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娇自己说她是楚王妃身边出来的人,那是抬高身份。可是话从顾明卿的嘴巴里说出来,总觉得充满了嘲讽。

  月娇的眼眶顿时又红了,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怕是都当月娇是个可怜人,而顾明卿就是欺负月娇的恶人了。

  在顾明卿身后的巧巧看着月娇的作态,不禁皱起了眉头。

  巧巧对月娇真是十分看不上眼。巧巧可是知道楚王妃送月娇过来是什么意思,既然月娇想爬唐瑾睿的床,那就是顾明卿的敌人,那也是她巧巧的敌人!

  要巧巧说,顾明卿对月娇还是太客气了。对这么一个要抢自己丈夫的女人,需要给她什么好脸色啊,最直接的,狠狠给她几巴掌,立马就听话了。再不济直接卖了好了!

  “好了,本夫人还有事情要处理。你既然是下人——让本夫人好好想想该如何安置你。”顾明卿似乎是在头疼如何安置月娇。

  月娇傻了,什么安置?她不该是顾明卿身边的大丫鬟,就跟在楚王妃身边时是一样的,什么也不用做,每天只要陪着主子解闷就行了?

  月娇正被顾明卿的话给打击得脑子昏昏,顾明卿后面的话更是让她恨不得当即晕倒,“月娇你是从王府出来的。想必你一定是心灵手巧得很。这样好了,月娇你就去厨房做事,也不用你做什么大菜,只要能做些面条糕点的就行了。”

  做菜?月娇的眼睛睁得极大,眼珠子似乎都要瞪出来了,“夫人,奴婢不会做菜啊。”

  顾明卿挑挑眉,“不会?月娇啊,你现在是下人。这当下人的,就该什么都会。哪里有跟主子说,你不会的。巧巧,既然月娇不会做,你就去教教她。月娇可是从王妃身边出来的,一定是聪明伶俐得很,不就是做些面条糕点什么的,这是再简单不过了。”

  巧巧高兴应道,“是,奴婢一定会好好教月娇的。”

  月娇还要开口,顾明卿已经不耐烦道,“你怎么还站在这儿?没听到本夫人的话?”

  月娇就是有千言万语,这会儿也说不出口了,只能跟着巧巧离开。

  在月娇离开后,顾明卿就忍不住笑了,她当然知道月娇不会做菜,就那双一点茧子也没有的白嫩的手,会做菜那才奇怪了。

  唐家的人口虽然少,但是每天还是有事要处理的。

  顾明卿打发了月娇,就开始处理事情。

  等到处理了大概一个半时辰,也就是三个小时的时间,巧巧就带着灰头土脸的月娇回来了。

  啧啧——

  月娇此时的样子真是太糟糕了!如果不是认出了月娇身上穿的粉色衣裳,顾明卿怕是都认不出来。

  月娇只觉得委屈得不行,简直是把一辈子的苦都受了!

  月娇在这里委屈得不行,巧巧则是对月娇彻底无语了。

  原来巧巧和月娇去了厨房,巧巧倒是很尽责地教月娇做面条。

  可是月娇对厨房的事情真的完全就是一窍不通。

  让月娇揉面,不会揉。

  巧巧可不是月娇说一声“不会”就不让她做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巧巧就把所有的步骤都拆开来,捏碎了,一点一点地指导月娇做。

  要说巧巧这师傅干得可真是十分出色了,就没见哪个师傅能细心成这样子的。

  可是师傅好,没用,徒弟太次了。

  就是一个最简单的揉面,月娇都不行。

  月娇哪里有力气揉面啊,那面团在她手里,就是不成型。

  巧巧要她用力气,可月娇就是没力气。

  月娇也很委屈,她真的用力了好不好?

  光是一个面团,月娇就整整揉了一个时辰!这比人家揉十几分钟的面团还差。

  然后就是擀面条,那就是一再简单不过的擀面杖了,可在月娇的手里,就像是千八百斤的狼牙棒似的,看得巧巧无语至极。最后磕磕绊绊的,勉强弄出了面条。从外观上看,还是马马虎虎能认出来的。

  接下来就是生火了。巧巧还没有让月娇劈柴,只是让她拿着现成的柴火烧火。

  结果,月娇自然还是不成——

  也不知道月娇究竟是怎么能做到如此有才的地步,居然十分了不起地差点在巧巧的眼皮子底下酿成火灾!不过有巧巧在,月娇也别真的想造成火灾就是了。

  好不容易将火烧起来了,水开了,面条下进去了。

  巧巧又教月娇放调料。

  巧巧也没指望月娇做出什么复杂的面条,她就想着先来一碗最简单的酱油面。

  酱油面的材料可是最简单的,就是酱油,葱花,再放点盐巴就成了。

  就是巧巧死死盯着,月娇居然还能将酱油和醋放错,而且还不止是一次!

  一碗酱油面,最后倒是做出来了,不过那面条难看得叫人完全没有食欲。

  顾明卿听着巧巧板着脸说了月娇是如何的笨,连一碗面条都做不好时,无奈摇头,“原以为王妃身边出来的人肯定是样样都好,一等一的聪明。可如今看来——”

  月娇美眸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吧嗒吧嗒”地落在地上。

  巧巧气坏了,“你哭什么苦!你还有脸哭?我说你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不知道的还当夫人欺负你了!像你这样做什么,什么不行的,就该早早卖了,这样也能省点米粮!”

  太恶毒了!此刻在月娇的心里,巧巧简直是比顾明卿还要恶毒的人!

  月娇哆哆嗦嗦道,“我——我——我是王妃赐给大人和夫人的!”

  情急下,月娇都忘记自称奴婢了。

  “是啊,你是王妃赐的。不过月娇啊,你只是奴婢啊。王妃不是让你来当主子的。”

  怎么不是主子!月娇了就是冲着当唐家的半个主子来的!

  可是这些话不能说,月娇只能死死忍着。

  “月娇啊,你要知道大人可是清官,家里可没闲钱能养着人白吃饭。你说你连下厨都不行,你还有什么能行的。这样好了,你说说你之前在王妃身边都做些什么好了。”

  月娇立马道,“奴婢在王妃身边,就是陪王妃说话解闷儿。”

  顾明卿扯扯嘴角,果然跟她想的一模一样。

  “可是本夫人身边可不需要有人说话解闷。本夫人有自己的事情做。就是老夫人那儿也用不到,老夫人一般都在照顾陪伴心儿。这么说来,我怎么看月娇你好像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被当成废物的月娇:“”

  “行了行了,你也别委屈了。该委屈的是本夫人吧。要你到底有什么用哦!”

  再次被嫌弃的月娇:“”

  顾明卿想了想,“你是姑娘,总该会点针线活吧。这样好了,你就做点针线活拿出去卖吧。你可千万别说,你连针线活都不会。”

  月娇忙道,“会的!会的!只是——”

  顾明卿再次皱起眉头,“只是什么?”

  “只是奴婢的针线活不是太好,只会最普通的。”

  “你先绣点东西来看看,明儿个拿给本夫人。你先下去吧。”顾明卿挥挥手,似乎是不想再见到月娇。

  月娇正好也不想继续留着,于是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月娇一离开,巧巧就开口了,“夫人,那月娇哪哪儿都不好,还惦记着大人,您为何不把月娇给卖了呢!”

  “她是王妃送来的。才送来多久啊。我要是这会儿就把人给卖了,那就是在打王妃的脸了。”

  巧巧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

  “对了,月娇做的那碗面还在吧。”

  巧巧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在啊。”

  “正所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粮食可是不能浪费的。那面既然是月娇做的,就让月娇吃了。反正都是最常见的东西,吃了也不会坏肚子。”

  巧巧眼睛一亮,“是。只是月娇要是不愿吃,那该如何是好?”

  “那她今天就别吃饭了。”

  月娇当然不愿意吃那一碗连猪都不愿意吃的面。只是顾明卿发话了,要是不吃,她就不能吃饭。

  月娇本想有骨气地就是不吃,可是月娇哪里受过饿肚子的苦啊!她真的是受不住啊!

  挣扎了许久,月娇还是吃了那碗早就冷掉,坨了的面条。月娇边吃边流泪,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第二天,顾明卿看到的月娇就像是雨打了的娇花,眼底青黑一片,别提有多可怜了。

  只是顾明卿看着可怜的月娇,心里怎就那么高兴呢。

  顾明卿看着月娇绣的帕子,上面只是绣了两朵蝴蝶。这绣工可真是平平

  “本还指望你能做点针线活去卖,只是看你这手艺,真是不怎么样啊。”

  月娇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受了太大的摧残,如今听着顾明卿的话,她都已经能做到面无表情了。

  “这样好了,本夫人想到一件你能做的事情了。就是你再不聪明,再笨,相信你也是可以做好的。”

  月娇狐疑地看向顾明卿,她压根儿不信顾明卿有那么好心。

  “你就给本夫人按按肩膀吧。”

  月娇却道,“夫人,奴婢可以为您捶肩。”

  “捶肩要,按肩也要。你可别跟本夫人说,你连这个都不会啊。”

  月娇咬牙道,“会。”

  顾明卿道,“会就行。来吧,给本夫人按按肩。”

  月娇立即来到顾明卿的身手,双手放到顾明卿的肩膀上按了起来。

  顾明卿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享受,“太轻了,用点力气。”

  月娇的手上当即多用了几分力气。

  “嗯——这个力度可以。保持啊。”

  顾明卿也没让月娇多按,只让她按了十来分钟就停了。

  可就这十来分钟都把月娇折腾得不行,双手累得都在连连颤抖。

  月娇觉得现在的日子真的是太苦了!这样的苦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月娇只觉得她要活不下去了,只恨不得立马死了才好!

  当然了,要月娇真的去死,她又会退缩胆怯。

  月娇觉得她的命真是太苦了,她怎么就那么倒霉被楚王妃选中,要是没来唐家,她可还是楚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日子别提过得有多好了,哪里会像现在似的。

  这样的日子才过去七天,月娇就就像是失去了水分的鲜花,哪里还有之前的水灵哦。

  顾明卿见状都忍不住要怜香惜玉了。

  “月娇啊,我看你跟唐家可真是不合。罢了,我也当一次好人。你要是不想在唐家呆了,我给你选一户好人家如何?当然了,多高的门第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给你选的人家一定是富足的。到时候你嫁过去一定会衣食无忧的。”

  顾明卿是真心放了月娇一马。

  月娇想也不想道,“奴婢是王妃赐给大人和夫人的。奴婢绝对不会离开的。”

  先不说楚王妃那儿,就是月娇自己也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唐家。

  月娇可是还惦记着唐瑾睿呢。

  唐瑾睿可是月娇见过的最俊朗不凡的男子。

  月娇自视甚高,她才不要嫁进小门小户过穷酸日子呢!

  月娇要过就要过好日子!

  得,人家一门心思地要过苦日子,顾明卿也不拦着了。

  晚上,顾明卿想到月娇,倒是忍不住笑了。

  唐瑾睿奇怪道,“娘子,你这是有什么事,如此高兴?”

  “没什么。我是想到了月娇。相公,你说我把如此美人折磨得成了狗尾巴草,我看着都心疼了。我跟月娇说,她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给她选一户好人家。”

  顾明卿说着顿了顿,接着道,“可是相公你可知道,那月娇真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咱唐家有什么值得那月娇如此惦记,舍不得的呢?好像就只有相公你了。相公,我发现你的魅力可真是大。”

  顾明卿可不是无的放矢,而是真心话。

  唐瑾睿的魅力的确是很大啊。

  想想前头的牛杏花,临安长公主,再到如今的月娇。

  这烂桃花可真是一个接着一个。

  唐瑾睿身子一抖,“这种魅力还是算了吧。娘子,你要真的嫌那月娇,干脆就把她送回给楚王妃。理由也是现成的,干什么,什么不行。还总是惹你生气。”

  顾明卿却道,“送回去?做什么要送回去?现在多好啊,我每天都有事情做。光看到月娇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我饭都能多吃几口。我才不把人送走呢。我已经主动怜香惜玉过一次了。可是对方不愿意,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想要我再怜惜她,那是不可能的了。”

  唐瑾睿也就是那么一说,顾明卿既然拒绝了,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顾明卿觉得她还真没怎么折腾月娇,让她做的都是一个普通丫鬟该做的。

  可就是这些普通丫鬟该做的事情,真的差点没让月娇发疯!

  月娇现在是跟四个丫鬟住在一起。只有巧巧还有伺候周氏的大丫鬟连珠是住在一个房间。

  巧巧可是最早就跟在顾明卿身边的。顾明卿重视她,那也是应当的。连珠是大丫鬟也是应当的。

  月娇想到在王府时,她只跟一个人同住。房间可是比这大多了,而且还有梳妆台,还放着鲜花熏香,就跟小姐的闺房似的。

  哪里跟现在似的,这屋子就是一个下人房。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月娇总感到这房间里像是弥漫着一股怪味,让她恶心得不成。

  月娇又伸出双手,对着昏黄的烛光看着她的手。

  这一看,月娇更想哭了。

  月娇最得意的就是她有一双好看的手,她的手白皙细嫩,十指纤纤,别提有多好看了。

  哪里跟现在似的,手粗了好多,摸着没有以前光滑细嫩。

  再想想,如今每天吃的东西,更是在王府时没得比,清汤素面,偶尔才有些荤菜。

  要不是看其她丫鬟也是那么吃的,月娇只当顾明卿是在排挤对付她!

  不对,顾明卿可不是在排挤对付她。

  月娇可记得巧巧吃的就很好,虽然比不上主子的。可是每顿也是有肉有菜,比她吃的不知道好多少。

  凭什么巧巧过得就比她好!月娇不服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