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国内一线城市的人,宁可拿着自家房子拆迁的补偿款,都非要嫁个老外的风潮,着实还是流行了一些年份的。

  不过,觉得“南洋华侨都比国内人高人一等”这种极端想法,基本上也就终于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了。

  再往后,不计代价外嫁的人也有,可怎么也得是找大洋国人西欧人曰本人。其他国家不配让一线城市的人卖房。

  所以,顾鲲今天遇到的这种例子、才显得那么地有戏剧性,让他实在忍不住“同情”。

  偏偏还很合理——就像后世2018年,限网游令都下来之后,依然有初次入市的小白,买腾云的股票,一样的道理。

  你不能说早年买腾云股票的人傻,那些人不傻,毕竟赚了好多倍呢。

  你也不能说80年代就卖房外嫁南洋的姑娘傻,人家好歹也过了20年比国内幸福的物质生活呢,也算够本了。

  但95年才跟风卖一线城市房子嫁南洋的,绝对是真的傻,跟18年高位买腾云股的人一样傻,反射弧慢如恐龙。

  顾鲲眼神中,那种看将死之人的怜悯表情,深深刻在了唐佳和高健雄的记忆里。

  他们有想到过,如果唐姨不开眼非要质疑顾鲲的实力、质疑顾鲲是否是皮包公司骗子的话,双方有可能发生点小冲突。

  但他们是真没想到,质疑本身,因为一张“使”字车牌,都没来得及装就被扼杀于无形。

  倒是一句双方因为对未来预期不同的客套闲聊,引出了戏剧性的悲悯。

  “谢谢,没想到你还这么仗义。”大姨走了之后,唐佳跟着顾鲲和高健雄回到包厢,忍不住轻声感谢了顾鲲一句,“你居然这么热爱华夏,都不惜贬低你们南洋国家的前途。”

  “什么叫贬低前途?你是觉得我在给你们出气么?”顾鲲傲然拒绝了对方谢错了角度的谢意,“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

  唐佳微微一惊:“你居然真的对华夏经济的未来发展这么有信心?我觉得脚踏实地一点的话,追上东南亚相对发达国家,十几二十年还是要的吧?”

  她的揣测,显然是基于对“亚洲四小龙还能继续按照目前的增速趋势发展下去”这一判断的认可。

  顾鲲悲悯地拍拍唐佳的肩膀:“赚快钱的时候,人们会被懵逼双眼。慢下来,才知道打好基础的重要。我相信,我这辈子的事业,主要就靠华夏市场了。

  你们现在看不明白,我不怪你。就这么说吧,十几年之后,你表姐应该也才30几岁吧?那时候,她就该后悔了,后悔放弃了沪江的房子,放弃了这座城市的上升空间。

  她这种鼠目寸光的行为,在我看来,跟我今年坐飞机、路过特区时听说的几个案子很像。”

  顾鲲举起了例子,自然引来了唐佳和高健雄的好奇,他们都很虚心地求教。

  顾鲲也就信口拈来:“今年坐飞机路过的时候,听说特区集中审理了一批案件,都是企业财务人员侵吞了一笔较大的公账款项,一般是几十万上百万,直接玩消失潜逃——听说是去年放松汇率管制之后,那儿地下钱庄多了起来,给了‘干一票就转钱逃出国’的人蠢蠢欲动的想法。

  个别被抓回来的人呢,都是这么供述作案动机的:他们发现跑路的成功率突然变高了,而眼前暂时能掌控的这笔钱,看上去又‘足够我用一辈子了’,所以铤而走险——我不评论别的,我就说他们最后这个判断,简直就是鲨臂。”

  “老板,我没听懂您的意思,您是觉得,几十上百万不够花一辈子,还是谴责这些人的罪行?”高健雄在经济预判方面比较老实,有不懂就问。

  “当然不仅仅是看不起他们的罪行了,我还看不起他们的眼光。”顾鲲轻蔑地点了一根雪茄,“在华夏,任何赌上未来几十年铁窗生涯、自以为可以赚一票大的花一辈子,或者让他子女花一辈子的人,都是蠢货!

  所以,我觉得那些罪犯智商有问题,这种人的存在,不仅是治安的问题,也是扫盲教育的失败!多年来铁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个国家会一直稳步发展,平均物价精确地每隔7年半翻一番、15年涨到4倍。

  任何觉得现在够花一辈子的钱未来也够花一辈子的,都是没长脑子。所以,永远不要为一笔没有跟上通胀脚步的钱,去赌上什么长期代价。

  他今天就算是杀人放火抢银行、诈骗开堵贩军火,搞来一笔钱,只要他进去了,几十年后这笔钱能跑赢房价么?无非就是跟入狱之前囤了一箱BB机的人一样窝囊罢了!

  房灭万业,所以一线城市有房的人千万不要铤而走险,刑法上95%的致富手段都是跑不赢房价的。至于卖了沪江的房子外嫁……呵呵,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自己琢磨去吧。”

  顾鲲这番话虽然有点糙,但是他讲得理直气壮掷地有声,因为他的动机是在教化救人、劝人为善。

  对吧?要是沪深那些有房但智商太低又冲动的人,早点儿看到这番话,就不会去犯罪了。

  “没想到……你对我们华夏的持续经济增长,这么有信心。我还以为,你多多少少跟其他外国人一样,是来薅一把就走、骨子里还相信华夏崩溃论呢。”唐佳松了口气,内心也是颇为感动。

  她在交大,在国关系学专业课,那些教授们都不一定有顾鲲那么有信心,“你真是一个好人,你的三观比我们学校那些文科教授还正。”

  顾鲲一抬手,制止了对方继续扯淡:“好了,这个话题打住吧,我今天是来找高哥聊正事儿的。不过,既然赶上你们都见家长了,我顺带也有几句话再跟你确认一下——

  佳佳,说好了你跟高哥成了好事儿之后,就跟着我们好好干。我相信你是个说话算数的,今天我旧事重提,希望你加入我们。”

  顾鲲寒假里的时候,就劝诱过唐佳一次,让她这辈子跟着他一起干,不许跳槽。不过当时她跟高健雄关系还不明朗,所以先含糊过去了。

  如今,顾鲲愈发到了用人之际,便重新提了一遍。

  唐佳轻轻一笑:“我算是败给你们了,你们这氛围,还真是跟‘两山贼寇’似的,把兄弟的女人拉入伙,兄弟居然也不会多心,不会吃醋。

  行,我跟你干了,该保密的事儿,我都有数的。事到如今,我也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这人呢,我当初一见,就觉得你这人适合当朋友,当哥们儿,或者给你当同事、当下属都不错。就是不能当老公当男朋友。

  这话我也不怕当着雄哥的面跟你说。你这人江湖气太重,乍一看就让人想到三国刘关张、水浒梁山贼,妥妥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还是做你兄弟比较划算。”

  “你这是觉得我不尊重女性?算了,我懒得解释。”顾鲲本来想喊冤,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唐佳嫣然一笑:“也不是不尊重女性吧,只能说是……我觉得你这人骨子里就没有真爱,哪个女的要是玩得起,跟你玩玩也没什么,反正沆瀣一气两不相欠。至于玩不起的,要是对你心存幻想,估计会被你伤得很深——所以我要是有什么好闺蜜,也是不会介绍给你的,你就是个坑。”

  “呦,总结得不错,这话我爱听,来,喝一杯。”顾鲲高看一眼,倒也将唐佳引为知己了。

  他这人,对女性还是尊重的,只是没有真爱。

  女人要是工作上有能力,他也会跟对男性下属一样一视同仁提拔。

  工作就是工作嘛,交情就是交情嘛,身体**就是身体**嘛,不同的需求找不同的人解决,干嘛要搞那么麻烦。

  玩不起的就不要一起玩,干嘛事业和好感和**的需求各自杂糅三四分,本身期待就不对,最后却说他渣,这他是不接受的。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既然唐佳已经确定是经过考验的自己人了,顾鲲也不用再避讳她谈正事儿。

  他拿出高健雄刚才递给他的安保方案,细细讨论起来。

  唐佳在一旁听着,也不多插嘴,因为安全事务她不专业。不过涉及到国际关系方面的问题,她还是会请教几句。

  “鲲哥,你之前去荷兰去黑克兰,也有两次了吧?当时不是挺安全的,这次为什么要主动挑衅那些老外呢?这不是自找的安全风险么?”

  唐佳指的,正是顾鲲让他的律师索菲雅小姐设套、引诱西班牙和菲律宾人靠申请国际仲裁,然后再打脸炒作,这是赤棵棵地挑衅对方的民族注意情绪。

  顾鲲叼着雪茄,轻描淡写地说:“这当然是为了哄抬拍卖价格,并且提升知名度了——那些洋人拍卖圆明园铜兽首之前,也是这么炒作的,还故意羞辱,这样华夏企业才会出高价。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来而不往非礼也。”

  卖东西之前,当然要渲染一下“这些是历史上西班牙/菲律宾的国宝文物,沉了,被东方人捞了,但你们穷逼的西班牙人没有民族自尊心,所以出不起高价买回来”。

  唐佳苦笑摇头:“那确实要好好做好安全工作了,这种挑衅,引来的可不仅仅是台面上的竞价,说不定还有见不得光的民间势力——你要是今天整了一堆意呆利文物搞这种挑衅打脸炒高价,说不定明天黑手档就派人来对付你了。”

  “但西班牙牛虻和菲佣的战斗力,远不如黑手档。一百年前大洋国崛起的时候、想挤进‘世界列强’,不也是发动了一场美西战争来祭刀,欧洲列强不也没吭声。我是在国际规则范围内玩的,其他第三方不会掀桌子。”顾鲲很有把握地笑了。

  柿子捡软的先捏嘛。

  顾鲲敢这么干,当然是有分寸的。他就是吃定了西班牙和菲律宾没种,而且这辈子也不会跟他的生意产生交集,不会成为他的潜在客户,所以不怕得罪。

  ——

  1月17号上架,这周可能学生要期末考,上架的时候都刚放寒假了,跪求捧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一条小渔船,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开局一条小渔船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