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后,入夜时分。

  一船三人安然抵达砂劳越河南岸的古晋渔港码头。

  规规矩矩办了入港报备手续,然后才顺便把船上的几吨鱼卖了。

  这些鱼都是他们从粤州回航时就顺便捞的,直到此时此刻,才有机会出手。

  不过好在古晋的鱼价本来就比兰方还高一成多,所以倒也谈不上耽误事儿。一共回本了六七千令,算是把这一路回航的用船成本填平,还略微小赚了一千多。

  卖完鱼之后,三人商量了一下,龙五建议:“顾小姐,你和阿丽去那家跟船长约好的酒店接头吧,我在这儿看着船。”

  “那辛苦你了。”顾盼很有礼貌,道谢之后,才跟陈丽上岸。

  他们在大马都没有手机,所以接头还挺不容易,只能是蹲点。所以当初分手前,顾鲲就交代了到时候在惜春园见面。

  陈丽跟顾盼很快找到惜春园,要了一间最小的包厢。

  “我记得航班是晚上7点半到的,哥从机场过来还要一个小时呢,不如我们点些上得慢的好菜吧。”顾盼从陈丽手中接过菜单,善意地说。

  94年华夏到南洋的航班不多,

  陈丽有些不好意思:“就我们几个人吃,别破费,又不请客。”

  “我和我哥也要吃的,不破费。”顾盼笑着安抚道。

  她从粤州坐飞机回来的时候,哥哥就关照过她,说如果龙五和陈丽此次航程任务完成得不错,要给点物质奖励、好说好话笼络一下。

  顾盼原先虽然对人情世故不太了然,但跟着哥哥出了一趟国,见识了一些世面后,自然也会成熟一些。一个高一的小姑娘,能做到这样就很不错了。

  她看了一圈菜单,然后吩咐女服务员:“佛跳墙有么?”

  “有,不过这个按说是要预订的,否则太久了,你们等得了么?”

  “两个钟头能做出来么?”

  “两个钟头有两个钟头的做法……”

  正宗佛跳墙如果从发干鲍鱼开始算起,那起码一两天的时间。但是大型的酒店往往也会备一些提前发好煨炖着的食材,那样两三个钟头也能做出来。

  “那就来一坛佛跳墙。”顾盼吩咐着,又点了其他五六个菜,都是特色的胡建菜。

  很快其他菜就先上来了,顾盼招呼大家别拘束,先吃就行。

  两小时后,一辆的士停在酒店门口,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跟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年轻人,正是刚刚从机场赶来的顾鲲。

  他这身衣服,是在粤州时候的行头,赶飞机也懒得换。幸好古晋的出租车有空调,惜春园冷气也开得比较足,才没让顾鲲满头大汗失了形象。

  “这么热天还穿西装,真是装。样子倒是挺帅的,那么有男人味。”女服务员领着顾鲲去包厢,一路上内心吐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关上包厢门之后,她回味了一下,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这人好像有点像大小姐上次偷拍的那张照片上的人……不会就是那个那客人又来了吧?”

  女服务员当然要讨好老板的女儿,所以她随手就给对方发了些八卦的聊天短信。

  千万别觉得94年在马来发短信是很奇怪的事情——诺基亚92年底就开发出G**的手机短信技术了。

  马来亚属于南洋富裕国家,人均收入仅次于李家坡和文莱,约合月薪1500人民币,是泰国的两倍、印尼的五倍。

  加上岛屿众多、有线电话线路架设困难,所以手机网络建设一直是比较前卫的,94年民众已经能发短信了。

  几秒种后,距离惜春园不远的一幢南国风情的小洋楼里,正在做作业的林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有可能是上次那个客人又来了?”她略一失神,下意识摸了摸偷偷夹在文具盒夹层里的那张照片。

  那是她除夕前两天,店里好多女服务员都放假回去过年了、店里人手不够去帮忙时,用傻瓜照相机偷偷拍的。

  照片上的男生,真实年龄应该不大,但是看起来很成熟很有沧桑感,有一种危险的魅力,那些爱幻想外面世界的小姑娘,有致命的吸引,所以她就趁着对方吃饭,忍不住偷拍了。后来也偶尔跟店里其他女雇员炫耀过,不过也只是为了八卦而已。

  林莺想了想,推开书房的门,对客厅里看电视的母亲说:“妈,我作业做完了,出去逛逛。”

  “大黑天的逛什么逛,都快八点了。”

  “我就附近走走,去店里看看,爸不是还在店里么。”

  “那跟你爸一块儿回来。”

  林莺耍了点小手段,成功走脱。

  ……

  同一时刻,惜春园的小包厢里,陈丽已经把她和龙五回兰方出货、遇到汪菡刁难、陈明诚暗查种种细节,全部跟老板陈述了一遍。

  顾鲲第一反应居然有些不可思议:“壳牌总代理陈明诚,居然为了一千桶油的单子就查我?不能吧,兰方本来就允许油品贸易自由,没有监管,顺路贩油的远不止我一个,他怎么会这么敏感?以陈明诚的调性,最多是抓大放小,控制货源才对。”

  陈丽提起陈明诚这个名字的时候,顾鲲就大致知道发生什么了。

  他对陈明诚这人还是挺了解的——后世21世纪初的时候,兰方也发现了浅海油田,兰方王室本来是想引入北方华夏国的华海油来竞标开发,让兰方人保住更多的利益。就是这个陈明诚,多次跳出来从中作梗,帮壳牌系争取利益、排除竞争,总之就是英系殖民资本的一条狗。

  但是,他印象里如今这种小规模的生意,应该还不至于引起陈明诚的忌惮才对。

  就在顾鲲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陈丽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老板,你没亲历回兰方出货时的氛围,可能不理解。我估摸着,也许是因为你发了大财的消息,让陈明诚误会你贩油的利润率了,他可能是觉得你得到了其他超便宜、甚至是黑吃黑货源的油。”

  顾鲲一琢磨,终于明白过来。

  看来,让龙五回程的时候无脑拉油,这一步还是稍微莽撞了一点。

  如果他不隐瞒这条商路,而是大大方方说出来,贩油只有一桶20块的利润,也说明油是从华夏那儿利用汇率时间差买的,那陈明诚说不定就不会管他了。

  问题就出在,顾鲲要对商机信息彻底保密。

  而他发迹太快了,一方面是他捕捉上等好鱼的效率太逆天,二来他找客户、谈价钱的本事太强大,还勾结上了徐锋,让他靠海鲜业都能每个月赚好几十万。

  但是在正常人看来,是无法理解这样一条船,靠合法海鲜业就能用这么快的速度赚钱的。

  顾鲲身上,需要保密的来钱要素太多了!堆叠到了一起,放大了所有人的误会。

  说不定顾鲲明明是1块2一升拿到的油,而陈明诚还以为他是有每升几毛钱的超级黑道货源。

  “还是我太激进,稍微贪了一点。没考虑到各种嫉妒和刺探因素堆叠的效果。”顾鲲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决策上的小错误,

  “今天龙五办得很不错,确实应该把盼盼接出来,兰方太小,治安也不好,谁知道有没有麻烦呢。明天我就在古晋也买个房子,然后想办法塞钱托关系也好,把盼盼办个来这边高中念书的手续。陈丽,回头我会额外给你和龙五犒赏的。”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陈丽连忙谦虚。

  顾鲲整理了一下思路,果断地继续吩咐:“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没用。为了不让人嫉妒而慢慢来、放弃转瞬即逝的商机,那也不是我的风格。陈明诚这家伙迟早要搞定的,既然他要找我麻烦,那我们就好好应对。

  好在现在还没正式撕破脸,应该还有拖延的时间。我要尽快壮大自己,以便有资格联络其他想要对付他的势力。”

  “我们都听您的,老板,您让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顾鲲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斟自饮喝了几杯酒。

  听陈丽的转述,至少半个月的缓冲期还是有的,操作得好的话,再多拖一轮,那就是4月份了。

  哪怕是为了几年后攫取兰方浅海油田,顾鲲本来也是要干掉陈明诚的,现在无非是不给你足够的练级刷装备时间,要仓促越级杀怪罢了。

  不逼一逼怎么知道自己的潜力。

  “我吃够了,你们慢慢吃,差不多了就去换龙五来吃。今晚就在附近找个宾馆住吧。”顾鲲吃完抹抹嘴,起身去结账。

  因为要谈机密的事情,他们刻意让服务员不要在包厢里伺候,所以吃完了只能自己去前台结账。

  这顿饭因为上了佛跳墙,总金额达到了四位数,顾鲲直接从陈丽刚刚交给他的八万二令吉卖油款里,抽出十几张一百令吉买单。

  “哇,帅哥,一个月没见,出手这么阔了,整个人样子都变了。”收钱的女服务员调侃了一句。

  顾鲲觉得略微有些耳熟,心不在焉地抬眼一看,发现是个穿着日系校服的姑娘,那种轻薄的水手衬衫和水手短裙。

  “哦,你是老板娘的女儿对吧,想起来了,难得,你今天又来店里帮忙了?”顾鲲终于认出了对方。

  林莺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是啊,真巧,既然这么有缘,我给你抹个零吧,就收你一千令。”

  顾鲲笑笑:“不用这样,我这人从来不受女人的恩惠。”

  林莺有些气馁,不过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凑过去低声耳语:“那次你走之后几天,有些人来店里找过你,好像还有海军的,这你也不感兴趣?”

  顾鲲:“这不可能,你别瞎说,我就是个卖鱼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一条小渔船,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开局一条小渔船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