银。”郭嘉这时站了起来,对马强拱手说道。

  “嗯?奉孝有何高论?”

  “按照军法,击鼓不进,鸣金不退者,斩,明公也是以此为依据要判处郭银死刑的,对否?”

  “没错。”

  “军法还有云,斩将夺旗者,有罪可减,破敌大胜者,有罪可减,明公却没有考虑这两条。”

  马强犹豫的摸了摸胡子,看到马强这样,郭银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自己还有救?

  “难道我也不能大过法令吗?”马强问道。

  郭银嘴角顿时耷拉下来了,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老子,爹!你也不管管!小马哥这是真的要搞死自己啊。

  “我记得明公说过,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除非明公修改法令,否则自然是法令比明公大。”

  众人慢慢听出味道了,这次好像是为了强调法令啊。

  “那郭银该如何处理呢?总得有个人说的算吧。”马强好像是在问郭嘉,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就和奉孝你说的一样,连我也对军法不太精通,我想各级将士也不是人人都精通军法,知道什么过错该怎么处置吧,这百姓犯了过错,现在我们冀州和青州有专门的刑法院处理,这军人也该有个部门管管了!”

  马强看了看下面众将,问道“诸位以为如何啊?”

  还能如何?这不明摆着你早就有打算了吗?

  “明公英明!”

  “这术业有专攻,很多事情我也不英明,比如射箭,我肯定不如黄将军,枪法,我肯定不如子龙,刑罚,我肯定不如沈局长。

  这样吧,仿照刑监局和刑法院,成立镇北军军事法庭,统一管理全军的军事审判工作,各军师设立分部,日后军人犯法,各级军官无权直接处置,需要送到军事法庭处理,如当事人不服,可以上述到镇北军军事法庭判决,镇北军军事法庭为终审判决,除非由军委出具特赦令,否则不得更改!”马强扫视了一圈,看向一人说道“这个军事法庭的建设工作,就先由郗虑你来主持吧。”

  郗虑听了一愣,然后就是大喜,急忙出列拜倒在地说道“明公付予重任,卑职必定肝脑涂地,不负君恩!”

  “马屁精!”不少人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同时也对这个人选感到奇怪。

  郗虑在镇北将军府的日子也不短了,他的名声其实并不好,媚上也就算了,气量还很小,很多人都不喜欢他。

  “嗯,此事很重要,你要用心。好了,军事上的事情就先告一段落,诸将可先暂退,让外面的各位郡守进场开会吧。”

  众将纷纷退下,但也有一些地方隶属军管的将领留了下来。

  一走到外面,这些将领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明公这到底是唱哪一出啊?”司马俱摸着脑袋一脸的不理解。

  随着戏剧的逐渐流行,大家的口头语也慢慢丰富了起来。

  “对啊,金子,这事情你应该知道吧,和我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海也没明白怎么突然多了一个军事法庭,并且日后军士犯了错,军官无权直接处理,而是要送到军事法庭处理,这不麻烦么。

  “还没明白吗?”郭嘉走了出来,一边轻挥折扇,一边笑着说道。

  “郭先生,你快和我们说说。”管亥一把拉住郭嘉说道“这不说清楚,万一我们理解错了明公的意图,往下执行的时候也不方便啊。”

  “对啊!郭军师和我们说说。”

  “说说,说说。”

  郭嘉笑着摇摇头,然后说道“我就这样和你们说吧,日后,你们就不要老想着怎么处罚军士了,这事情,和你们没关系,处罚将士的权力,只属于法庭,只属于镇北将军府,只属于明公,明白了吗?”

  说完,郭嘉摇着折扇就往外走,其他人苦苦思索着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在后世混过体制内,就会发现后世的体制内在赏罚权上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领导对属下基本只有赏权,没有罚权。

  也就是说,当领导的,可以决定给谁先进,给谁评优,给谁分配更好的工作岗位,但却没有直接惩罚的权力,从最小的警告,到最大的降职、开除,都不是一个领导能说的算的,最少也是要集体决议,甚至有的要上报人事主管机关,由人事主管机关派人来调查处理。

  之所以后世形成这样的制度,就是为了防止出现人身依附的现象,防止基层工作人员因为害怕处罚而被迫成为领导的家臣。

  这也是为什么后世体制内的老同志可以理直气壮怼领导的底气所在,只要我不犯错,我不搭理你又如何?你能无缘无故罚我或者开除我吗?

  可以说,只要你不想上进了,在体制内,你真的可以咸鱼一辈子。

  这也会造成一些有想法的领导在做事情上有很多不便,但的确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地方割据的出现。

  对于中央政府来说,这点不便和地方割据可能造成的严重结果来看,实在是微不足道的损失。

  马强这一次要建立军事法庭制度,也是为了这一点做准备,而且,这还只是个开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科学家闯汉末,科学家闯汉末最新章节,科学家闯汉末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