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自己被绿了之后的第二天,查尔斯.纳什就请了一个同学在校外某米其林三星餐厅吃饭。

  至少是他自己是自以为有资格被绿的。

  “查尔斯,找我有什么事?你小子从来就不会无缘无故请我吃饭。”

  来客也不给面子,这还放着暑假呢,除非是好玩的或者恰烂妞,否则谁耐烦奉陪。

  纳什把装逼用的雪茄狠狠掐灭,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示意对方先坐:“威廉,我要从你家公司雇几个可靠的、放得开的保镖,陪我干点事情。”

  原来,他这个同学名叫威廉.克里斯,家里是开安保公司的。

  威廉闻言不由奇怪:“你爸不是常年都给你配保镖的么?怎么还要临时找我雇?”

  纳什恶狠狠地啐了一口:“我爸给我配的保镖,嘴不严实,我稍微干点什么,都特么会向我爸汇报,我怕误了我的事儿——你知道的,我爸从来不希望得罪希尔顿家族。”

  威廉觉得没毛病:“确实不该得罪希尔顿家族,他们好歹也是你家的潜在客户,虽然没给你们下过几次单——啊哈,你都在担心得罪希尔顿家族的事儿了,不会是想找那个钓上了帕布莉的老外的麻烦吧?

  我说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帕布莉还不是你的女人呢,谁会觉得她被别人勾走是让你很丢人的事情?再说你平时瞎玩的女人还少么?还是考虑考虑家族生意吧。”

  纳什下嘴唇往前咧了咧,吹了吹二阶堂红丸一样看似桀骜的前额头发:“钱够花就行,做人要是不爽,生意大了也没意思。顾鲲那老色鬼犯了法,我就要去把他揪出来,公事公办!”

  威廉.克里斯一点感同身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得了吧,你不会是说帕布莉还差三四个月才16周岁吧?这种事儿也就是说说的,民不举官不究,又不是强制能扳倒对方。我们自己玩16岁不到点儿的姑娘还少了?人家自己嘴严瞒着,你还想干嘛?”

  在大洋国,很多州确实约定俗成是16周岁后才有完全的自主权,可是以大洋国人的淫荡,这事儿实际操作中简直就不叫事儿,两厢情愿没人折腾也就无所谓了。

  谁知,查尔斯.纳什居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阴笑:“这次不一样,我有把握折腾得占理。”

  他阴恻恻地拿出了一个便携式的偷录器,然后当着克里斯的面点下了播放键。

  里面传出来一段客套的对话,克里斯凝神细听了几秒钟,他首先就辨认出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是纳什,但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不太听得出来。

  不过,又稍微听了一会儿,他根据内容来判断,如果录音不假的话,另一方应该是帕布莉的父亲理查德先生。

  “听内容,这只是你去拜访理查德叔叔、然后一番客套话吧?这有什么用?”克里斯还是有些不解。

  原来,交谈的内容,无非是查尔斯.纳什以世交子侄辈的身份去拜访理查德,应该是前几天理查德人还在纽约时的谈话。

  当时理查德出于客套,说了一些“拜托贤侄在纽约期间照看好小女”之类的客气话,明眼人一听就知道当不得真的。

  但纳什得意一笑,解释说:“我把人物身份拿掉、就这事儿偷偷问过家族律师。这种录音,已经可以作为‘监护人委托’的证据了。在对方澄清取消之前,我作出的任何‘善意约束举动’,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换句话说,我就算带着人去抓那个老色鬼、并且披露出来,法律上来说那也不过是代替理查德叔叔管女儿。就算有些脸面上不好看,也谈不上私闯民宅或者其他闯入私人空间伤害——我是说如果我的人一时激于义愤、伤到了老色鬼,法庭也会从轻处理具体动手的人的。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指使保镖动手的,我只是带人去制止不法行为。”

  在大洋国,法律上来说,已满14未满16确实是个事儿。但与私闯民宅或者其他侵犯私人领地的罪过相比,前者就特么不叫个事儿了。

  而且大洋国很讲究“毒树之果”,你非法取证手段取来的证据,哪怕是真的也不能用来惩处别人。所以尽管纳什知道顾鲲这几天天天在带着帕布莉嗨皮、说不定还一天调教解锁出一个新姿势,他也只能暂时隐忍干瞪眼,不敢轻易得罪,除非他得到了取证占理的资格。

  “靠,你小子特么学阴了啊,什么时候还会用法律手段阴人了。”威廉.克里斯不由刮目相看。

  纳什:“少废话,你就说帮不帮我搞定人手的事儿!”

  克里斯:“公事公办就行,只要你给钱,我帮你介绍可靠的家伙。”

  纳什把一叠现金拍在桌面上:“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要动手!”

  上流社会是很少这种交易用现金的,但谁让纳什要处理的是比较**的事情呢。

  ……

  第二天,纳什就带着两个手下,开了辆家族的SUV防弹车,去了曼哈顿的派克大街。

  具体来说,是派克大街靠近花生顿广场公园的一侧。

  纳什家里也是著名的纽约地产商,所以有不少酒店都跟他们家有点业务关联。他花了不少力气,打探到了顾鲲最近在这里开了个总统套房,还经常带女人出入。

  如果换一个人,以纽约其他顶级酒店的客户**保护措施,肯定是打探不到顾鲲的消息的,但谁让纳什在圈子里有人脉、手眼广呢。

  纳什的手下,还亲眼监视到顾鲲的车开来这里过,虽然时间仓促,只亲眼监视到过一次。

  结合这几天帕布莉老是被人带出去玩得五迷三道的,纳什已经基本确信,帕布莉就是在这儿被老外玩弄的。

  他要代替理查德叔叔来管管女儿了。

  来到酒店大堂,纳什找到了一个自己之前拜托过的酒店当值经理:“哈里斯先生,请带我去见403房间的客人。”

  那个当值经理有些意外:“现在?对不起纳什先生,据我所知403的客人应该没有回来。”

  纳什:“这不可能,半小时前我接到消息,他的车在我们学校门口,接上了一个女生,然后来这儿了。我还派了直升飞机暗中跟踪的!”

  当值经理觉得不太对劲:“事么?那我先查查停车记录。”

  结果半分钟后,他就发现问题了。

  “诶?那辆这几天常来的凯迪拉克维乐确实停在这儿了,但是他人没回来吧,我带你去房间确认一下。”

  两分钟后,一切真相大白。车确实在,而人根本不在酒店。

  “这老狐狸!到底耍什么花招!”

  ……

  同一时刻,哈德逊河对岸另一座高档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顾鲲刚刚完事了第一次,但是以他的血气方刚,一次怎么够呢。

  可惜,他正在中场休息,还未尽兴,他的手机却响了,是他的安保总监高健雄打来的。

  顾鲲只能先把昏昏欲仙半不省人事状态的帕布莉丢在一边,走到套房的书房里接电话。

  “什么情况?”

  “老板,看样子您的小心是对的,真的有人想对付您……或者说诬陷您吧。您在派克街酒店的总统套房被人侵入了,我们在自己房间里装的窃听器,听到了闯入者的声音,但还不能确定闯入者的身份。”

  “草,搞两个大洋马为国争光,还真有雪肤豚不服气呢。这些大洋国的爱国注意狗。”顾鲲狠狠啐了一口。

  他是热爱大多数爱好和平的大洋国人民的,尤其是硅谷和好莱坞那些人民。

  因为硅谷和好莱坞的人大多数都是比较“国际注意”的好人,他们会掏空大洋国的制造业,把大洋国的就业机会向第三世界转移,还会悲天悯人地追求政治正确。

  但是,在顾鲲眼里,那些大洋国地产狗就不配算“人民”了,这些人都是最狭隘的爱国注意者,爱的还是大洋国,那顾鲲当然要教教这些狭隘的家伙怎么做人了。

  虽然还不知道是谁要对付他,但顾鲲觉得肯定是一条狭隘的大洋民族注意狗了。

  你特么杂种混出来的国家,都没民族,还民族注意个毛线啊。本国名媛被老子透了有什么好抱怨的,真是。亚裔难道就不是大洋国的四大民族之一了么?

  不愧是供核档的朱利安尼老杂皮当权时期的纽约,就是蒙昧排外。

  (朱利安尼93年当上纽约市长的,一直当到世纪初,所以如今他还是。他有一次公开讲话上,谈到纽约警察是保护人民的,是保护所有人的,“black、white、latino……”,按照政治正确最后应该跟一个“Asian”,涵盖大洋国全部四大族裔。

  当时CNN摄像师的镜头都已经提前切到会场观众中的一些亚裔人群了,但是朱利安尼顿了一下,最后一个词没说。在大洋国的环境下,这其实已经是比较明显的种族注意和排外倾向姿态了,因为更重的表态他们根本没胆子做,明说他就别想当市长了。)

  不过,既然有人要对付他,就让他们来对付好了。

  顾鲲本来也不觉得自己在纽约有什么仇家,他的一切准备都只是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态,狡兔三窟而已,没想过针对谁、诱导谁来犯事儿。

  那只是上辈子被大洋国人阴久了练出来的反侦察本能。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一条小渔船,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开局一条小渔船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