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76、76

小说: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作者:春风榴火 更新时间:2019-10-18 09:22:30 源网站:大海中文
  正月里, 沈括终于正式登门拜访了陆宅。

  虽然陆简现在是陆嫣的爷爷,但无论如何,他都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至少对外是这样的。

  而且陆嫣真正的父亲陆臻现在也就是个半大小子,自家孩子的婚姻大事,还是应该由陆简和孟知宁来操心。

  孟知宁现在暂时住在陆宅, 陪着陆小嫣住在一起。

  所以沈括登门的时候,家里正好高堂都在,这也正合了陆简的意思, 按他的说法, 孙女婿第一次上门, 家里的长辈必须都在, 一则是给晚辈做一个好榜样, 二则,也是为了不放对方看轻陆嫣。

  孟知宁对陆简的想法表示鄙夷。

  “不管你怎么粉饰太平,离婚就是离婚了, 并且永远不会再复婚。”

  陆简不满地说:“当初还不是你要离婚。”

  “怎么着我还不能离婚了”

  “行行行,今天孙女婿上门, 我不跟你吵。”

  陆简对于沈括这个孙女婿, 当然各方面都相当满意。

  不仅是因为他把陆小嫣救了回来,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能把陆臻那二世祖给带上道,让他越来越出息,无论是品性还是心性, 都朝着陆简满意的方向发展,这是令陆简最感到老怀安慰的地方。

  他是有意要将陆臻往继承人方向培养的,即便是现在给他空间和时间,让他去闯自己的天下,但是将来陆臻肯定是要接手陆氏集团,这点毋庸置疑。

  陆简过去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尤其是别人家那些优秀的小孩,每次听生意伙伴说起自家小孩的成就,他都会意难平。

  不过当他见过沈括之后,他才明白,他的那些生意伙伴家里的小孩,跟面前这个年轻人比起来,没眼看。

  他们顶多就是学习好,拿奖学金,或者在家族企业跟着学经验做生意。

  而陆简面前这位一表人材的孙女婿,大学刚刚毕业,年纪轻轻已经是互联网行业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他们开发出来的社交软件,就算是陆简这一代的老年人,都在学着使用,这是很厉害的地方。

  吃饭的过程中,陆简一直在问沈括关于互联网方面的事情,对此相当感兴趣。

  互联网属于新兴行业,从事这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满满都是新鲜血液,而沈括是真正在这行里赚到了第一桶金的人。

  陆简在沈括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对他欣赏极了,简直恨不得当场就认他当干儿子。

  “你就带着陆臻干。”陆简拍着沈括的肩膀,激动地说:“年轻人就该有梦想有激情,放手去干,有什么需要或者资金短缺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相互帮助。”

  孟知宁不满地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聊工作的事了有劲没劲。”

  陆简还是很怵孟知宁的,她不喜欢,他自然也就不再拉着沈括聊工作,转而问道:“小括,我听说你爸爸是患病去世了具体陆臻没有跟我细说说,所以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

  陆嫣拿筷子的手猛地紧了紧,担忧地望向沈括。

  沈括面上没什么表情,平静地回道:“尘肺病。”

  “哦,这个跟工作环境有关啊,唉,早些年工厂车间是这样的,工人暴露在完全没有防护的环境里,很容易得这种病,我们厂以前也有,不过我们厂也算不错了,是国内最早一批引进外国无尘车间技术的工厂。”

  陆嫣立刻岔开话题:“那个,爷爷,陆臻今年不回家过年,你都不好奇为什么吗”

  “我还不知道啊。”陆简冷哼一声:“浑小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陪女朋友呗。”

  “您知道啊”

  “我当然知道,你们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休想瞒过我的眼睛。”

  孟知宁心思细腻,察觉到了陆嫣紧张的情绪,她望了沈括一眼,怀疑地问:“沈括,你的父亲过去是在什么单位上班”

  此言一出,陆嫣手里的勺子“哐”的一声掉进碗里。

  沈括默了片刻,吐出五个字:“恒辉水泥厂。”

  当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桌上气氛瞬间凝固了。

  陆小嫣不明所以地望望孟知宁,天真地说:“咦,这不就是我爸的水泥厂吗”

  就像紧绷的气球一瞬间被针戳破,裂响以后就是长时间的沉寂。

  沈括轻轻地“嗯”了一声。

  陆简和孟知宁的心,却越来越往下沉,这样的真相是他们绝对所料未及的。

  即使他们纵横生意场这么多年,风云见惯,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顿饭,也绝对是他们生平吃过最漫长的一顿饭。

  如坐针毡。

  饭后,孟知宁和陆简两人回了书房,客厅里,陆嫣紧张地踱着步子。

  沈括的目光随她的身影而移动:“他们迟早会知道。”

  陆嫣也知道他们迟早会知道,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忧,怕自己的爷爷奶奶接受不了。

  果然,没几分钟,陆简便将陆嫣叫进了书房里,激动地问她:“这件事,你从来没跟我和你妈你奶奶说过”

  “你们也没问啊。”陆嫣心虚地说:“而且,陆臻知道。”

  说到底,陆臻才是她的父亲,这些事,陆臻是可以作主的。

  孟知宁走到陆嫣身边,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小臻自己都是个孩子,跟你一样大,无论如何,我和你爷爷,我们才是你们的监护人。这些事情,你们应该第一时间告知我们。”

  陆嫣知道是这个道理,也正是因为陆简和孟知宁是大人,她才不敢跟他们说。

  “你们是不同意吗”

  “当然不同意”陆简激动地说:“我查过了,沈建寻是我们恒辉的工人,他前些年患病死亡的时候,公司出于人道主义还发过抚恤金,结果你猜怎么着,上门抚慰的员工直接被轰出门,差点被他儿子揍,吓得在家休养了好多天。这男孩天知道他心里藏着什么情绪,我怎么能同意,怎么能让他跟你在一起”

  陆嫣急切地说:“没有,你们误会他了”

  孟知宁按住了陆嫣的肩膀,示意她冷静:“小嫣,这件事,我支持你爷爷。”

  “您您也不相信他吗”陆嫣难以置信地望着孟知宁。

  孟知宁摇摇头,无奈说道:“小括的实力品性,我和你爷爷都是认可的,他清贫的家境我们也并不在意,但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把自家的女儿嫁到曾经仇视过我们家族的男人家里去,这太可怕了,太危险了。”

  孟知宁现在想起来一件过去没有注意的事情:“初高中的时候,每次开家长会,老师向我抱怨陆臻这里不好、那里不好,那时候,陆臻总会委屈地念一个名字,就是沈括。”

  “过去我从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细想起来,真是很可怕。”

  陆嫣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她辩解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和陆臻已经和解了”

  孟知宁沉声说道:“小嫣,你年纪还小,你和沈括年纪都小,不会明白,爱情和时间相比,真的不堪一击,爱情会消磨殆尽,可是仇恨不会。”

  “若有朝一日你们互生怨怼,他回想到过去这些事情,天知道他会怎么样对你,我和你爷爷护不了了你一辈子,陆臻也护不了,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陆嫣耳朵嗡嗡作响,完全听不进孟知宁的话,她只觉得荒唐。

  “你们好自私。”

  “就当我们自私吧。”孟知宁说:“你是我们家最小的女儿,我们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哪怕百分之零点一的几率,我们也会杜绝,这是为你好。”

  陆嫣的手攥紧了拳头,用力地说:“我爸就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什么为我好,他就从来不说。”

  陆简有些上火:“他自己都还是个小屁孩,说话能做什么数,你不要总觉得陆臻同意的事情就是正确的,时刻记住,你的监护人是我们”

  虽然这些年陆简变得通情达理了许多,但他始终还是保持着旧时家长说一不二的权威,

  “所以你们永远当不了小孩子想要的那种父母,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小孩子想要什么”

  陆嫣说完这句话,含着眼泪跑了出去,匆匆下楼。

  沈括见她哭着跑下来,眉头蹙了起来,兜住了她:“哭什么。”

  “我们走”

  陆嫣拉着沈括的手转身便要离开,孟知宁从房间,叫住了他们:“小括,阿姨想和你单独聊聊。”

  陆嫣立刻挡在沈括身前,防备地看着孟知宁:“不我不会让你们单独聊”

  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孟知宁要和他聊什么,她失去过一次,绝对不想再失去他第二次。

  “你们不能这么做。”陆嫣眼泪很不争气地掉下来,死死攥着沈括的衣角:“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孟知宁心里也很难受,没有任何一个长辈想要伤害自家的孩子,尤其是她,陆嫣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小女儿啊。

  “小括,来书房,我们聊聊。”

  沈括的手落在了陆嫣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陆嫣抱着他,拼命摇头:“不要去”

  “小嫣,放心。”他还不至于为了几句话就放弃她,那太荒谬了。

  “让我和他们聊聊,也许有转机。”

  陆嫣终究还是松开了沈括,在他跟着孟知宁进书房之后,她立刻给陆臻打了电话诉委屈。

  电话里,陆臻听到闺女哭哭啼啼的声音,头皮都炸了。

  “别哭,怎么了,跟爸说,是不是沈括欺负你了”

  “不、不是,爷爷奶奶不同意、不同意沈括”

  陆臻听着陆嫣前言不搭后语的描述,反应了好半晌,才弄明白怎么回事,所以几分钟之后,陆简的电话也被陆臻打爆了,父子俩隔着电话开吵

  “你个臭小子,你还跟我吼起来了没大没小”

  “什么你闺女,你自己都是个半大小孩”

  “我把话放在这里,陆嫣的终身大事,你说了不算数。”

  孟知宁把沈括叫到阳台上,关上了推拉门。

  “别介意,他们父子俩是这样,三句不合就会吵起来。”

  沈括摇摇头,平静地说:“陆臻是很冲动的性格。”

  孟知宁深深地望着他:“他没心眼,所以很容易被人算计。”

  沈括听出了孟知宁话里有话,坦率承认:“我欺负过他。”

  孟知宁脸色冷了下来,她太了解沈括了,如果他有心对付陆臻,陆臻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孟知宁本就是个护短的,若是早些知道,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沈括,但是现在他成了陆嫣心里的人,又帮忙把自己的小女儿找了回来。

  恩恩怨怨,孰是孰非,早已经算不清楚了。

  “男孩子成长路上受些苦楚,没问题。”孟知宁抱着手臂,和沈括并肩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高楼:“但是小嫣不一样,她是女孩子,在我们家,女孩子比男孩子贵重。”

  “我明白,但是我不会放弃,我真心喜欢陆嫣,没有掺杂别的任何因素,只是喜欢。”

  只是喜欢,最热忱的一颗心都给她了。

  “我不怀疑你现在对小嫣的感情,但是我不能冒险,人这一生太漫长了,爱情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沈括眼角颤了颤,良久,他说道:“我坚持。”

  “沈括,你的事业刚刚起步,你不会希望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对吗”

  沈括望向孟知宁,他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沉甸甸的威胁。

  无论是孟知宁还是陆简,现在他们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就在这时,孟知宁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她挂断了电话没几秒,又响了起来,孟知宁气急败坏地接了电话,吼道:“陆臻,你要是再不消停,老娘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哭”

  孟知宁的“河东狮吼”让沈括都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陆臻这个妈,有点凶啊。

  孟知宁挂断了电话,压下火气,回头对沈括道:“我的意思你明白了”

  沈括点头,却还是说道:“我坚持我的选择。”

  “你是聪明的孩子,事业对于男人有多重要,不需要我提醒了吧。”

  “我知道,但我坚持。”

  孟知宁皱了眉,她和沈括打过交道,她知道这个少年脾性有多倔强。

  “如果没有事业,你用什么坚持,你有什么底气坚持。”

  沈括漆黑的眼神望着她,看得她莫名有些心虚。

  她何尝不知道,不能太欺负人。

  可是她没有第二个选择,作为成年人,她必须要为家里的子女谋求更好的人生与未来,哪怕他们憎恨她。

  后来,沈括离开,陆简问孟知宁:“他怎么说。”

  孟知宁揉揉眉心,摇了摇头。

  无论她如何威逼利诱,他就只有两个字:“坚持。”

  而孟知宁也清楚,用事业来威胁沈括是非常过分的,穷人家的小孩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毁掉沈括的事业就相当于毁掉这个年轻人半条命,而他宁肯放弃这半条命,也要坚持

  陆嫣是他另外半条命,如果失去了,他将一无所有。

  孟知宁无奈闭上了眼睛:“我们不能太过分了。”

  “所以你就放弃了”陆简难以置信地看着孟知宁:“他爸可是咱们厂里出去的,这病也和咱们脱不了干系”

  “我知道。”

  孟知宁睁开眼,望着他,沉声说:“但这小子不简单,即便现在我们现在折断了他的膝盖,只要他还活着,迟早有一天会站起来,这样的男人,当女婿很可怕,当仇人更可怕”

  “为了嫣嫣,我不在乎。”陆简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说了,这些年咱们什么风浪没见过,一个刚刚事业有点起色的小子,你居然会害怕,真是荒唐。”

  孟知宁摇了摇头:“陆简,或许你应该重新了解你儿子,重新了解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改改你这自大的脾气。”

  送沈括回家的路上,陆嫣担忧地望了他好几眼,少年一直沉默着,搞得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终于,陆嫣小心翼翼地问他:“我奶奶她甩了多少钱在你脸上,让你离开我”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倒是把沈括给逗笑了。

  “你猜”

  “盲猜一个五百万”

  沈括揉揉她的脑袋:“你太低估自己的价值了,你是陆家的宝贝,他们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

  陆嫣有些担忧:“所以,你心动了”

  沈括淡淡一笑:“所以没有给我一分钱,而是威胁我,如果我不放手,就让我失去一切。”

  这比用钱收买他,来得有力并且有效得多。

  陆嫣的心凉了凉,手也不由得加重了力道,攥紧了沈括的衣角。

  “那你”

  “我不想失去一切。”

  陆嫣蓦然顿住脚步,难以置信望向他,他淡淡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在想什么。”

  陆嫣红着眼睛,低声说:“你不想失去一切,可以失去我,对吗”

  沈括握紧了她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

  “陆嫣,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就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希望,我的光。如果没有你,哪怕得到全世界,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陆嫣心里一暖,其实到这个时候了,她应该要相信沈括的。

  沈括拉着她的手,加快了步伐,陆嫣见他并没有往家的方向走,问道:“去哪儿啊,不回家么”

  “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

  陆嫣擦干了眼泪,跟着沈括来到商业街,又下了楼来到地上负一层,负一层也有许许多多的店面摊位,不过这里卖的东西,就比商业街门店里的东西便宜许多了。

  因此在负一层逛街的人也很多,有精美的饰品,也有廉价的衣裳。

  沈括带着陆嫣穿过拥挤的街道,来到最里面的一间不大的纹身店门口。

  陆嫣一眼就看到纹身店里忙碌的熟悉身影,正是钟恺

  他戴着口罩,刚刚完成工作,给一个杀马特哥纹了个满背的东海龙王。

  “得嘞您看看,这气魄,是要呼风唤雨啊,保准让你将来日子过得风调雨顺。”

  杀马特哥并不在乎什么风调雨顺,他很满意这条充满煞气的龙,回头看到了陆嫣这小丫头傻愣愣盯着他的背,顺口问道:“怕不怕”

  陆嫣连连点头,配合地说:“怕。”

  杀马特哥穿上花里胡哨的衬衣,掏出钱包付了账,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纹身店。

  “小嫣嫣,好久不见了哇”钟恺洗了手走出来,打量了陆嫣一番:“哎呀哎呀,真是出落了,一开始都没认出来,沈括你他妈撞什么大运呢,这么漂亮的大明星都能给你当媳妇。”

  陆嫣不好意思地说:“还不是大明星呢。”

  简瑶那种程度才叫大明星。

  “怎么不是大明星啊,来,看看,你的杂志我每期都买。”钟恺搬出一摞杂志。

  果然,只要有陆嫣的,他期期都没落下,说是帮她冲销量。

  沈括问道:“什么时候过来”

  “这不,今天就准备歇业了,刚刚那是最后一单,干了笔大的,要平时,纹那么复杂的样式,老子才不干呢。”钟恺活动了一下腰身:“弄了一天,累死了。”

  “钟恺哥,你不开纹身店了么”

  “是啊,沈括让我跟着他干,出了正月,这店就租出去,收点租子。”

  “哇,这店是你买的啊”

  钟恺脸上浮现一丝自得之色:“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总还是有点积蓄,这不,我全部身家了。”

  不过他相信,跟着沈括干,一定比守着这么个地下商场小店面强。

  小时候就有算命先生说沈括“金鳞岂是池中物”,钟恺啥都没记住,就记住了算命先生说的这句话。

  “你俩来的正好,帮我收拾收拾店,我这就要关门了。”

  沈括笑了笑,说道:“最后一单,给我们两个纹一个。”

  “哈”

  “啥玩意儿”

  陆嫣和钟恺同时开口,难以置信地望向沈括。

  沈括散漫地说:“给我和陆嫣纹来一个情侣纹身。”

  “纹纹纹身。”陆嫣说话都结巴了,别说这辈子,上辈子她都没接触过纹身这么叛逆的玩意儿。

  不过,情侣纹身,听起来好像也蛮酷的哦。

  她战战兢兢问钟恺:“这个,痛不痛啊”

  “那当然痛哦”钟恺夸张地说:“就刚刚那汉子,看着挺硬一小伙儿,哈哈,都痛哭了。”

  陆嫣哆嗦了一下。

  沈括揉揉她的头发:“没那么夸张,别怕。”

  “谁怕了,我我才不怕呢,纹就纹”

  钟恺见这俩人是来真的,笑着问;“你俩真要纹啊纹了就洗不掉了哦”

  陆嫣重重点头:“纹”

  “不是,考虑清楚啊。”

  所有来店里要纹情侣图案的,或者要在身上纹男朋友女朋友名字的客人,钟恺都会尽职尽责,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这东西是要跟一辈子的,感情这事儿,可说不准一辈子,将来要是分手了,被下一任看到,多个膈应啊是不。”

  沈括踹了他一脚:“说什么呢。”

  钟恺敏锐地闪避开,顺手拿了图样书过来:“你俩想弄什么样式的我这儿什么都有、锁和钥匙、拆一半的爱心、还可以纹名字缩写最近流行复古,小蝴蝶样式挺好看,哈哈哈,寓意好,梁祝,死了都要在一起那种。”

  陆嫣无语地说:“能不能来点吉利的。”

  一会儿分手一会儿死的,嘴里没好话,他这生意是怎么做的

  俩人精挑细选,商商量量选了半个小时,终于决定纹一只小蝴蝶和一支玫瑰。

  合在一起,正好蝴蝶吻玫瑰。

  不过陆嫣主要是看中了这朵馥郁优雅的玫瑰,她能够想象,这朵玫瑰落在沈括身上,不管任何部位,绝对炸裂性感

  所以她毫不犹豫选了蝴蝶。

  那是一直微蓝的小蝴蝶,收束着翅膀立在玫瑰上,她喜欢这种感觉,对于她而言,沈括是玫瑰,优雅迷人,时不时还要刺她一下。

  “有眼光,哈哈。”钟恺看着他们选的图案:“这组纹身做出来的效果,绝对完爆图案,不过因为玫瑰和蝴蝶都太女气了,迄今为止没人选过。”

  陆嫣望向沈括:“行吗,这个”

  沈括看着那朵玫瑰,眉头也蹙了起来。

  他真要在身上纹朵花

  还没纹呢,钟恺嘴上那股子看好戏的坏笑就没停下来过,可以想见,将来要是被陆臻那帮小子们看到了,指不定要嘲笑他多少年。

  沈括指着小蝴蝶问:“你喜欢这个”

  “不,我喜欢这个。”陆嫣指着玫瑰,冲他无害地笑:“我想你纹这个。”

  “”

  好吧,是他首先提议纹身。

  选好了纹身图案,接下来就是纹身部位,陆嫣想要纹在臀墩儿上,觉得特性感。

  沈括强烈反对,他都没看过的部位,绝对不可能便宜钟恺这玩意儿。

  “手臂上。”他说。

  “那不行,被我爸看到,我就死定了”

  最后,两人达成妥协,就纹在锁骨下面的部位,不算私密,但也还挺隐蔽。

  钟恺给陆嫣打纹身的时候,这丫头嚎得嗷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店里发生命案了。

  “痛痛痛呜,好痛”

  “妈呀,不纹了,沈括,我痛”

  沈括攥紧了她的手,吼钟恺道:“你轻点”

  看把我媳妇儿给疼的

  钟恺停下来,无可奈何说:“哎,这不是我想轻就轻的啊,纹身本来就是这样啊,要不我给你找块布咬咬”

  陆嫣哭唧唧地说:“那也还是疼啊。”

  “不纹了。”沈括当机立断决定,对仲恺说:“就这样吧,不纹了。”

  他是半点见不得这小丫头受苦。

  钟恺看着这只仅有蝶形还没上色的小蝴蝶,皱眉说:“这样好丑啊。”

  陆嫣低头看着这只只有形状的蝴蝶,抽抽气,撇嘴,可怜巴巴地望着沈括,娇声娇气说:“我疼”

  沈括知道这丫头是故意在撒娇,但他就很吃她这一套,调子一软,他的心都能让她融了。

  “疼就不纹了。”

  陆嫣看着那朵玫瑰图案,又看看自己的小蝴蝶。

  “那我也还是可以再坚持一下的。”她咬牙说:“应该很快了吧。”

  “没必要,本来是也是玩玩。”沈括说:“不用特别放在心上。”

  陆嫣低头想了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我想和你留下点什么,沈括,不是玩玩。”

  她想留下一点关于他的特殊记忆,哪怕是疼痛。

  “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有做过什么特别有仪式感的事情。”陆嫣伸手握住他的手,捏捏他的掌心:“你这个提议很好啊。”

  “真的不必勉强。”

  “真的不勉强”

  她摸到沈括掌心都出了一层薄汗,她刚刚鬼哭狼嚎的样子,把沈括给弄紧张了。

  她望望钟恺:“继续吧。”

  纹身后半过程上色,痛感加剧,不过陆嫣咬着牙,愣是一声没吭。

  好不容易结束了,钟恺都松了一口气,擦擦汗:“搞得老子都紧张了。”

  沈括关切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陆嫣全身无力地倒在他身上,“呜”了一声:“亲我。”

  沈括低头吻她,温柔地安抚着。

  陆嫣顺势勾住了他的颈子,和他腻腻歪歪地接吻。

  “哎哎,你俩考虑考虑观众的心情。”钟恺不满地嚷嚷道:“要不要我去吃个晚饭再回来啊。”

  沈括嘴角微扬:“你去吧。”

  “你还当真了”

  陆嫣也笑了起来,推了推沈括:“该你了。”

  沈括纹身的过程,全程没吭一声,还时不时地抬头望陆嫣:“你刚刚叫得跟杀猪似的,就这样”

  “啊,你是什么魔鬼”陆嫣捂着自己的锁骨:“明明疼死了都”

  对于沈括而言,这种程度连疼都算不上,顶多是麻,他从小到大受过大伤小伤无数,是吃过苦的人,所以这点痛,完全被他的身体给免疫了。

  这朵玫瑰,陆嫣坚持让钟恺纹在沈括的超级翘臀上,钟恺笑得人仰马翻了过去

  “小嫣嫣你很可以啊,有情趣。”

  作为一个比他们晚生二十年的未来人,陆嫣一直都很会玩。

  在沈括凌厉如锋的眼神威胁下,钟恺愣是没敢下手,终于还是选了他侧颈的位置,纹上了这一枝优雅性感的小玫瑰。

  陆嫣摸着他颈下紧致微烫的皮肤,说道:“有点靠上啊,就算穿西服衬衣,好像也遮不住。”

  钟恺洗了手出来,说道:“就是要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这才好看呢。”

  “以后我们沈总要出席各种高端的商务场合,顶着这朵小玫瑰,有点不严肃啊。”

  “沈总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么。”

  陆嫣思考片刻,微笑摇头:“不,他不会。”

  “对嘛。”

  在两人一唱一和的对答中,沈括穿好了衣服,将外套拉练拉到了顶,掩住修长的颈子,回头说:“走了,小嫣。”

  陆嫣三两步走过去,牵住了沈括的手,回头对钟恺挥手告别。

  晚上,陆嫣趴在床上看书,沈括走过来,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白皙锁骨下的小蝴蝶,小蝴蝶的蝶翼泛着微蓝色,翩跹欲飞,不过蝶翼之下,还有他的名字缩写,很哥特式的两个字母:sk。

  他认真凝视着,视线无比温柔。

  陆嫣被他弄得痒痒的,笑了起来:“你看什么啊”

  “忽然觉得我们像两个中学生。”

  陆嫣想想觉得也是,纹情侣纹身还加名字缩写这种事,不成熟的中学生经常会这样干。

  陆嫣躺平在床上,碰着他反向的大脸说:“沈总这么严肃认真的男人,也会提议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哦。”

  沈括也捏住了她的脸,扯了扯她的腮帮:“沈总你叫上瘾了是吧。”

  “哎本来就是,不然我叫你什么。”

  “叫叔。”

  “想都别想,你都叫陆臻爸了,休想占我便宜。”

  “我和何须在这种事情上占你便宜。”沈括忽然嘴角上扬,手慢慢下落。

  陆嫣吓得赶忙往后缩,躲开他:“其他便宜也不不能”

  沈括将她拉过来,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她的锁骨,柔和的眸子望向她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还是原来的我啊。”

  原来那个总在盛夏的烈日骄阳里穿白t的高中生,那个会在风起时回头对她微笑的少年。

  一生都不会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最新章节,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大海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