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何西洲的愿望很美好,但是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国人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被忽悠的程度也将大大降低。

  对于国外,似乎也没那么向往了。

  尤其是东南亚。

  如果几年就能赚一套房,那东南亚本地人岂不是很赚钱?用得着来国内招人吗?

  这些工人虽然干的都是最脏最累的活,但脑子还算清醒。

  时代发展是日新月异,人们的认知,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悄悄的发生改变。

  很显然,何西洲的如意算盘算是白搭了。

  “那你们有谁留下过他的联系方式吗?或者他有跟你们说起过他的家庭住址吗?”顾晨继续追问。

  高瘦男子思索一番,这才又道:“好像没谁愿意跟他去,但是感觉这家伙还有点用处,所以……我不记得谁有留过他的电话号码。”

  瞥了眼身后,高瘦男子又问:“你们有谁留过那人的电话号码吗?”

  “没有。”

  “我也没有。”

  “又不去东南亚,留那电话干什么?”

  “好像没有留过吧。”

  ……

  一问,所有人都表示,并没有留过蝎子何西洲的联系方式。

  闻言众人说辞,刚才还满脸期待的赵国志,顿时显得无比失落。

  很显然,在这个环节上,大家又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王警官于是又问:“那他有说过,他目前住在哪里吗?好好想想。”

  “这……”

  众人面面相觑,都开始挠头思考。

  感觉这都是已经过去十天半个月的事情,现在回想,似乎有些困难。

  但毕竟是警方办案,对方又是杀人凶手,大家因此都保持谨慎态度,一起加入到回想当中。

  可就在大家陷入纠结之际,小店老板弱弱的道:“我倒是好像听说,他现在住在江边的酒店,好像是什么总统套房,要5000一晚。”

  “总统套房?”顾晨闻言,眉头一蹙,赶紧追问道:“你确定他有这么说过吗?”

  “确定啊,那人不是在我小店买东西嘛,然后就跟我吹吹牛,他说他想买几套房,我说这边房价贵。”

  “然后他又跟我说,钱不是问题,就他现在住的宾馆,一天都要5000块,我一听5000块住一天,就问他什么房间,镶金的吗?他说是总统套房。”

  “具体酒店呢?”赵国志追问道。

  “这……”小店老板再次犹豫,一时间陷入纠结。

  片刻之后,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小店老板还是摇头叹息:“这我当时也没问清楚,毕竟那种房间,我们这种打工人,根本想都不敢想,也就这些有钱人懂得享受。”

  “5000块钱的总统套房?”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这江南市虽然星级酒店也不少,但总统套房应该也不会很多的样子。”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同意着说道:“按照目前江南市的市面价格,每个酒店的总统套房,价格也都是不一样的。”

  “如果按照价格划分的话,有几千到几万不等,主要取决于你所住的酒店的等级。”一旁的袁莎莎也补充着道。

  想着袁莎莎有亲戚朋友在袁氏集团上班,而袁氏集团,在江南市也涉及不少星级酒店的投资。

  于是顾晨赶紧追问道:“小袁,你在袁氏集团的朋友,他们懂总统套房的价格层次吗?”

  “这个……我可以问问。”袁莎莎短暂犹豫,随后掏出手机,也是笑孜孜道:“我去外面打个电话,看看江南市的总统套房,现在都什么价位。”

  “最好是问问半个月前的价格,毕竟年前价格,跟过年这段时间的价格,会有一定范围波动。”

  顾晨提醒着说。

  “嗯,知道的。”袁莎莎默默点头,直接拿起电话跑出小店。

  王警官也是嘿笑道:“这小袁,大家都是自己人,打个电话还要跑出去,还真是把我们当外人。”

  “可能是不方便接电话吧?谁还每个隐私什么的?嫂子打电话训斥你老王的时候,你不也躲着我们接电话吗?”卢薇薇说。

  王警官闻言,脸当时就黑了:“我说卢薇薇,咱能不揭短吗?大家彼此彼此吧。”

  这边大家还在相互调侃,等待结果。

  那边袁莎莎已经接完电话,直接走回小店。

  “怎么样?”赵国志见袁莎莎进来,赶紧追问。

  袁莎莎咧嘴一笑:“我刚才问过我那亲戚了,他告诉我说,目前江南市市面上的总统套房价格,其实也要视酒店的星级而有所区别的。”

  “而且每个地区的也不尽一样,就拿国内的通常价格来说吧,也就在4000到3万元左右。”

  “如果星级高的,价格也就更贵,像有些总统套房,功能也十分齐全,大部分总统房采用双套组合。”

  “双套组合?什么鬼?”卢薇薇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一脸好奇。

  袁莎莎则是笑孜孜道:“就是分成总统房和夫人房,在总统房外还会专门有一间保姆房或者保镖房。”

  “这是为随从人员准备的房间,设置也不低,一般达到酒店行政套房的标准,比普通的客房面积更大,功能更为齐全。”

  “而五星级总统套房的标准,一般在8888元左右,最低档次的,每晚也在3800元,就是豪华间。

  “而最高每晚可以达到8万元,反正根据星级不同,地区不同,价格也会不同。”

  “那5000一晚的是那些酒店?”顾晨问。

  袁莎莎思考了几秒,这才回道:“刚才我问过我那亲戚,他跟我说,一般是没有整数的,就比如5000左右价位的,一般都是4888一晚,反正要带个‘8’。”

  “我估计这个何西洲,入住的可能就是这个4888一晚档次的,目前在江南市,半个月前,能有这种价位的酒店有10家,地址我亲戚待会儿会发给我。”

  话音刚落,袁莎莎的手机便收到信息。

  “看来是已经发过来了。”袁莎莎拿起手机,也是咧嘴一笑:“我这就发给你们。”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收到来自袁莎莎的信息。

  10家酒店,包括住址,联系电话,全部都有。

  “你这亲戚办事还够高效的。”见袁莎莎很快搞定了总统套房的问题,王警官也是咧嘴一笑。

  感觉断掉的线索,如今又再次找了回来。

  很快,顾晨将这些信息发给何俊超,让何俊超利用这些线索,再根据小店老板提供的日期,让何俊超重点监控当日这10家酒店附近的监控情况。

  只要找到何西洲的动态,立刻汇报。

  而一方面,顾晨在现场交代几句后,也带着其他众人一道,继续按照就近原则,从最近的一家宾馆开始调查,以缩短调查时间。

  大家心里都清楚,或许现在去这些宾馆做调查,何西洲早已离开。

  但最起码得碰碰运气。

  就如何西洲目前的线索,就是大家在调查这起诈骗案中,无疑中得到的消息。

  当然,这或许是何西洲在与小店老板之间的交谈中,无疑之举,将自己蝎子的绰号抖出。

  但因为张凯利用何西洲调侃的说辞,进行敲诈活动而被捕,从而将蝎子何西洲的情况抖了出来。

  可以说,这完全是因果关系。

  或许何西洲看不起这些工人,认为自己随意调侃,大家也就只当做调侃罢了,并不会具体实施。

  但谁能保证,就有那么几个冒险者,愿意去尝试这种犯罪活动呢?

  大家显然从张凯这条小鱼身上,钓到了逃逸多年的大雨。

  ……

  ……

  在走访了第一家宾馆后,大家重新坐上冲锋车,去往下一个地点时。

  王警官有些疲惫,不由打了记哈欠。

  赵国志见状,也是关心的问道:“小王是不是困了?”

  “还好,不碍事。”王警官摆摆手,也是主动交代道:“原本春节值班,一忙忙到现在,本来是调休了。”

  “可后来又接到了张凯这起敲诈案,没办法,人手不够嘛,所以我们继续加班,一直到现在也没怎么休息。”

  “那真是辛苦你们了,回头我让其他部门的同志跟你们调个班?”赵国志问。

  王警官继续摆摆手:“这倒不用,调查案子要紧嘛,而且我也知道,这个案子对于赵局您的重要性。”

  “这个蝎子何西洲,那可是个危险人物,对付这家伙,那可是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赵局您都放弃了假期,过来跟我们一起办案,那我困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是因为有赵国志在场,王警官工作起来显得格外积极,这点卢薇薇看在眼里。

  平时要是换个人,他早就抱怨到天上去了,叫苦那是肯定的。

  不过好在卢薇薇不揭短,赵国志也非常清楚王警官啥属性。

  但是大家目前目标一致,必须齐心协力,逮捕在逃杀人犯何西洲。

  毕竟大家都清楚,逮捕他,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卢薇薇在口袋里掏了掏,突然像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包速溶咖啡,于是递给王警官道:

  “老王,你不是困嘛,我这有包速溶咖啡,你警用水壶里不是有开水嘛?泡着喝吧。”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知道自己困的不行,王警官也不客气。

  接过卢薇薇递来的咖啡,直接开始现场冲泡。

  此时此刻,见众人都盯住自己时,为了化解尴尬,王警官也是调侃的笑笑:

  “其实说起咖啡,还跟我挺有渊源的。”

  “哦?怎么说?”赵国志表示不解。

  王警官则是淡笑着回复:“我小时候吧,家里很穷,说实话,没见过什么世面。”

  “但是我记得有一年,有个亲戚就送了两罐咖啡给我们家,结果我妈每天晚上,都当成补品给我喝一杯。”

  “噗!”闻言王警官说辞,袁莎莎一个没忍住,直接噗笑出声。

  卢薇薇也是强忍着憋笑,好奇问道:“那你晚上睡觉还好吗?”

  “好什么好啊?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晚上睡不着觉,结果白天去学校,上课打呼噜,被老师揪到教室后边去罚站。”

  “噗!”听闻王警官说辞,双手戴着手铐的张凯也没忍住,直接噗嗤一下笑出声。

  见王警官犀利的眼神盯住自己时,张凯顿时又装作一本正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开车的顾晨则是淡淡一笑:“那王师兄那段时间,岂不是猫头鹰属性?”

  “可不是嘛。”王警官也是自嘲的笑笑,继续说道:“可我现在也长大了,终于也找到了一份上夜班的工作。”

  “噗!”

  就在说话之间,王警官那头又是一阵动静,肚子里似乎有些翻江倒海。

  坐他身边的卢薇薇和袁莎莎,立马用手捂住嘴。

  “老王,你吃什么了?”卢薇薇一脸嫌弃道。

  王警官一脸尴尬。

  要知道,上司赵国志还在这里呢。

  于是为了化解尴尬,王警官只是撇开话题,自我调侃道:“其实我小时候肠胃就不好,就是经常放屁你知道吗?”

  “有一次我在奶奶家睡觉,我就突然放了一个三四秒左右的屁。”

  “结果奶奶跟我说,快去开门,你二叔骑摩托车回来了。”

  “噗!”卢薇薇憋笑出声,感觉这老王也太恶心了,放个屁都能扯这么多没用的。

  见气氛略显尴尬,王警官又继续转移话题道:“我小时候也不怎么爱学习,就有一年放暑假你们知道吗?我妈就把游戏,机偷偷放在了我的书包里,结果我找了一个暑假都没找到。”

  “我说老王,你这是有多么不爱学习啊?”卢薇薇实在没忍住,不由调侃说。

  袁莎莎也是淡笑着说道:“看来王师兄的妈妈也懂得战略,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哈哈,是吧。”王警官说。

  一路尴尬,终于熬到了下一家宾馆。

  顾晨和卢薇薇下车,前去询问具体情况。

  而袁莎莎和赵国志则待在车里,负责看守张凯。

  王警官则跑进宾馆借厕所,依次化解各种尴尬。

  片刻之后,顾晨和卢薇薇返回冲锋车。

  赵国志赶紧追问:“如何?”

  “没有这个何西洲的下落。”顾晨摇摇脑袋。

  赵国志眉头一蹙:“还有8家酒店,咱们不急,一家一家的问,总能找到何西洲。”

  “嗯,那我们再去下一家看看。”卢薇薇默默点头,却不见王警官踪迹。

  于是大家准备就地等等。

  可就在此时,何俊超那头打来电话。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划开接听键:“何师兄,有发现没?”

  “必须的。”何俊超那头似乎有重大发现,说话语气也显得异常自信。

  “顾晨我跟你说,我排查了这10家酒店附近,来往的各种行人,还真就发现一名男子,跟何西洲格外相似。”

  “是哪家酒店?”顾晨问。

  “就是滨江广场那边那家网红酒店,也就是顶楼是情侣酒店的那家。”何俊超说。

  顾晨眉头微微一蹙,忽然啊道:“那地方我巡街的时候曾经路过,没错,顶楼的确是情侣主题酒店,难道何西洲入住的地方就在那?”

  “对呀,我亲眼看见他进去的,算算那天他去天恒房产工地的时间,差不多吧。”

  “那行,我们现在立马马上过去看看。”得到消息,大家也不再是毫无目标。

  简单与何俊超沟通几句后,王警官正好也疏通了肠胃,登上冲锋车。

  大家继续开车前往下一个目标。

  ……

  ……

  当大家来到滨江广场那家网红酒店后,发现过年期间,酒店生意毕竟冷清。

  大堂内零散的坐着一些客人。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与女前台说明来意:“这天这个客人是不是入住在你们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见顾晨拿着何西洲的照片,女子有些茫然:“不太清楚。”

  “那你赶紧查一查当天入住酒店的记录。”一旁的卢薇薇赶紧催促。

  “请稍等。”女前台不紧不慢,开始调取入住记录,并抬头问道:“他叫什么来着?”

  “何西洲。”赵国志说。

  女前台看了眼屏幕,直接摇摇脑袋:“我们这里没有何西洲的任何入住记录。”

  “何西洲可能是假名,你看入住的身份照片,看看是不是有跟这个人相似的?”

  顾晨继续将何西洲的照片亮在女前台面前。

  女前台低头操作,忽然眼睛一亮:“好……好像是有一个,但他叫万发奎,并不叫何西洲。”

  “我看看。”顾晨一个潇洒转身,直接到前台身边,低头一瞧。

  此时此刻,原本是何西洲的照片,身份信息却显示为万发奎。

  顾晨敲了敲屏幕,也是肯定的道:“这个万发奎,一定是假身份,他的真实姓名就叫何西洲,身份证可能是假的。”

  “没错。”随后进来的赵国志,在仔细核对过照片人物后,一口咬定道:

  “这个何西洲,化成灰我都认得,应该是不会错的。”

  扭头瞥了眼身边的女前台,赵国志又问:“那他现在还住在这里吗?”

  “没有。”女前台摇头。

  “不会吧?”赵国志眉头一蹙,继续问道:“我们的人说,他进入这家宾馆后,就没从这里出来过,应该是还住在你们宾馆才对。”

  “真没有。”女前台继续摇头,却是忽然又想起什么,也是恍然大悟的道:“哦对了,说起这个人还有点奇怪。”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