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条小渔船 第42章 尊重属地管辖

小说:开局一条小渔船 作者:浙东匹夫 更新时间:2020-01-26 10:34:33 源网站:大家读
  顾鲲原本已经做好了今晚如果联络到萨家人、就远程密谈,甚至他晚上偷偷开快艇回兰方,双方约一个地方密谈。

  不过,结果比预想的好一些。

  顾鲲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萨武洋本人居然就在古晋。

  尽管萨武洋本来是想让自己手下的管事人跟顾鲲谈的,但既然方便,那就还是见一面吧。

  因为顾鲲在电话里好说歹说,提到可以帮他一起对付陈明诚,还狐假虎威渲染了一下他在华夏的背景。

  倒腾几千台电视机和利润数十万的小商品出口生意,是不配让萨武洋亲自谈的。

  但是对付陈明诚,以及结交一些华夏背景,就值得了。

  ……

  给萨武洋的电话打完之后,顾鲲立刻喊来了自己的马仔龙五,吩咐一些事儿。

  “老板,有什么交代?”

  “你帮我去惜春园定最好的包厢和酒席,一小时后我要招待萨老板。”

  “萨武洋本人居然在古晋?”龙五也是吃了一惊。

  顾鲲随口分析:“很奇怪么?看看萨武洋的生意,他肯定在大马这边有很多上层人士要经常维护吧。”

  龙五没太听懂,不过他也没多问,就径直办事去了。毕竟他不是算计的料,只能当个执行者。

  龙五走后,顾鲲自己在酒店客房里,为会晤做些准备,在心里盘算一下现状。

  刚才他之所以对龙五有如此一说,也是基于他前世知道的信息,以及自己的一些分析——萨武洋的进出口生意之所以能做大,光靠兰方那点市场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肯定在向大马走S货物,而且获利颇丰。

  兰方不但人口少、市场小,关键还在于兰方是一个自由贸易港,理论上谁都能零关税向兰方进口东西。这种摊开了做的生意,怎么可能垄断得住呢?

  要想形成事实垄断,无非是两条路子:

  要么是控制货源,

  要么是控制货到兰方后、进一步向周边非自贸港的外国关税区秘密转移的渠道。

  陈明诚属于前者,他可以影响壳牌的供货节奏。

  而萨武洋属于后者,他多年来掌握了从兰方往古晋避税卖货的渠道,关系打点得比较好——

  这些年来,如果是萨武洋的船偷偷往古晋夹带避税品,多半就不会被查出来。

  而如果有其他兰方商人、渔船也敢有样学样夹带,多半会莫名其妙被兰方官方主动揭发,然后那些兰方商人就因为走S被大马这边抓了。

  久而久之,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了什么生意能碰,什么生意不能碰。

  而萨武洋出货渠道覆盖的人口市场,比其他兰方商人大了五倍,他安然做大到最大进出口商,也就不奇怪了。(古晋的华人人口就相当于兰方全国人口的五倍了)

  上述信息,都是明摆在台面上的,顾鲲不用重生都直到。

  或许又有人会诧异:为什么兰方官方只向大马方面通报揭发其他人、而唯独看不见萨武洋呢?

  其实很简单,因为萨武洋是兰方大公的小舅子,他大姐就是公爵夫人。他本来就是在代表王室做进出口生意,赚来的钱也是要跟王室分的,就当是专项经营的纳税了。

  八万多人口的弹丸小国,还是君主制,这种情况不要太正常。

  ……

  一个小时之后,萨武洋施施然乘坐着一辆低调的丰田佳美,带着保镖和一名心腹女助理,赶到了“惜春园”。

  看到这辆车时,顾鲲还不敢相信,后来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为了低调,不想弄得满城风雨让人知道他来过这里。

  “萨老板,幸会。这儿的佛跳墙很有名,一定要尝一尝。”顾鲲亲自在酒楼门口,殷勤迎接了对方。

  “这儿我比你熟,老林他家的手艺,我还是相信的。”萨武洋说话有些中气不足。

  他看起来是个四十出头的体虚气弱纨绔中年,很符合戏文里那些酒色过度的“国舅爷”形象,只不过没穿着古装。

  他家源出胡建的色目人望族“富州萨氏”,有一定比例的白人血统。

  萨武洋曾祖父那辈,前清和民国的时候,出过南洋水师提督、海军部长。他伯叔那一辈,也出过抗战时牺牲的“中山舰”舰长等中层海军军官,是典型的海军将领世家。

  只不过萨武洋这支,50年代初移到了兰方,后来兰方大公看上萨家的底蕴,就娶了他姐姐当公爵夫人,也算是联姻吧。

  因为地位的差距,萨武洋没跟顾鲲玩客套,落座直接就问正事儿。

  顾鲲也先抛出一根橄榄枝示好:

  “我希望跟萨老板合作对华夏进口贸易的事儿,我负责进口,你负责出货,好处五五开。比如一台华夏电视机,目前从东海/粤东贩售到兰方,有150令吉纯利,以后你75,我75。”

  顾鲲没在进货价格上谎报,因为他知道这些事情求证起来不难。

  他本来就打算主动把他在华夏签的那些合同、以及一年半期的独家代理权协议,都给萨武洋看,以显示自己的实力的。

  卖电视机和其他小商品,是需要成熟的出货渠道的,这跟卖柴油不一样。

  柴油是不愁销路的东西,说难听点你往海上一停,就有源源不断的渔船来找你加便宜油。其他进口商品,你再实惠,销售渠道跟不上,也是白瞎。

  所以卖油顾鲲想要独吞利益,而做其他进口生意,他可以拉、也必须拉合作伙伴。

  萨武洋看了顾鲲递给他的那些合同,很干脆地说:“开玩笑,一台电视机,我100,你50,要不我就自己找其他牌子。”

  顾鲲想了想:“行,那就我50,不过这样我就不关心销路了,只管无脑运,赚得越多,责任越多嘛。”

  萨武洋不由高看了他一眼:“年轻人,几十万上下的利润,分分钟就能拍板,倒是个果断的人,难怪能在华夏趟出一条新路来。

  行,你爽快我也跟你爽快点——我承诺你一年两万台销量,你只管无脑运来,两万台以内我照单全收,卖不完也算我的。”

  一台赚50令,一年承销两万台的话,就是100万令了,折240万人民币。

  跑海贸搞运输,就有这么多纯利,也算是对得起顾鲲发现的这条商路了。

  如果只卖兰方市场,一年最多卖出三千台。顾鲲估算了一下,就知道萨武洋是把古晋附近的华人聚居区都算成是他的目标市场了。

  这样的话,人家多赚一点也是应该的,毕竟从兰方向大马走S的危险活儿,是萨武洋的人在干。

  有了这个基调,后续一些的承销谈判也完成得不错。

  谈着谈着,顾鲲看出萨武洋有些不耐烦。

  对方抽了一根雪茄,猛吸了几口之后,才稍显神清气爽:“剩下的细节你跟我助理谈吧,我没兴趣,我今天是来……小刘,你们先出去。”

  萨武洋说着,连他的助理和保镖都赶了出去,包厢里只剩他和顾鲲两人,他这才把后半句话说完,“……我是来听你怎么对付陈明诚的,希望你给我惊喜。”

  顾鲲也礼节性地陪对方点了一根雪茄:“你应该知道,陈明诚盯上我的油路已经三个星期了,是我一直想办法拖延,让他心存期待,所以没跟我撕破脸皮。”

  萨武洋:“他盯上你我知道,有没有三个星期,我不关心——说重点。”

  顾鲲想了想:“说出具体计策之前,我必须向你确定一点:这么多年了,你掌握着兰方的进出口贸易,大公的其他心腹掌握着外事、执法,你们为什么没亲自对付陈明诚呢?”

  萨武洋:“废话,他背后站着壳牌石油,人家一家跨国公司的雇员人数,就比兰方的全国人口还多几倍。我们也要注意涉外影响,怎么可能官面上跟布列塔尼人撕破脸!

  恨归恨,不能误了大事。再说,陈明诚只是一条狗,杀了狗,他的主人还会再派一条来,对局面影响不大。我们不想为了对付这么一个家伙,付出太多成本,不值。”

  顾鲲智珠在握地抬了抬手,简练总结:“所以,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胆子的问题。如果有人帮你们找台阶下,甚至是帮你们拉仇恨,你们就乐见其成了。”

  萨:“就是这么回事儿。”

  顾:“那我需要你配合两点。”

  萨:“说。”

  顾:“首先,他明天就要见我了,我可能不得不跟他虚与委蛇,先假装投靠一下,把我那条廉价油路的始末关窍,都跟他‘合盘托出’,让他暂时尝到点甜头……不过不会太久的,最多一个多月,就能收网了。”

  萨:“你想引诱他犯事儿?这招不好使。”

  顾:“我想引诱他在外国犯事儿,这就好使了,如果在某些法纪严明的特定国家。”

  萨:“那我们该做什么?”

  顾:“我希望你们到时候装得怂一点,‘被迫’发一个简单的声明,尊重外国刑法的属地管辖权——也就是尊重外国刑法对兰方公民在外国领土上犯事儿时的裁判权和惩罚权。

  壳牌乃至布列塔尼的人问起来的时候,你们可以装无辜嘛,装作‘我们是国小力弱,两边都得罪不起’,这总会演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一条小渔船,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开局一条小渔船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