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瑾睿在读书复习前,忽然想起他和苏劲松一起遇到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唐瑾睿在回来前还打算告诉顾明卿这件事,但是和顾明卿说话,一时间忘记了。

  现在要不要跟顾明卿说呢?唐瑾睿想了一下,就把事情给抛开了,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人,以后也不会有机会遇到了,何必跟顾明卿说,就是说了,也只是让顾明卿心烦罢了。

  于是唐瑾睿就把事情抛到脑后,没多久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也的确是没什么必要继续记着,目前还是春闱对他来说最为重要。

  再说跟顾明卿在承恩寺竹林后遇到的老夫人不是别人,正是宁康长公主。

  宁康长公主一出了承恩寺,就吩咐手下的人打听顾明卿的情况。

  宁康长公主想调查一个人,而且还是有名有姓的,这对她来说一点问题也没有。

  宁康长公主来承恩寺静悄悄的,没人知道她的身份,回去的时候也是静悄悄的,不曾惊动任何人。

  宁康长公主府占地辽阔,几乎将一条街的一半都占了去,亭台楼阁,走廊水榭是应有尽有。

  宁康长公主的驸马郭老将军就住在宁康长公主府,至于他自己的府邸就给了儿子。

  宁康长公主和郭老将军就只有一子郭潇云,不过儿子倒是生了好几个,不过嫡出的就两个,一儿一女,被封了伯和县主的,其他都是庶出。

  郭老将军和宁康长公主看重嫡庶,把嫡出的当成宝,庶出的不说当成你,但是大多时候也是无视,随他们怎么样。他们的儿子郭潇云跟他们两个倒是十分的不一样,他对庶出的也是尽心教导,谁让他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多。

  郭老将军看起来比宁康长公主要苍老多了,脸上沟壑纵横,右眼眼角还有一道伤疤,那伤疤只差一点就要划到郭老将军的右眼。

  郭老将军曾经是沙场上的一员悍将,要当悍将,你想不受伤,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郭老将军在战场上,大大小小的伤就受过不少。年轻的时候那些伤还看不出什么,但是等到年纪大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就出来了。

  郭老将军也因此早早退出军中,在家中养老。一到了冬日,膝盖骨更是钻心的疼痛,只能在屋里,点着许多火盆,这样才能舒服一点。

  宁康长公主进来后,就觉得很热,脱下了外面套着的披风,坐到了郭老将军的身边。

  郭老将军伸手拍了拍宁康长公主的手,“今日你去承恩寺的竹林,我竟没能陪着你一起,实在是——”

  宁康长公主皱眉打断郭老将军的话,“咱们都当了那么多年的夫妻,还有必要说这些?你的身子一到冬天,哪里能出去。要不是宫里的宴会,实在是推不了,我都不想让你去。

  去承恩寺的竹林,我也没做什么,就是在那儿坐坐罢了,能出什么事。不过这次你没跟去倒是好。我这次倒是遇上了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娘,人家要是看到你这张老脸,怕是要吓到。”

  郭老将军也知道宁康长公主就是在打趣他,一点也没把宁康长公主的话放在心上,倒是笑道,“哦?还有姑娘能让你看上眼,谁啊。”

  “你也听过她。就是前两年的时候,忠勇侯沈茂的那个嫡次女,嫁去农家的那个。”

  宁康长公主这么一说,郭老将军想起来了。那时候宁康长公主和郭老将军说起这件事,除了说沈茂糊涂,顾琴被东宫的荣华富贵迷了眼,就是可惜那顾明卿。不过也就是可惜那么一会儿,然后就是觉得那姑娘太蠢了。

  “她?她怎么了?她如今来京城了?她那相公不是个农家子,难道如今是举人了,所以来参加春闱。”

  宁康长公主点头,“嗯,她是这么说的。那丫头我见了,人不蠢啊。反而挺通透的,人也聪慧,看得明白。现在她的日子过得也不错,要我看,比她那个嫁去——不对,一个小小的妾罢了,能说嫁吗?比她那个在东宫的大姐要强多了。这也是她的福气。”

  郭老将军有些奇怪,“长公主对她的评价挺高啊。”

  “聪明的人,看着就喜欢。评价高一点,这也不奇怪。”

  宁康长公主和郭老将军说话倒是比较随意,私下里从来不用什么敬语。跟顾明卿说话一口一个“我”,是宁康长公主不想暴露了身份。

  “难得有人能让你如此夸奖。可见的确是个好的。要是有机会,让我也见见她。”被妻子如此夸奖的姑娘,郭老将军有些兴趣。

  “有机会的,我打算等到殿试后,就把她喊进府里,你也好生看看。我是挺喜欢那丫头的,胆子还挺大,比咱俩的孙子孙女要强多了。那两个听了承恩寺竹林那鬼传说后,两个都吓得都不行,不敢跟我去承恩寺。这胆子——不像你,也不像我。跟咱们那儿子像了个十足。”

  对唯一的儿子郭潇云,宁康长公主是不满意的,一点也没有她身上的英气!

  “虎父无犬子,可是我的儿子就真的是犬子。哪怕他不从武,但是学点功夫,强身健体,这总不是什么问题吧。可他——算了算了,就那样吧。总不能让儿子那么大的年纪,再想着让他成器。好在孙子比他要强多了,文武双全。怕鬼也就怕鬼一点。”

  宁康长公主脸上挂着的淡淡笑意也散去了一点。

  郭老将军又道,“听你说起顾明卿,我又想到了那个孩子。之前知道顾明卿嫁去农家,咱们不都可惜,甚至还想着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会不好。没想到她的日子倒是过得不错。我只盼着那个孩子也能有福气,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宁康长公主心里一咯噔,郭老将军说的是他的甥外孙女。

  郭老将军有一个嫡亲的妹妹,可谁知道嫁了个没良心的男人,宠妾灭妻,最后他妹妹年纪轻轻的就去了。郭老将军当时千里迢迢赶去妹夫家,将妹夫痛揍了一顿,然后他是一点也不相信妹夫家的任何人,抱着妹妹唯一的女儿走了。

  宁康长公主跟小姑子的关系还不错,也可怜她年纪轻轻就丧命,再加上她也没有个女儿,所以待那孩子就跟她的女儿一样看待。

  等到孩子长大了,郭老将军吸取了他妹妹的教训。郭老将军的妹妹就是喜欢小白脸,也就长得好,嘴巴会哄人,别的就算了吧。

  郭老将军于是从他的麾下挑了一个上进能干的下属,把外甥女许配给他。

  这一次,郭老将军倒是没挑错,他们夫妻两个的日子过得很好,那下属也是一个有良心的。

  结果,他们的命太糟糕了。

  没两年,大批流寇来袭,外甥女婿牺牲了,而外甥女也在暴乱中被杀死,才出生了三个多月的孩子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是死是活也没个定论。

  自此那孩子就成了郭老将军心头的一根刺,让他时时惦记着,这都找了十几年了,还是没有找到。

  宁康长公主心里很清楚,那就是郭老将军心头最大的遗憾了。可是这些年,他们真的是费了不少功夫找,但是一点音信也没有。

  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在那样的情况下,其实有很大的可能是已经丧命。

  不过是生是死,谁知道呢,现在这样生死未卜,也是好事,起码心里能留个念想。

  宁康长公主抬头看向郭老将军,见他的眼底一阵伤心难过,她开始转移话题,“对了,我这里还有事情跟你说呢。你也知道皇兄要给赵王世子等人选妻。我回了京城,皇兄竟想把这件事托给我。

  皇兄都召我进宫商量好多次了,三品及其以上官员的嫡女或者嫡孙女,真是挑挑拣拣了不知道多久。都过了那么久,也没见皇兄下决心。我这里也是烦得很。

  在京城当官的,哪个不是眼明心亮,怕是都知道皇兄找我商量什么。这不,这些日子有不少人领着闺女来见我。反正我是一个都没见,才懒得听那些人奉承讨好。”

  说起这事,郭老将军从伤感中回过神,“皇上是不是不满皇太孙了。”

  宁康长公主心里一跳,“你要死啊,敢说这样的话。这话要是传出去,你可知道——”

  “就咱们夫妻俩说些私房话罢了,谁能听到,谁又能知道?那皇太孙真是——可怜楚老哥英雄一辈子,结果家里的男丁死的只剩下一个,可是直到现在他身上还背负着不清不白的名声,你说这算什么事?

  要我说皇上在这件事上,实在是糊涂透顶!那样的皇太孙还留着做什么?早就该废了!两年多前就该废了!还有对楚老哥,皇上也欠一个解释!一个公道!”

  听郭老将军的声音越来越响,宁康长公主重重拍了下他的胳膊,“我看你真是越说越混账了。这样的话,就是只有咱们夫妻两个的时候也不许说!听到没有!”

  郭老将军抿着嘴,显然是没将宁康长公主的话听进去。

  “皇兄始终是一国之君,他是不会忘记江山社稷的。连你这个大老粗都能看出来,皇兄对皇太孙不满了。你以为别人就看不出来?别的不说,这一次赵王世子他们的婚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果不是皇兄上心了,有必要这样挑挑拣拣,许久都下不了决定?皇兄这是打算给他们挑个好的!当祖父的要给孙儿挑个好妻子,这的确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对皇兄来说,可不止是这样。

  皇兄怕是按照未来的一国之母的标准再给他们挑。”

  郭老将军压低了声音,“皇上最满意谁?”他也清楚这样的话实在是太犯忌讳了,但是他想知道,对皇太孙,他是一万个不满意。

  如果是别人问,宁康长公主绝对是一个字都不会说,但问的人是跟她风风雨雨几十年,相濡以沫了大半辈子的丈夫,宁康长公主松口了,“瑞郡王燕锦。”

  郭老将军猛地睁大眼睛,“瑞郡王只是楚王的嫡次子,他上头还有楚王世子。皇上怎么会——”

  “是啊,除了身份外,燕锦真的没有哪里不出色。虽然皇兄没有跟我明说,但是我能感觉到,在给赵王世子他们挑妻子时,皇兄最看重的是燕锦。我曾经试探过,我把京城里一个还算不错的姑娘拉出来。

  那姑娘就是一三品官员的嫡次孙女,德行功容都不错,但是也只能说是不错。那姑娘就是要说非常好,没有,要说非常差也没有。在京城一众闺秀中,只能说是不上不下,不高不低。这样的女子,说实话,以他的身份给燕锦当正妻,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皇上拒绝了?”

  宁康长公主点头,“对,皇兄拒绝了。一个女子还说明不了什么,我又找了三四个差不多的跟皇兄提,结果皇兄一一否决。只是一个郡王妃啊,要求需要那么高吗?这简直跟挑未来国母没什么两样了。

  而且我发现皇兄对赵王世子,楚王世子还有不在京城的韩王世子的婚事,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数。你说说,那些藩王世子的身份总在一个郡王之上吧。为何,皇兄不纠结他们的婚事,反倒是纠结起一个郡王的婚事。”

  要说宁康长公主对孝康帝的心思把握得还真是准,哪怕是不在京城几十年,但是这本事是一点也没有落下。

  郭老将军有些震惊,“听你说的,我也当皇上已经是认准了瑞郡王。”

  宁康长公主摇头,“不,要说认准,那实在是太早了。燕锦的头上还有楚王世子和楚王呢。对了,就是皇太孙如今也还在。燕锦要坐上那位置,他需要做的事情还太多。现在下结论,太早了。不过燕锦在皇兄的心里不一般,那绝对是的。”

  “瑞郡王吗?我也看好他。听说两年多前大凉人打进来后,瑞郡王带兵的表现是可圈可点,这些皇孙里,我看看最能打仗的就是他了。”

  “等等,你说什么?”

  郭老将军有些不解地看向宁康长公主,但还是重复了一遍他的话,“我也看好瑞郡王。”

  “不是,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些皇孙里,我看看最能打仗的就是瑞郡王了。”

  宁康长公主这才点头,“这就对了。我终于知道皇兄为什么会看上燕锦了。就是你说的这点,所有皇孙里,最能打仗的就是燕锦。皇兄想挑的是个武皇帝!

  没错,就是这样。原本有楚英楠在,边关可再保几十年无碍。在这几十年里,楚英楠一定能训练出一个代替他的人。那么大凉人就不足为虑。可是现在不行了。楚英楠死了,军中目前无一人可以替代楚英楠。

  虽说咱们跟大凉签订了五年和平协议。如今都过去两年了,还有三年。三年过后呢?咱们要如何?皇兄是想到以后了。所以皇兄要挑选的是一个武皇帝。燕锦就是这样入了皇兄的眼啊。”

  要说宁康长公主对孝康帝心思的把握,真是无人能及,就是那么一句话,就让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想通了。

  “那皇上为何还不废了皇太孙,为——”

  宁康长公主没好气地瞪了眼郭老将军,“你可真是说得轻松。你以为皇储废立是那么容易的吗?那是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马虎不得。还有皇太孙是皇兄一手带大,亲自教养的,皇兄对皇太孙的情分不一样。

  更别提还有先皇后和先太子的情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皇兄下不了决心啊。”

  郭老将军急了,“江山社稷等不了啊!若是——”

  宁康长公主瞪了眼荣郭老将军,“你急什么急。皇兄心里有分寸的,该如何就如何,看以后怎么样吧。你也早就退下来了,这些事就别掺和了。咱们两个都老了,在这样的事情上也掺和不起来。”

  “那让儿子或者孙子跟瑞郡王亲近一点?”

  宁康长公主还是拒绝,“不行,太明显了。别把今日你我的话再告诉第三个人,谁都不行,包括我们的儿子和孙儿。让皇兄知道我们察觉了他的心思,这可不是好事。”

  郭老将军刚起的心思顿时按了下去,的确是这个理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