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晶晶的知名度的确是比顾明卿要强多了。

  顾明卿一个侯府嫡女嫁给了一个农家子,这的确是值得人议论,问题是顾明卿都嫁了多久了,事情都过去多久了。她们早就讨论过了,冷饭再炒,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唐晶晶就不一样了。唐晶晶最近出的风头可真是不少,天香楼出的皮蛋,凉皮,水煮鱼据说都是唐晶晶捣鼓出来的。这些小姐平时也会去天香楼吃美食,自然听说了唐晶晶。吃食什么的,自然不算什么。最主要的还是云子翰在外面传的唐晶晶才华横溢,是惊世才女。

  对此,凌平县的小姐们才真正开始重视唐晶晶,她们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农家女怎么就才华横溢,怎么就成了惊世才女。照云子翰说的,唐晶晶能将凌平县所有大家闺秀都踩在脚底,这简直是在打她们的脸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要是有人突然冒头当了第一,众人都会不服气的。

  唐晶晶听着众人的议论,眉头皱得紧紧的,显然是很不高兴。唐晶晶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长舌妇,目力所及的都是还没嫁人的少女,可是她们嚼起舌根来,一点也不比那些嫁了人的差。

  唐晶晶懒得理会那些人,目光一扫,在扫到顾明卿时,眼睛顿时一亮,急匆匆朝着顾明卿跑来。

  顾明卿真想避开唐晶晶,但是她没理由啊唐晶晶是唐瑾睿的堂妹,顾明卿嫁给了唐瑾睿,唐晶晶算起来就是她的堂妹。

  于是顾明卿只能眼睁睁看着唐晶晶越来越接近她。

  “二嫂你怎么也在这里”

  顾明卿抬头看了眼唐晶晶,她现在只离自己不到两步的距离,“我自然是收到花笺才来的。这位是冷小姐。”

  冷梦凝就在顾明卿身边,顾明卿不能当没她这人,不给唐晶晶介绍,但是顾明卿也不希望冷梦凝和唐晶晶有多亲密的关系,还是平常称呼的好。

  冷梦凝除了对顾明卿比较亲热,对其他人都是比较疏离淡漠。

  唐晶晶见冷梦凝态度淡淡的,自然不会主动凑上去,所以也就是打了个招呼,就什么也不说了。

  唐晶晶开始跟顾明卿诉苦。

  顾明卿于是知道了唐晶晶为何进来时,一脸的苦大仇深。感情是唐晶晶由婆子引进来时,那婆子总是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什么来参加宴会的小姐们,身份都是多么多么的贵重,都是凌平县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锦衣玉食,金尊玉贵地养大。有的人生来就是贱胚子,修了几世的福气才能参加这样的宴会,她得感恩,但是更得认清楚自己身份

  这指向性实在是太明显了,唐晶晶又不是傻子,哪里听不出那婆子是在指桑骂槐唐晶晶可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人,她从穿越起,就对自己说,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侮辱她。唐家人不可以,别人也同样不可以一个小小的婆子更是没有这个资格

  于是唐晶晶就跟那婆子吵起来。

  那婆子一开始还是有些傻,显然是没想到唐晶晶居然会直接开骂。婆子回过神后,自然就跟唐晶晶一起吵起来,唐晶晶受了气,当场就想转身离开。

  那婆子傻了,因为公孙素只是交代她给唐晶晶一个下马威,可没说让唐晶晶直接走人。婆子可是知道公孙素打算好生为难唐晶晶,这人要是走了,公孙素为难谁去。

  婆子又不能让人抓住唐晶晶,事情要是闹大了,云家那儿怕是过不去,而且也会坏了公孙素的名声。婆子衡量了一番,万般无奈下,只能勉强低了头。

  唐晶晶这才勉为其难继续跟着婆子进来。

  真是宴无好宴啊,公孙素不止是要这对唐晶晶,而且还打算狠狠针对唐晶晶了。那婆子只是开胃菜,后面的怕是更加精彩。

  唐晶晶恨恨跟顾明卿吐槽,“二嫂,你说那公孙小姐是什么意思要是不想请我,那就别请她当我很稀罕来她这里啊要不是子翰跟我说参加这个宴会能拓展人脉,我才不会来呢。”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冷梦凝忽然道,“子翰唐姑娘跟我云大表哥很熟悉吗”这都直接称呼上名字了,还有唐晶晶那熟稔的语气,无一不在表明,唐晶晶跟云子翰的熟悉。

  唐晶晶一愣,“表哥子翰是你的表哥”

  唐晶晶很快回过神,双手拼命摇动,“冷小姐你不要误会啊。我跟子翰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没有半点男女之情的。”古人最喜欢的就是把表哥表妹凑在一起,唐晶晶可不想莫名插在两人中间,平白地让新认识的冷小姐嫉妒她。

  冷梦凝是玲珑剔透之人,很快就明白了唐晶晶的意思,声音沉了两分,“唐姑娘误会了,我已经定亲,我和云大表哥之间就只是表兄妹的关系,并无其他。”

  “哦。”唐晶晶点点头,“是我想差了,还请冷小姐见谅。不过我还是得重申一下,我和子翰是清清白白的。为何世人总要用肮脏龌龊的眼神来打量我和子翰呢。”

  冷梦凝嘴角一抽,她真想对唐晶晶说,你未婚,云子翰也未婚,两个未婚男女如此亲密自然地称呼对方的名字,别人要是不多想,那才奇怪了。

  不过冷梦凝和唐晶晶没什么关系,她才不会多嘴提醒唐晶晶什么,况且唐晶晶也不像是能听进去别人劝的人。

  唐晶晶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叹息道,“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啊”

  顾明卿嘴角一抽。

  冷梦凝眼神一闪,她是真没想到唐晶晶能说出这么一句话,其中暗含的哲理令人深思。像这样的话如果已经有了,那肯定是能流传千古。冷梦凝自认饱读诗书,但她从未在哪里见过这句话。如果是现在别人说的,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定然是才子,定会名声显赫,问题是,同样没有。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这话是眼前的唐晶晶说的。

  真的是唐晶晶吗冷梦凝实在是有些不相信唐晶晶能说出这么一句话。冷梦凝上下打量着唐晶晶,无论是上看还是下看,亦或是左看,还是右看,唐晶晶都不像是能说出这句话的人。

  顾明卿真想劝冷梦凝别看别想了,你就是再怎么看,再怎么想,你也想不出答案的。

  这时,作为这次宴会的发起者公孙素,终于到了。

  公孙素身着大红绣牡丹花裙子,艳丽盛开的牡丹在裙上尽情绽放,显得格外美丽雍容。公孙素头上梳着精致的发髻,插了许多金钗和步摇,数一下,金钗三只,步摇两只,随着公孙素的走动,头上晃晃悠悠。公孙素的脸上涂着淡淡的胭脂,阳光一照,更是衬的她面色红润健康。

  顾明卿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唐晶晶嫌恶地打量公孙素,虽然这是她见公孙素的第一面,但是唐晶晶对公孙素的印象可以说是非常不好。唐晶晶还记着那婆子的事呢。正所谓有其主就有其仆,想来这公孙素也不是什么好人。

  唐晶晶一脸嫌恶,十分无语,“我说这公孙素打扮的是不是太富贵了,她头上都插了多少金钗,步摇啊。啧啧她怎么都不嫌重我看着都替她累得慌,小心把脖子给撑坏了。”

  顾明卿难得赞同唐晶晶的说法,公孙素的确是不嫌累得慌,戴那么多首饰。

  “三妹慎言。公孙小姐可是县令千金,身份尊贵。”

  唐晶晶扁扁嘴,一脸不以为意,“二嫂你还是堂堂的侯府千金呢你的身份不知道要甩了那公孙素多少。二嫂你打扮的多清丽淡雅啊,就跟水仙花似的。哪里跟那公孙素一样,整个一暴发户嘛反正我是看不上眼。”

  说话间,公孙素已经上前,微微昂着下巴,扫视一圈,在顾明卿和唐晶晶身上格外多留了一会儿。

  顾明卿和唐晶晶都是公孙素讨厌的。不过顾明卿如今有冷梦凝罩着,还有父亲叮嘱她不许动顾明卿,所以公孙素忍着。

  公孙素能忍顾明卿,但是她可不会忍唐晶晶

  这段日子,公孙素可是听了不少唐晶晶是什么惊世才女的话,云子翰只差没有把唐晶晶给捧上天了公孙素一直好奇一个农女罢了,她能有多大的本事

  今日一见,公孙素更是证实了她的想法,唐晶晶也不算什么,看她打扮得多土气,混身上下都没几件首饰,真是寒酸的很。

  顾明卿看到公孙素那嫌弃的眼神,心里默道,唐晶晶的审美真的比公孙素要强多了。在公孙素眼里,只有富贵才是美丽。说真的,公孙素年纪太小,根本撑不住那些首饰。那些首饰,公孙素戴在身上,颇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唐晶晶打扮的就正常多了,颜色选的是她能驾驭的,清爽干净的打扮衬出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泼伶俐,不说性格,唐晶晶的打扮绝对是很不错的。

  公孙素将唐晶晶挑剔了许久,这才慢悠悠收回目光,跟参加宴会的人打招呼,说几句场面话。先是感谢大家给面子,来参加她举办的宴会。接着就是公孙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被一些事情耽误,所以才会晚来,希望大家多多见谅包涵。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公孙素每次都是最晚一个来的,这样的说词她说了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但是谁让公孙素是县令千金呢,她们的身份都没有公孙素高,所以只能说不介意了,难道还能冲公孙素发火不成。

  唐晶晶忍不住气,开口刺了一句,“作为主人家,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待客之道吗平白晾着客人,这是身为主人家该做的事晚来那么久,就只说有点事耽搁,就这么一句话就交代完了这是不是太敷衍了一点也不真心,听着就知道是搪塞。”

  公孙素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目光阴测测扫向唐晶晶。

  其她人都为唐晶晶的话叫好,唐晶晶可是说出了她们不敢说的话,她们心里只觉得痛快谁不知道公孙素那点小心思啊,只是

  众人看向唐晶晶的眼神有些莫名,这胆子也太大了一点,难道真的不担心公孙素针对她不成要知道公孙素可是有个当县令的亲爹。

  唐晶晶才不怕公孙素呢,一个小小的县令千金罢了,她算什么

  “公孙小姐那么瞪着我做什么不知道的,还当我是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呢。公孙小姐既然做的出,我为什么不能说是非公道存在每个人心里”

  公孙素这会儿真是有直接生吃了唐晶晶的心,甚至连剥皮抽筋都想好了

  “公孙小姐见谅,我三妹向来心直口快,她其实是无心的。公孙小姐向来善良大方,善解人意,岂会不懂待客之道呢。比如我第一次参加公孙小姐举行的宴会,我就觉得被招待的很是舒服。”

  顾明卿的话如徐徐春风,瞬间吹散了公孙素心里的不痛快。公孙素对顾明卿的印象也因此好了那么一点。

  唐晶晶张口就要反驳,顾明卿顿时凉凉瞪了眼唐晶晶。唐晶晶被顾明卿那冰冷的眼神吓到,要说的话顿时梗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差点没有噎死她。

  唐晶晶心里的确是不服气,公孙素待客哪里好了她在进来前,还被一个婆子刁难了呢

  顾明卿不想管唐晶晶,但是谁让唐晶晶是她三妹,要是在这些外人面前,一直冷眼看唐晶晶作死,她的名声也不会好。名声什么的,顾明卿可以不在意,但是唐瑾睿是读书人,顾明卿得顾着他。

  公孙素得了顾明卿给的台阶,就将这件事翻过去了,不翻过去也不成,难道要她跟唐晶晶吵这所谓的待客之道不成她公孙素还要不要脸跟一个农家女吵架,丢人现眼

  公孙素斜晲了眼唐晶晶,那眼底是不屑,是冷嘲,“最近唐姑娘的名声可是响的很,我对唐姑娘你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啊。”

  唐晶晶心里不痛快,冷冷道,“公孙小姐谬赞了。”

  公孙素呵呵一笑,面上愈发红润,“唐姑娘真是自谦了。那云大公子不是说了,唐姑娘你可是惊世才女啊,你的才华能令男儿也为之折服。唐姑娘可真是给我们女子争气了。”

  最后一句话,公孙素是用嘲讽的语气说的,但是唐晶晶听在耳朵里,觉得就是这样跟这些古代女子相比,她可不就是来拯救她们,来给她们争气的

  想到拯救,唐晶晶不禁想起了唐盼娣,那可是她第一个拯救的女人,但是也给了她第一记沉沉的背叛。唐晶晶的眼底涌起浓浓的阴霾。

  公孙素看着唐晶晶一脸的理所当然,心里的火气更大了,冷笑一声,“好,今儿个就让我们大家都好好见识见识唐姑娘你所谓的惊世才华吧。听云大公子说过,唐姑娘你擅诗词。这样好了,眼前的荷花不就开得极好,就请唐姑娘你赋诗一首。”

  唐晶晶回过神,对着公孙素鄙夷的眼神,回以更深的冷笑。公孙素以为作一首诗就能为难她哈别的不说,就一首诗罢了,这有什么难的,中华上下五千年,有多少佳作,随便拿出一首都能将眼前的古人给震撼住至于剽窃什么的,唐晶晶可没想过。

  唐晶晶穿越那么久,她也清楚了所在的这个时空,跟她之前所生活的是完全不一样,历史对不上,那些名传千古,脍炙人口的好诗词也同样没有。既然这个时空都不是她所在的原来时空,那么这些诗词也就不会出现,唐晶晶心想她这算什么剽窃

  唐晶晶甚至觉得她是在做好事,想想那些脍炙人口的好诗如果不能出现,这将是多大的损失啊所以她是在做好事

  每次一这么想,唐晶晶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了

  唐晶晶当然不能很快就作出一首好诗,她美眸凝视着不远处的一片荷塘,荷花开得正好,荷叶也是碧绿翠然,映着那蓝天白云,真是极美的场景。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随着唐晶晶缓缓念出的诗句,众人顿时沉默。

  顾明卿面上沉默,但是她的心里是沸腾的。顾明卿忽然发现唐晶晶还是挺有脑子的,知道古诗不能完全照搬。“接连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前两句是“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这就是公孙素别院的一处荷塘,哪来的西湖。唐晶晶一时间想不到能替换的,干脆就换了这两句。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这两句也应景,这处荷塘的水是活水,有一小泉眼不断冒水,这里大树有,树荫也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