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顾晨在火锅店遇见过何雯,对何雯有所了解,也就不会对何雯的孤寂产生怀疑。

  生日当天一个人躲在火锅店角落,给自己买上一块小蛋糕。

  这种仪式感,只有孤独到极致的人才做的出来,可何雯的弟弟明明昨天才跟她见面的。

  想到这些,顾晨赶紧又问:“你把昨天跟何雯弟弟碰面的情况跟我说一下。”

  “好。”方处长犹豫再三,还是将情况告知顾晨道:“昨天何雯打电话给我,说这是最后一次单独见面。”

  “因为当时我急着跟何雯划清界限,毕竟她每天这么没完没了的造谣,已经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多烦恼。”

  “她这么一说,说是最有一次见面,我想都没想,果断就答应了。”

  “后来呢?”顾晨问。

  “后来?后来我按照决定时间,把车开到距离中医院一条街区的小店门口,在那里等她,毕竟害怕被熟人看见,影响不好。”

  “可之后,何雯也按照约定,直接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来,同时跟她一起上车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

  “当时我觉得挺好奇,就问何雯,这名自己坐上车的男子是谁?何雯告诉我,这是她弟弟,今天下午刚好来市区,所以没办法,只能带着她弟弟一起吃饭。”

  “那这样一来,你跟何雯之间的问题,岂不是不方便在餐桌上谈?”卢薇薇问。

  毕竟两人之间的私密关系,两人怎么可能堂而皇之的当着何雯的弟弟讨论呢?

  方处长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没错,我在车上给何雯使眼色,用眼神问她怎么回事,何雯做出的反应也很无奈。”

  “在车上,她是这样跟我说的,她说弟弟是临时过来的,她也不知道弟弟会今天过来,所以,没办法,昨天晚上我们之间并么有聊太多,而是在招呼何雯弟弟的饮食和住宿。”

  “所以那包烟?”王警官问。

  “是她弟弟给我的,何雯的弟弟买了两包烟,听说我喜欢抽烟,所以特地给了我一包,而他抽了另一包。”

  “两包都是相同牌子的香烟对吗?”顾晨确认的问他。

  方处长点头嗯道:“没错,因为我也正好喜欢抽这个牌子的香烟,起先我还以为是何雯吩咐弟弟,给我买包香烟的。”

  “毕竟我请何雯的弟弟吃大餐,还给他安排宾馆住宿,她何雯的弟弟孝敬我一包香烟也很正常,所以我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想到这些,方处长整个人脸色一僵,也是没好气道:“可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何雯弟弟给我的香烟里,竟然涂抹过水银,我简直是太大意了。”

  “你既然喜欢抽这个牌子的香烟,那不会不知道香烟口味不对吧?”顾晨说。

  方处长默默点头:“顾警官,你说的没错,之前我刚开始抽的时候,的确感觉味道不太对劲。”

  “但是毕竟这个牌子的香烟,我抽过很多年,虽然说味道有点不带对劲,可毕竟口味还是大同小异。”

  “我也深知怀疑过,何雯的弟弟买的是假烟,不过人家难得好意,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可没想到,她何雯的弟弟竟然要害我?”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继续问方处长:“你今天停车的地方,是何雯叫你过去的?”

  “没错。”方处长没有隐瞒的意思,实话实说道:“因为昨天被她弟弟给耽误了,所以我们约定,今天晚上,是我俩最后一次单独见面,大家有什么想法摆在桌面上说。”

  “这样一来,我也想早点摆脱这些痛苦,大家一拍两散。”

  “那今天是何雯的生日,你知道吗?”卢薇薇见方处长义正言辞,不由提醒一句。

  闻言卢薇薇说辞,方处长表情一呆,有些没反应过来。

  卢薇薇又道:“我是说,今天是何雯的生日,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她也从来没跟我说起过。”感觉自己被警方问的有些被动,方处长脸上挂着尴尬。

  顾晨摇了摇头,道:“我先不追究这个,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包有问题的香烟,是何雯的弟弟交给你的,那么她弟弟必然是有重大嫌疑,我的意思是,先追查她弟弟的下落,你能把她弟弟的具体情况告诉我吗?”

  “这个……”方处长有些犹豫。

  顾晨又问:“不方便?”

  “不不。”方处长摇了摇脑袋,有些尴尬道:“她何雯只告诉我,这是她表弟,叫张天翔,刚毕业,目前还在找工作。”

  “但是我以为她何雯想让我帮忙介绍工作,毕竟我在医院管人事的。”

  “可毕竟我跟何雯的关系闹成这样,我再给何雯的弟弟安排工作,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但后来发现,她何雯的弟弟张天翔,并不是来求我安排工作的,只是来这里找工作,正好看看他姐。”

  “所以昨天的聚餐,我就当是偶遇,也没有多想。”

  “那今天呢?何雯跟你怎么说?”卢薇薇问。

  方处长叹息一声,也是没好气道:“今天就是摊牌的日子,我们把心中的不快,都准备放在今天晚上来说。”

  “晚餐地址是何雯安排的,就在那家火锅店里,她让我早点过来,可是今天因为事情临时有点多,我告诉她,可能会晚点过来。”

  “可就在我忙完工作,准备往那家火锅店里赶的时候,就突然感觉身体出了问题,而且很严重。”

  抬头看着顾晨,方处长也是眉头紧锁道:“后来我拼尽全力,才将车辆停在路边,可那时候,我已经感觉不行了,再然后,我就看见你在踹车窗,再后来……再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后来你就被送到中医院了。”卢薇薇也是调侃着道。

  方处长默默点头:“再次感谢你们,是你们救了我,要不是你们,可能我真的要死在街头。”

  “先不说这个,何雯的弟弟叫张天翔对吧?”顾晨问。

  方处长点头嗯道:“对。”

  “那他的住址呢?”顾晨又问。

  “海天宾馆,505房间,这是我昨天给他开的,你们去海天宾馆,应该可以找到他。”

  顾晨瞥了眼王警官,道:“王师兄,你待在这里照顾方处长,避免可疑人员接近他,我跟卢师姐去一趟海天宾馆。”

  “可以。”王警官表示没问题。

  随后大家在现场,简单的交接了一下具体工作安排,王警官留下,顾晨和卢薇薇动身前往海天宾馆。

  在中医院楼下,二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海天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此时此刻,一名女前台正坐在那儿开心的追剧,时不时发出“鹅鹅鹅”的笑声。

  见顾晨和卢薇薇走到面前,女前台只是瞥了一眼,随后说道:“还有个单人间,要就把身份证拿过来。”

  “啪!”话音刚落,顾晨直接将自己的人民警察证扣在桌上。

  女前台光顾着追剧,也没在意,直接把顾晨的警察证拿在手里,准备进行登记作业。

  可再一看标识,整个人忽然一怔,抬头看着顾晨和卢薇薇,女前台笑孜孜道:“就算你要开房,也要用身份证啊,警察证不行的。”

  “谁要开房了?”见女前台看剧看傻的样子,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警察办案。”

  “办……办案?”一听情况不对,女前台顿时收回了笑意,一脸正经的问道:“警察同志,你们办什么案子?”

  “昨天住你们海天宾馆505房间的张天翔还在吗?”顾晨问。

  女前台一呆,赶紧回道:“你们先等一下,让我看看。”

  顾晨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随后,只见女前台点开电脑,开始查询记录。

  片刻之后,女前台摇头说道:“这个叫张天翔的男人,今天已经退房了。”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卢薇薇又问。

  女前台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房客去哪里,那是他们的隐私,我们也不好乱打听。”

  低头看了眼电脑记录,女前台又道:“反正是今天中午11点左右退的房。”

  “那监控视频还在吗?”顾晨问。

  “在的。”女前台随后电击鼠标,开始将当时的监控视频提取出来。

  顾晨和卢薇薇绕到女前台身边,掏出手机,让女前台将视频截图放大之后,用手机拍摄下来。

  完成所有步骤后,卢薇薇直接将图片信息发送给何俊超,在手机里与何俊超沟通起来。

  片刻之后,这才跟顾晨返回芙蓉分局。

  按照部署,王警官今天需要守在方处长病房,陪他过夜。

  而顾晨和卢薇薇,以及之前已经回去的袁莎莎,今晚休息,明天一早准备对何雯展开调查。

  坐在出租车后排的卢薇薇,看着何俊超发来的怒火表情,不由笑出声道:“感觉我们这样会不会很残忍?”

  “怎么了?”顾晨表示不解。

  卢薇薇则是笑嘻嘻道:“何俊超说他已经钻进了被窝,我让他去办公室查找张天翔的踪迹,他生气了。”

  “那也没办法,总得有人去做吧。”顾晨说。

  卢薇薇也道:“谁让何俊超不出警,只喜欢坐在办公室里搞技侦,你看他体重,应该算是我们当众最另类生长的一个吧?全部门,也就何俊超的体重严重超标。”

  “下次出警带上他,何师兄也该减肥了。”顾晨说。

  ……

  ……

  翌日清晨,大家早早来到办公室。

  此时此刻,王警官也已经回来,打着哈欠趴在座椅上。

  顾晨则是跟卢薇薇和袁莎莎一道,正在检查何俊超的工作结果。

  此时的何俊超吸了吸鼻子,也是没好气道:“你们看?大晚上把我从被窝里叫起来干活?生病感冒这算谁的?”

  “大不了给你带包999感冒灵,多大点事啊?”

  “那你为什么就不表示表示,给我买套羽绒服?我都没衣服穿了。”何俊超疯狂暗示。

  卢薇薇眸子一瞪:“羽绒服?”

  “对呀,要90白鸭绒的。”何俊超说。

  卢薇薇抡起拳头要打的样子。

  何俊超赶紧双手护卫,身体不由向后一缩。

  “做梦吧你,还羽绒服?还90白鸭绒?一盒感冒药才几块钱?一件羽绒服要多少钱?我看你就是脑子有问题,竟然敢跟我提这种苛刻条件?你不知道一件90白鸭绒的羽绒服能换多少薯片吃吗?亏你何俊超想的出来。”

  早就料到卢薇薇会这么一说,何俊超也是嘿笑着道:“所以说,感冒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呀,需要一件90白鸭绒的羽绒服安慰一下。”

  “还说?”卢薇薇也是气坏了,抡起拳头继续招呼:“让你查一查嫌疑人动向,你竟然想骗我一件羽绒服,你这个如意算盘也不能这么打吧?”

  “哈哈,要不我把我的枸杞给你些?冬天多喝枸杞茶,对身体好。”王警官也是不嫌事大,吐槽着说。

  何俊超被卢薇薇教训的不行,也是一脸后怕道:“算了,90白鸭绒的羽绒服我是不指望了,你把你的薯片给我吃点,这总行吧?”

  一听90白鸭绒的羽绒服不要了,改要薯片吃。

  卢薇薇感觉这个还可以商量,于是点头答应道:“行吧,看你这么辛苦的份上,薯片分给你一点。”

  话音落下,卢薇薇回到座位,从抽屉中取来几包薯片,直接丢给何俊超。

  见何俊超一副得逞的嘴脸,卢薇薇顿时表情一呆,大呼上当。

  “不对呀,你何俊超是不是一开始就在打我薯片的主意?然后假装跟我抬价要90白鸭绒的羽绒服,再跟我讨价还价,最后让我痛痛快快的把薯片给你,是不是这样?”

  “妈呀,吃你点薯片你竟然脑补出这么多东西?”感觉卢薇薇太可怕了,何俊超赶紧将薯片塞进抽屉,也是不由分说道:

  “这些薯片已经是我的,你休想再要回去。”

  “草率了。”感觉被何俊超摆了一道,卢薇薇这才恍然大悟。

  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卢薇薇顿时又道:“这次算你走运,下次我可没这么容易上当受骗了。”

  “下次估计就不是骗你薯片这么简单了。”一旁的丁警官不由调侃着说。

  也就在几人有说有笑的同时,顾晨也根据何俊超调取的监控,找到了张天翔这些天的具体动向。

  根据从海天宾馆退房后的路径,顾晨发现,张天翔住在一栋老公寓楼上。

  而何俊超根据倒推原理,也将之前张天翔的一些动态调取出来。

  可以说,最近这段时间,这个叫张天翔年轻人,一直跟何雯举止暧mei,很显然,两人并不是姐弟这么简单。

  当然,根据海天宾馆的入住登记可以看出,张天翔的年龄的确比何雯要小几岁。

  说姐弟,也仅仅只存在年龄上。

  但就在最近这段时间,何雯频繁出入张天翔的住所,尤其是在张天翔的住所过夜,这让顾晨感觉情况不对。

  “卢师姐。”顾晨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问道:“你还记得,昨天晚上,那个中医院的护士小丽跟我们说过的话吗?”

  “你是指哪方面?”卢薇薇问。

  “何雯最近交了一个新男朋友。”顾晨说。

  卢薇薇表情一呆,回想着昨天护士小丽的说辞,这才恍然大悟道:“顾师弟,难道你认为,这个号称是何雯表弟的人,其实是何雯的新男朋友?”

  顾晨默默点头,指着监控画面道:“这个张天翔,并不是昨天才来江南市找何雯,而是跟她早就认识。”

  随后,顾晨就点击切换到另外几处视频,说道:“这个,还有这个,这几段视频都可以看出,两人举止亲密,根本不像是姐弟这么简单,而像恋人。”

  “而且你们有注意到吗?这些天,何雯一直跟张天翔住在一起,可以肯定,二人已经同居。”

  “等等。”看着顾晨切换的监控画面,卢薇薇表情一呆,似乎从中捕捉到一些异样的气息。

  随后,卢薇薇猛然看向顾晨道:“所以,这个何雯在撒谎,她昨天其实是带着新男友,去见自己的旧男友?”

  顾晨默默点头,表示认同。

  “天呐!”卢薇薇傻眼道:“这个何雯,我真的有些看不懂她,怎么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

  瞥了眼王警官和袁莎莎,卢薇薇又道:“我们昨天都是见过何雯的,这个何雯给我的感觉,应该是挺单纯的样子啊。”

  “看她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角落里,给自己买块小蛋糕过生日,我还以为是她思想太过简单,不善与人交际,所以才导致自己没朋友。”

  “可现在看来,这个何雯,还真是个交际高手,能够在几个男人之间切换自由啊,而且我认为,她的孤独,是因为跟方处长的情人关系,被众多同事所排斥,所以她才孤家寡人。”

  “没错。”闻言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赞同道:“这个何雯,现在看来,的确不简单啊,我们都被她的表现给欺骗了。”

  “找到张天翔。”王警官一拍桌子,也是没好气道:“只要抓到这个张天翔,一切都能解决,给方处长下毒的家伙,就是这小子。”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