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中,安娜干笑两声道:“那两根烟头我们拿去做化验,的确都是同一个人。”

  “而且经过技术鉴定,血型为B型,唾液中的上皮细胞,含有X、Y两个染色体。”

  “很好。”听到这样的回复,顾晨多少有些欣慰。

  至少技术方面的问题,意国警方已经解决。

  于是顾晨又问:“那和威廉最后联系的人找到了吗?”

  “这个……有点麻烦。”安娜也是实话实说,显得整个人疲惫不堪。

  “顾晨,我们今天一直在调查,初步可以锁定,来过威廉家的人有四个,我们目前正在准备传唤这些人,所以在行动之前,我才抽空给你打电话,怕你等得着急。”

  安娜对于顾晨的信任,显然是相当放心。

  将行动情况给顾晨说明,这在中意警察合作中,明显属于超越白皮书内容。

  按照白皮书规范,其实意国警方根本无需通报。

  但是安娜也考虑到,威廉的情况,是顾晨所在的中国警察小组,率先发现情况。

  不和顾晨通气,显得有些过于刻薄。

  因此在权衡之后,安娜还是选择告知顾晨。

  “谢谢你安娜。”顾晨已经从安娜的言语中,感受到来自安娜的压力,于是笑孜孜道:“那能不能给我大概的说一下,这都是些什么人?”

  “一个是泥水匠。”安娜淡淡说道:“威廉家的房屋有些受损,因此昨天晚上约好的泥水匠上门修理,这些附近的邻居可以作证,因为泥水匠是邻居帮忙介绍的。”

  安娜那头在说,顾晨这头已经在做着记录,又问:“那其他人呢?”

  “第二个是乞丐。”安娜继续接话道:“昨天晚上,有名乞丐曾经挨家挨户的乞讨过,威廉将家中的食物送了些出去,这点周围的邻居也都是清楚的。”

  “还有第三个是威廉的……威廉的情人,她昨天晚上也去过威廉家,这些我们在电话中都确认过。”

  “至于最后一个,是一名推销员,上门推销产品的,不过威廉并没有购买。”

  “这是我们根据通话记录,以及周围邻居的走访,最终圈定的四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安娜这边刚刚说完,顾晨这边也已经将所有线索记录在案。

  电话中,忽然出现短暂的安静。

  安娜这头有些疑惑,忙问顾晨道:“顾晨,你有在听吗?”

  “我在。”顾晨说。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们可能要去排查这几人。”安娜弱弱的说,试图等待顾晨的回应。

  又是在短暂的停顿两秒后,顾晨这才道:“安娜,你们重点注意这个泥水匠,这人嫌疑很大。”

  “什么?你是说泥水匠最有可能?”安娜整个人愣了愣神,也是笑孜孜道:“顾晨,这四个人我们都还没去调查呢,你怎么只让我们重点关注泥水匠?”

  “因为他有重大嫌疑。”顾晨也是毫不避讳的道出想法。

  这让电话那头的安娜瞬间愣住。

  王警官闻言二人的谈话,也是不由疑惑道:“顾晨,这安娜警官明明告诉你有四名嫌疑人,你怎么唯独对泥水匠感兴趣?你怀疑威廉先生的死跟他有关?”

  “对。”顾晨这边对着王警官点头,那边继续对着电话说道:“安娜警官,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首先去调查那个泥水匠。”

  “为什么?”安娜有些犹豫,本能的排斥道:“顾晨,你要知道,调查需要时间,但是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虽然知道顾晨思维敏捷,但是安娜有时候真心跟不上顾晨的节奏。

  从这些天的搭档生涯就能看出,自己和中国警察的办案效率,差距那是显而易见的。

  尤其是在线索组合推理方面,中国警察总能给出最合适的选项,这反而让安娜有些为难。

  “安娜。”顾晨见安娜有些迟疑,右手习惯性转笔,将四名嫌疑人在纸上圈出,道:“你要知道,这些嫌疑人都在昨晚去过威廉家,也是最有可能杀掉威廉的凶手。”

  “所以你要结合这些人的各自特点,才能精准排查,优先过滤掉概率最低的嫌疑人,这样你们的工作效率会大大提高。”

  “我就简单说几点吧,我问你,我是不是在屋内搜到过烟头?”

  “对……对呀,你是亲口跟我说过,一根烟头在室内,一根在门口台阶处。”

  “没错。”顾晨非常肯定的点头,解释道:“这个人能够进入屋内,和威廉交谈,并且是嘴里叼着香烟,你认为乞丐可能吗?”

  顾晨一问,倒是让安娜清醒了一番。

  安娜犹豫片刻后,这才啊道:“对呀,乞丐上门乞食,嘴里还叼着香烟,而且一抽还是两根,这有些说不过去。”

  “如果乞丐有钱买香烟,那就用不着乞讨了,所以能进屋的乞丐,概率应该是非常低的。”

  “所以推销者也可以很快排除。”顾晨拿着手机,来回在房间内走动道:“你有没有发现香烟的品牌?”

  “低端香烟,之前在威廉家我就说过,是我们意国一个低端品牌的香烟,最便宜的那种。”安娜说。

  “对。”顾晨非常肯定的道:“之前你跟我提起过,后来我也根据香烟logo,找过相关资料,我发现这种烟堪称国民级平价香烟。”

  “这种烟,特别受低收入人群的喜爱,所以说明作案者很可能并不富裕,而且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排除推销者,因为推销者是最在乎别人对自己的印象。”

  “就算自己再穷困潦倒,起码也能拿得出像样的香烟,就算不是高档货,那也不至于是这种最便宜的低档香烟。”

  “对。”听着顾晨的说辞,电话那头的安娜欣慰道:“顾晨,你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我是推销员,我也不可能掏出低价香烟在威廉这种富豪面前,尤其还连抽两根,很显然跟推销这种职业习惯不相符。”

  “而且推销者最在乎面子,光从形象方面,是可以排除掉的。”

  “还有你们的检测。”顾晨紧接着安娜的说辞,又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跟我说过,从烟头上检测出上皮细胞对吧?”

  “对。”安娜这边也是认同道:“检测报告现在就在我手上。”

  “上皮细胞含有X、Y两种染色体对吧?”顾晨确认的问。

  安娜一笑:“对啊,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因为至少可以说明,作案人是个男人,因此威廉的情人可以排除掉。”顾晨说。

  “这样啊?”安娜整个人都震撼在那,不由愣了愣神,这才又道:“之前我对上皮细胞和染色体这方面不是很熟,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啊?原来通过染色体,是可以分辨男女的?”

  “这是基础知识,我们高中生物就学过。”顾晨也是轻笑了两声,这才又道:

  “安娜,你只要记住,男人和女人的性.染色体不同,男的是由XY组成的,女的是由XX组成的。”

  “所以去做验血检测的话,就是查有没有Y性染色体,如果有,那就是男性。”

  “原来是这样?”安娜又一次对顾晨佩服的五体投地,整个人也是不由赞叹道:“顾晨,还真有你的,你简直太棒了。”

  “如果按照你这样的分别,那这个抽烟的人必定是男性,威廉情人便可以排除在外,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安娜对于顾晨的天赋,那是打心眼里佩服。

  这样一来,顾晨其实就可以利用排除法,帮自己找出最有可能是嫌疑人的那一位。

  想想刚才的自己,还准备跟随同事,以此对这四名嫌疑人展开调查。

  要知道,调查一名嫌疑人的工作,那是相当漫长且繁琐。

  同时调查四名嫌疑人,那更是难上加难,有时候更像是大海捞针。

  时间成本暂且不说,所耗费的各种资源那也是数不胜数。

  想到这里,安娜整个人也是激动不已,忙问顾晨道:“那按照你这么说,前三位都可以排除,只剩下那个泥水匠最为符合?”

  “没错。”顾晨也是毫不吝啬的分享道:“你想想看,那两根低端香烟,烟头是不是很短?”

  “对……对呀。”

  顾晨听见电话那头,有翻阅纸张的动静,很显然,安娜也在查阅资料。

  “烟头很短,浸透了唾液,说明作案者将烟头习惯性的叼在嘴里。”

  “而我们一般大部分人,并不是把烟嘴夹在嘴里,除非这个人手很脏,或者很忙腾不出手,那么泥水匠就很符合该特点。”

  “如果再综合一下,泥水匠是最有作案嫌疑的,你们可以先从他身上入手。”

  “哈哈,原来还可以这样轻松?”安娜高兴的都不知该如何夸顾晨了。

  顾晨简单的合情推理,已经根据已知线索,帮忙排除掉三人。

  这样一来,安娜所在的意国警察小组,便有了主要调查对象,心里不由美滋滋。

  “谢谢你顾晨,如果案件有进展的话,我会随时通知你们……”

  安娜在一番感谢中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看到全过程的王警官,并没有因为顾晨的快速推理而感到惊讶。

  像这样的操作,王警官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

  只是好意提醒道:“顾晨,你这样毫无保留的帮助意国警方,不见得他们就领情,中午卡梅罗的事情你忘了?要我说,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也好看看他们的办案效率。”

  “王师兄。”顾晨回头瞥了他一眼,道:“或许意国警方可以做的很好,我只是加快他们的办案程序。”

  “你要知道,如果同时调查四名嫌疑人,那所耗费的警用资源和时间,完全是不可估量的。”

  “而一旦时间拖延太长,反而对案件的进展有阻碍,最快时间,最精准的帮助他们找出问题的关键,恰恰也是在帮我们自己。”

  “因为威廉虽然跟我们是萍水相逢,但也算是有交情,也算是简单的认识,我也希望能尽快找出凶手是谁。”

  顾晨的工作中,并没有所谓的勾心斗角,机关算计。

  即便是办案过程中有矛盾,有排斥,但自己只需要解决关键问题。

  有时候根本不考虑其他……

  王警官也是知道顾晨的脾气,于是也不再反驳,摆摆手说道:“什么都别想了,洗洗睡吧。”

  ……

  ……

  翌日清晨。

  和往常一样,安娜开车来接送中国警察小组去警局。

  路上,安娜简单的介绍了小组成员的调查进展。

  从昨晚开始,意国警察便采取行动,目前行动还在进行中。

  来到罗城警局办公室。

  马里奥见到顾晨刚坐下,便亲自将一杯热牛奶递到顾晨的面前道:“顾警官,这杯牛奶是给你的。”

  “谢谢,我在酒店已经喝过了。”顾晨好意拒绝。

  马里奥有些不太高兴,直接又道:“这不一样,这杯牛奶,是我代表我们办公室所有同事,专门感谢你顾晨的。”

  “感谢我?”顾晨愣了愣神,好奇问他:“马里奥警官,你无缘无故感谢我做什么?”

  “他要感谢你替我们排查出,最有可能勒死威廉的凶手。”安娜放下自己的物件,走到顾晨身边道:“你知道吗顾晨?就你昨天给我们提供的办案思路,足足让我们减少了大量的工作。”

  “就光调查那个泥水匠,就已经足够让我们头疼的,和你推测的一样,我们也觉得这个泥水匠很有问题。”

  “你们是不是查到什么最新的结果?”顾晨好奇,于是又问。

  马里奥耸耸肩,笑孜孜道:“结果现在来说还太早,乔治正在带人搜索呢,只要能抓到那个泥水匠,我估计破案也快了。”

  “但愿吧。”顾晨微微点头,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纯牛奶,不由笑着拿在手中,道:“那行,这牛奶我喝。”

  说道这,顾晨抬起右手,将杯中牛奶一饮而尽。

  “这就对了嘛。”马里奥像好哥们一样,胖胖的右手一把搭在顾晨肩膀,道:“顾晨,你绝对是个优秀的警察,我们大家都这么认为。”

  “没错。”

  “是的。”

  “顾晨,干得漂亮。”

  ……

  在马里奥警官的带动下,办公室不少意国警察都发出友好的评价。

  这也从客观上来说,大家对顾晨的认可又更加增进了一步。

  顾晨笑了笑,站起身对着大家敬礼道:“谢谢大家的认可,我们是朋友,两国警方相互帮助,那是应该的。”

  “顾晨。”也是见顾晨客气,坐在顾晨身后的法比奥调侃道:“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是不是小时候父母对你进行过特别的兴趣爱好培养?”

  “我记得你们国家的父母,好像在很小的时候,都喜欢让你们报一些兴趣班之类的,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对啊,顾晨小时候应该是开发过智力的吧?不然你的反应和推理能力,为什么总能快过我们?之前那几个案子,不光是你,你们整个中国警察小组的反应速度,明显要高过我们。”

  安娜对此就很有意见。

  毕竟上一次,卢薇薇竟然也当起了老师,好好给意国警察将案件梳理了一遍。

  也正是因为那次开始,大家对中国警察小组的实力再不敢小觑了。

  顾晨看着大家好奇的目光,也是自我调侃的说道:“在我们国家,父母喜欢的才叫兴趣爱好,父母不喜欢的,那叫玩物丧志。”

  “所以你们所说的兴趣这东西,其实关键看父母,就比如谈恋爱,父母同意的爱情,那才叫爱情,父母不同意的,那就叫瞎搞。”

  “噗哈哈哈!”听着顾晨的幽默说辞,办公室里不少意国警察都逗乐了。

  这种说法大家还是第一次听见……

  “哈哈,顾晨。”安娜也是平复下心情,干笑两声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作为家长最不应该的地方就是,你既看不起自己的孩子,你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这样做,让自己的孩子情何以堪呢?”

  “这也是最失败的地方。”顾晨接受安娜的点评,又道:“所以每当我们中国的孩子发展点什么兴趣爱好出来时,他们就会说:这玩意能当饭吃吗?”

  “而当我们中国的孩子,真的把这东西当做兴趣时,他们又会说,整天就知道吃。”

  “哈哈……”

  听到这里,不少意国警察已经在交头接耳的笑着,似乎顾晨自我调侃的这些东西,在大家看来非常新鲜有趣。

  “那这样岂不是限制了你们的发展?”一名意国警察举手问顾晨。

  顾晨回头看他一眼,笑笑说道:“你说的也没错,其实现在是时代不同了,我们国家有句古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其实家长也不要老是把自己的孩子将来的吃饭问题仅限于用铁饭碗吃饭。”

  指了指自己,顾晨又道:“像我父母就属于这种大多数,他们对于铁饭碗的理解,就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

  “而在我看来,其实真正的铁饭碗,并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在什么地方都有饭吃的。”

  “所以,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技能不断打磨和提升,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群。“

  “当你真正把这些服务人民的事情做好时,你的饭碗就不会丢,那时候铁饭碗就成了金饭碗,端着吃饭都香多了。”

  “哈哈哈……”

  办公室内又是一阵哄笑。

  大家原本以为顾晨是个严肃派,可这小伙子说起道理,其实也是个实力派。

  对于这种性格的顾晨,其实在意国警察之间是相当受欢迎的。

  也就在大家哄笑调侃之际,马里奥忽然看着电脑传来的最新图片,不由笑着说道:“快看,是乔治把那泥水匠的图像调取出来了。”

  跟着马里奥警官的目光,顾晨也赶紧扭头看去。

  可就当看见屏幕中突然闪现的头像时,顾晨整个人忽然一呆,瞬间愣住在那。

  “怎……怎么了顾晨?”安娜不解的看着他。

  “怎么会是他?”顾晨回头看向安娜,道:“这个泥水匠你我都认识。”

  ……

  PS:下一章明天上午更新,望周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