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早已经看出,嘶声说道:“只是我的预感,不希望你喝他们送来的东西!”面色沉重,心下愧疚,声音低微,眼眶也红了。

  将她带来的清粥取了过来,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叶晓莹才破涕为笑,连忙喜滋滋地收拾好,回去后却见到夫人和季嫣儿两名不速之客。

  夫人在堂中坐定,叶晓莹立即放缓了脚步,上前向夫人行礼。

  一旁的季嫣儿眼睛哭得肿起像个桃子,瞧见叶晓莹目光扫过来,将身子一扭偏转过一旁,不再理会她。

  夫人收起脸上的愠色,不满地问她,“你对妹妹如此防备,难道做妹妹的会害哥哥不成?”

  话语一提,叶晓莹的眼眶顿时红了之后,掩袖拭泪,哽咽着说道:“夫人,是儿媳的错,儿媳不应该不小心撞到小红,使得晏之的碗碎裂,烫伤了妹妹,请夫人惩罚!”

  冠冕堂皇的理由,若是真正惩罚,传到将军的耳中,定然会认为她的心眼小。

  夫人眼珠一转,淡然说道:“你行事原本较为稳妥,怕是近来照顾果儿劳累心力不继才行事莽撞,这样吧,往后晏之一日三餐皆由妹妹代劳,你觉得如何?”

  叶晓莹急急地抬头,夫人虽然脸上挂着亲和的笑容,眉宇之间却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让人无法反驳。

  她眉头一蹙,淡淡地问道:“莫非你不乐意?”眸中闪过凌厉的锋芒。

  叶晓莹不复刚刚的软弱,抬头说道:“照顾夫君本是做妻子的责任,还望夫人能够体谅!”

  此时奶娘已然将果儿抱了过来,果儿才睡醒哇哇直哭,叶晓莹并不理会母女两人,全心全意地哄着果儿。

  等到他再次睡着之时,夫人和季嫣儿早已经灰溜溜地离开。

  “查儿可能受凉,去管家那儿支些银子给他做一件厚的棉袍!”叶晓莹吩咐丫鬟,往昔言听计从的丫鬟此刻一步三挪,不情不愿。

  叶晓莹再次望向其余的丫鬟,个个满脸为难,好似心中有了预感,叶晓莹并未说其他,之后便将门关上。

  独自坐在窗边。不知不觉,来了有段时间。

  北风朔朔,直刮得窗户呼呼作响,叶晓莹望着在寒风当中瑟瑟的野草,光秃秃的枝桠,心下一冷,难道他们的决定都是错误的吗?

  伏在窗台上,不知不觉竟已经睡去了,好似呼吸困难,连忙睁开眼睛,原来是季晏之在一旁正紧捏着她的鼻子,同时笑道:“坐在此处都能够睡着,娘子真是辛苦了!”

  叶晓莹伸了一个懒腰,此刻外面的狂风依旧,而自己确是鼻塞头重,坐在风口怕是一时吹冻着了,微微地蹙眉。

  “原来已经到了傍晚。”

  季晏之脸色一沉,担忧无比,“娘子,你嗓子哑了,看来生病了!”之后连忙上前,吩咐下人将医师请来。叶晓莹连连拒绝,“不必了!”

  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他转而冲到门口亲自吩咐。

  等到她赶上前来时恰巧瞧见,丫鬟们笑靥如花连连答应,飞也似地跑了出去,而她嘱托让人将儿子的棉袍银子支来,却迟迟不见动静。

  简直世太炎凉!唇角扯起一抹苦笑,正巧落入季晏之的眼中。执着她的手,两人一起坐在软榻上。

  他将叶晓莹紧紧拥在怀中,眼眸当中流出几分爱意,心下暖流涌动,紧靠着他,温暖无比,好似一切烦恼不复存在。

  季晏之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瞧着你并不开心,难道丫鬟们欺负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叶晓莹立即摇头,扬声说道:“没有,她们个个对我很好!”

  季晏之才松了口气,怀抱着她,微闭着眼睛,“原来在此处竟是如此的开心,与家人团聚的感觉真好。

  谢谢你!若非你一再坚持下来,我依旧是名无家可归的孤儿,是你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兄弟姐妹,父亲与母亲!”

  怀抱越来越紧,令她几乎窒息,心情复杂。季晏之感谢她,自己却怀疑做的到底是否正确?

  急忙将从他的怀抱当中挣脱出来,只说头疼脑热,医师已经赶来为她把脉,是受了风寒,开了些发散的药物。

  之后她立即起身,将他请去给儿子诊治。

  儿子同样受了风寒,可是药却与大人异样,更为温和,叶晓莹瞧着方子比对一番,只觉得医师着实高明,让人将两张药方拿走去煎药。

  季晏之并未逗留太久,久见妻儿平安无事,立即前去准备考试,时间越来越紧迫,季晏之的书案前堆满了各类书籍,一天到晚沉溺于其中。

  府中隐约能见到季敏之的身影,原本也埋头苦读,可不知为何近来却频频见到与夫人母女两人在一起,神神秘秘,嘀嘀咕咕,让叶晓莹怀疑又并无证据,只得作罢。

  待到季晏之后休息的时辰已到,叶晓莹立即上前为他捏捶着腿打着肩膀放松,他后仰着伸了个懒腰,“还好有你在身边!”

  转头对上叶晓莹的眼眸,二人相视一笑,“久坐伤身呢,我们外出转转!”

  季晏之拗不过她,目光不舍地离开了书本,半推半就,随着叶晓莹出得书房。园中的鸟语花香,阳光明媚,心情大快。

  微闭着眼睛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的空气,瞧见一旁的丫鬟们行色匆匆,几人端着各式各样的菜肴往前,瞧见季晏之和叶晓莹之后个个停下来行礼。

  季晏之好奇地问道:“难道府中来了客人?”

  为首的丫鬟脆声说道:“回大公子的话,是二公子近日读书劳累,夫人命奴婢们给他送来各式的补汤”

  低头一瞧,各种补汤若是一一喝下去,只会令人的肚子不适,对身体并无好处,她自作主张,“怕是这些不合他的口味,你们先端回去,夫人那边我去解释。”

  先是显得踌躇,瞧见叶晓莹郑重的神情,但也听后,陆陆续续地离开。

  季晏之低着头徐徐往前,边走边踢着脚边的黑亮的鹅卵石,还有旁边的大如手掌宽的落叶,一时不曾吭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最新章节,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