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盘王和庄禹到底是什么境界,但那毫不掩饰的见惯天下英雄的超俗气概,却骗不了人

  如果连他们,都被吸引进了这个神秘世界里,可见绝对藏着大机缘,而类似岳岿然这样低境界的小修,能和他们一样被打为凡人,同场争夺的机会,毕生可能仅此一次

  这样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庄禹或许真的爬不上去,又或许身家丰厚,不在乎到底有没有得,但岳岿然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爬到顶,就是他的目的之一。

  无论别人如何,无论上面有没有通道,这场磨难,他都想走一糟

  洞窟之中,陡然沉默下来。

  戏小蝶等人来的更早,洞窟角落里,已经堆着一些砍好的木柴,岳岿然走去,燃起火来。红色的火焰,反复飞腾的翅膀一般颠动着

  “师姐,进来的天外来客里,可有飞行妖兽他们是否能直接飞上去的”

  岳岿然再开口。

  “我也不知,但情况应该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戏小蝶面色正起。

  “听其他失败下来的修士说,上到高处后,将面临极古怪的威压,压的人如负千钧,前行的更加艰难,越是向上,威压越大”

  岳岿然再点头,目露思索之色。

  显然,不光有体力的考验,还有精神意志的考验。

  肯定有古怪

  人为考验什么一样的痕迹,越来越重

  越是这样,岳岿然越是要爬到顶上去,来自后世的他,虽然修道经历不多,但于这类考验样的东西,却听说过太多。

  那些一听说上面没通道,就放弃的家伙,恐怕已经直接被冥冥中那位存在淘汰了

  萧万子已死,那三脚猫天缺子,就算活着,以他那小小的身躯,只怕也爬不上来,不必等他什么的。不过戏小蝶受伤,岳岿然暂时没有取爬,留下照顾。

  砍柴。

  捉蚕。

  警戒。

  戏小蝶身上多处骨折,行动艰难,这照顾起来,自然多有不便,莫名的情愫,在这照顾和不便里,一点点滋生在二人心里。

  沦为凡人后,那些温柔的情感,似乎一起回来了一般。

  第五天,又有修士来。

  却不是之前那五人,而是一个瘦小如猴的老者,十分警惕,见有人在,又匆匆离开。

  “据说在旁边手臂样山峰的手肘处,有一段不是太陡然的斜坡,可以修整,上去的修士,即使没有成功登顶,暂时也不会急着回来。”

  戏小蝶听说,又向岳岿然介绍。

  岳岿然默然点头。

  这几天里,他干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捕捉那些蚕,烤好成干粮,为接下来的攀登做准备,表面上自然没有一点焦急之色。

  不过戏小蝶心细如发,还是看出什么。

  “师弟,你若想攀登,便去吧。不便管我,附近没有其他人,我也已经恢复了几分。”

  她的确已经恢复了几分,岳岿然随身带着的草药,自然都是挑的最好的,不过怎可能就此放心,无声摇头。

  见他坚持,戏小蝶也无可奈何。

  一直过了大半个月,戏小蝶的伤,还没有全好利索,之前那五人,却已经回来。

  “道友,我回来了”

  风风火火间,有人冲进了洞窟来,放声就道。

  来人正是之前那五人中的清俊青年,此刻消瘦了不少,面色苍白,不过看到戏小蝶的时候,却是满眼的笑意和光芒。

  “道兄爬上去了吗”

  戏小蝶问道。

  神色里亦有喜意,之前便是此人,帮了她一把,算是有些交情,而此时此刻,洞窟里只有戏小蝶一人。

  清俊青年闻言,神色顿时又几分尴尬,不过马上就恢复如常道“我没有上去,不过太横上去了,他上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通道。”

  果然如此

  “小蝶,你也不用再爬了,跟我下去吧,和我们一起,另外找出路去。”

  清俊青年再道,连称呼都便变了,看的出来,对戏小蝶已经动了情。

  笃笃

  大步上前来,就要抓住戏小蝶的手。

  戏小蝶见状,面色一变,连忙朝后退去。

  “她哪里也不会去”

  陡然,声音后从传来,冷漠如山。

  清俊青年听的面色一变,停住脚后,朝后看去。

  一道横长如小山的身影,已经站在洞口处,目光森然看来,当然正是岳岿然

  二人四目相视,均都深深打量着对方,几乎瞬间便似乎有刀光剑影起来一般。

  戏小蝶见岳岿然回来,也是心定了几分,神色里更有几分尴尬。

  “师弟,这位便是我与你提过的,来自灵明域的秦少昊道兄,之前便是他,和他的同伴,帮过我一把。”

  戏小蝶说道。

  岳岿然微微点头。

  那秦少昊也点起头来,淡淡笑道“原来你就是小蝶要等的那位师弟,既然如此,你何不也与我们一起离开反正上面肯定没有通道。”

  竟然邀请,也不知道是如何想的。

  “不必了,我们还想在这里留一留。”

  “阁下莫非,还要亲自上去看一看吗”

  “那是我的事情。”

  岳岿然面色更冷。

  秦少昊听到这里,打量的神色渐渐深邃起来,眼底的鄙夷也重了起来,无声一笑,再看向戏小蝴道“道友,你真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走吗我们灵明域的修真水准,可比你们阴雨域高的多了,出去之后,不要说别人,便是我,随意指点你一下,你也会突飞猛进”

  傲气横生

  更隐隐点出自己来头不凡,暗暗警告岳岿然。

  岳岿然何等心志,笑而不语。

  “多谢道兄抬举,但我已决意,和我师弟一起。”

  戏小蝶从容道。

  或许本无心,但落了对方耳中,仿佛听出了另外一重意味,眼底有嫉恨之色,一闪而过,但马上又恢复到了那深邃样子。

  “既然如此,是我多此一举了,二位,日后我们道左再相逢了,希望你们爬的有那么高”

  唰

  大袖一甩,转身而去。

  秦少昊一走,岳岿然和戏小蝶,面面相觑了一眼,气氛莫名尴尬,戏小蝶欲言又止。

  岳岿然一伸手。

  “师姐不必解释,欠此人的,将来还了就是,不过若他与我们对上,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一如既往的恩怨分明。

  戏小蝶释然下来,又笑问“那修道前程呢”

  “他能带你看的,我只会带你看的更高更远”

  岳岿然一指指天,豪情万丈

  秦少昊一行五人离开,另寻出路,如同盘王,庄禹一般。

  而岳岿然,在又等了一个多月后,将戏小蝶安排在了另外一处隐蔽之地里,也开始了最后的攀登。

  选择的路径,是秦少昊五人,之前开辟的那一条。

  以他的健壮身体,自然是一路直上。

  从清晨出发,到了快傍晚的时候,便到达了手肘处,不过还未上去,已听人声传来。

  “虚兄,争锋榜上的第八第九的位置,常年被你我二人霸占着,又换来换去,不知多少次,今趟看来,你我二人,又要在这最后一段路上,再争一次了”

  一道懒洋洋的青年男子声音先响起。

  但语气深处里,却透着说不出的斗志。

  哼

  冷哼之声,马上就起。

  “谁不知道,你这位令家的三少爷,之前流落在外的时候,曾习过十来年凡人武艺,这一场争,还未开始,我已经输了”

  第二道声音响起,有些冷冷冰冰,同样是青年男子的声音。

  “虚若海,你好像还不知道,我在凡人时候,修炼的内家真气,进了这个世界后,同样已经消失了,现在的我,不过是能施展些拳脚功夫而已,在攀登上,起不到一点作用”

  令姓青年说道这里,顿了顿,嘿嘿一笑道“如何,现在敢比了吗”

  “既然你非要比,那我就再送你一败。不过今天天色已晚,明天一早我们再出发”

  “好”

  二人立下约定来。

  下方里,岳岿然听的目中精芒闪过。

  争锋榜的第八第九

  终于让他碰上黑石域那边,同境界里的高手了,听到二人要比试,岳岿然也是忍不住桀骜心起。

  “下面上来的道友是哪位,明天,就由你来帮我们两个做个见证。”

  令姓青年的声音再来。

  还没见到人,已经瞧不起岳岿然。

  唰唰

  岳岿然再爬几步,终于上来。

  二人身影,也是立刻印入眼帘中。

  其中一人,身高八尺多,身材修长,面容英俊,即使此刻披头散发,身上裹着厚厚,又有些破烂的皮袄子,也挡不住那股世家大族培养出来的华贵气质。

  冷着一张脸,仿佛冰山。

  另外一人,双手叉腰,站没站相,嘻皮笑脸,有股子泼皮无赖味道。

  不过事实上,此人相貌,同样出彩,身量高大,彪腹狼腰,面孔若刀削,棱角轮廓极明显,一双眸子,又黑又亮,神采锐利迫人

  岳岿然打量二人时,二人同样打量他,并无什么异色,该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和事迹。

  短暂沉默后,岳岿然人畜无害一般,微微一笑。

  “好,在下最喜欢帮别人做见证了,能见证两位道兄登临绝顶,定是毕生幸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史前十万年,修真史前十万年最新章节,修真史前十万年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