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1138、陷阱

小说:我就是超级警察 作者:李氏唐朝 更新时间:2020-12-22 23:35:10 源网站:番茄小说网
  几人在中医院大门反复商榷,最后大家又折返回医院,准备一起过夜。

  而此时的方处长,在经过紧急抢救之后,目前状态平稳,被安排在一间病房内输液。

  刘医生见顾晨几人站在身边,也是淡笑着说:“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彻夜保护方处长?”

  卢薇薇点头嗯道:“不然你以为呢?我们大晚上的不睡觉,还不是为了防范凶手。”

  “你们已经有所发现吗?”由于之前在医院急救室外头,跟顾晨几人短暂接触过。

  当时顾晨就断定,方处长所吸香烟上,或许被人涂有水银。

  因此刘医生才多问一句。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与刘医生解释道:“香烟样本我们已经送往市局技术科进行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如何?”刘医生瞪大眼眸道。

  顾晨则是不紧不慢,将结果告知刘医生:“结果跟我猜想的一样,问道就出在香烟上,方处长的确是水银中毒,而且是通过香烟吸入。”

  “还……还真是这样?”刘医生被顾晨的说辞吓一跳。

  要知道,这种事情,之前并没有见过。

  可毕竟顾晨是警察,在办理案件中,各种情况都有涉猎。

  这也是为什么顾晨能够通过方处长的身体状况,就能够很快断定出方处长的身体状态。

  想到方处长可能是被人下毒,刘医生看看左右,也是一阵细思极恐。

  随后,刘医生靠近顾晨小声道:“顾警官,这下毒的人,你们认为会是谁?”

  “目前来说还不能确定,但下毒的人,肯定跟医院有关。”

  “你是说……下毒者是医院的人?”刘医生惊愕道。

  顾晨摇头:“我可没这么说过。”

  “可你的表情已经在告诉我,你认为凶手是医院职工对不对?只有医院的职工,才非常清楚水银特质,是这样吗?”

  毕竟是老医生了,刘医生不会不清楚,水银对人体的危害程度。

  而要让普通人来操作这些,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但医护人员似乎有更多机会接触这些。

  顾晨拍拍刘医生肩膀,问道:“能不能帮我搞一份医院排班表给我。”

  “这个……”刘医生有些犹豫。

  顾晨问道:“有困难?”

  “刘医生摇头:“困难倒是谈不上,但是得明天。”

  “可以,那就明天给我。”顾晨将一张名片递给刘医生,解释着说道:“这是我们办公室的电话,还有我们的工作邮箱,你找到排班表后,直接发这个工作邮箱,标注主题。”

  “明白,这个我懂。”刘医生表示没有问题。

  随后大家在病房内简单沟通了一阵,刘医生离开病房。

  卢薇薇和王警官坐在一旁的空置病床上,看着昏迷状态中的方处长,两人也是百感交集。

  原本下雪天,大家都在发朋友圈,可不曾想到,大家竟然要在医院病房内度过。

  卢薇薇也是抱怨道:“这个方处长怎么说都是哈佛博士后毕业,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被水银该祸害了,啧啧,怎么说呢?这种低级失误,真不应该。”

  “王警官则是无所谓道:“等他苏醒,什么事情都能清楚。”

  “那就等吧。”顾晨并没有睡意,只是站在窗边,望着落下的雪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卢薇薇和王警官靠在一旁渐渐睡去。

  而顾晨却依然精神抖擞,看着外头的世界渐渐被白雪覆盖。

  雨夹雪变小雪,时间忽然安静许多。

  也就在此时,谁在病床上的方处长,不由干咳了两声。

  动静很快引起了顾晨的注意。

  顾晨转过身,来到方处长身边,将他缓缓扶起,并随手给他倒上一杯水。

  “咕噜咕噜。”方处长似乎是干渴难耐,一杯水几口喝尽。

  随后瞥了眼顾晨,见顾晨是生面孔,顿时一脸惊讶。

  “你……你是?”

  “是我把你送到中医院来的,你忘了?”顾晨将水杯放下,淡淡一笑。

  方处长蹙眉思索,片刻之后,这才啊道:“对,我记得,我当时让我把我送到中医院,没错,是你,谢谢。”

  “你现在感觉如何?”顾晨掏出便签纸,随口一问。

  见顾晨还要做记录,方处长有些疑惑,指着顾晨的便笺纸问:“你这是?”

  “跟你询问一些事情,关于你中毒的情况。”顾晨说。

  “我中毒?”方处长眉头一蹙,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晨则是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证件,亮在方处长面前,自报家门道:“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我怀疑有人故意下毒,意图对你进行谋杀。”

  “谋……谋杀?”被顾晨这么一说,方处长整个人紧张不已,赶紧看了看周边情况。

  此时此刻,王警官和卢薇薇的睡姿让方处长再次警惕,忙指着二人问道:“这两位是?”

  “我的同事。”顾晨说。

  方处长此刻陷入迷茫,有点没搞清自己目前的状态。

  顾晨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是赶紧解释道:“我们检测过你抽过的香烟,发现香烟上被人涂抹过水银,而你目前的状态,也恰巧是水银中毒,这说明有人要杀你。”

  “有人要杀我?”方处长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开始怀疑人生。

  可是回想起自己之前在车上的种种情况,似乎也发现到情况不对。

  尤其是现在的自己,躺在病房内,作为一名医学博士后,方处长很快根据自己所掌握的知识,针对自己目光的情况进行分析。

  可这一分析,也恰巧验证了顾晨的说辞。

  “没错。”方处长坐起身道:“我的症状就是水银中毒,这点没毛病。”

  也就在方处长惊寒的同时,卢薇薇和王警官也被二人的对话惊醒。

  卢薇薇揉着眼睛好奇问道:“顾师弟,他醒了?”

  “刚醒不久。”顾晨说。

  “醒了就好。”王警官打着哈欠,伸懒腰道。

  二人随后来到方处长病床前,准备协助顾晨,一起对方处长展开问询调查。

  卢薇薇打开手机,放在床头柜处。

  而顾晨则是继续问道:“所以,你能告诉我那包香烟是怎么回事吗?”

  “香烟?”方处长表情一呆,也是弱弱的说道:“我记得那包香烟,是我们医院一位女同事的弟弟给我的。”

  “女同事?你是指何雯?”顾晨说。

  方处长闻言,表情略显尴尬:“你……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那名女同事叫何雯,我还知道你们之间的一些情况。”

  顾晨右手转笔,一脸淡然。

  而此时的方处长仿佛像个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的小学生,整个人也是紧张的不行。

  王警官则打着哈欠道:“你跟何雯之前的那些事情,我们暂时没兴趣打听,我们只想知道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很……很好啊。”方处长默默低头:“我跟同事之间关系一向很好。”

  “别装了方处长。”顾晨感觉方处长有些虚伪,也是直接摆明了说:“何雯肚子里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对吧?”

  “啊?”听闻顾晨如此一说,方处长脸色僵硬,有些下不来台。

  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你说你,也真够虚伪的,既然离婚了,又跟何雯在一起,为什么要抛弃她?”

  “我……”

  “我们今天还见过何雯,就在你出事的右边那家火锅店里。”王警官说。

  方处长默默低头,有些难为情道:“我知道,因为我就是去给何雯过生日的。”

  “你们两个最近到底什么情况?”顾晨感觉要想了解事情起因,最起码靠道听途说来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靠谱。

  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旁观者有时候会带有很强烈的个人情绪观点在里面。

  因此顾晨需要不同角度来解读二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见顾晨如此坦诚,加上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方处长咳嗽了几声,也是坦率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也就告诉你们好了,我跟何雯之间,却是出现过一些问题。”

  “虽然何雯怀了我的孩子,但是……但是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

  “怎么说?”顾晨记录的同时,抬头问他。

  方处长却是一脸无奈,主动交代道:“实际上,正如你所听到的那样,很多人说,那晚我看何雯醉酒,想主动送她回家,这点我承认,我是说过。”

  “但是,这也仅仅是领导对下级同事的关心,因为何雯是我们部门的新同事,我承认对她有点好感,也的确想要关心爱护她。”

  “可是之后我发现,我完全掉入到何雯给我布置的陷阱里。”

  “你掉入陷阱?此话怎讲?”顾晨突然停住笔,感觉从方处长嘴里说出的情况,跟自己从护士小丽那儿听到的有些出入。

  要不说为什么要从不同角度来审视问题?

  原因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只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供词。

  且每个人都带有一定的主观看法。

  这时候,就需要考验警方的客观判断。

  从客观判断中,断定孰是孰非,以及供词的真伪。

  方处长叹息一声,也是一脸忧愁道:“今天索性就丢下这张老脸,这也是我第一次吐露那晚的情况。”

  “你说。”顾晨毫无感情波动,依旧认真做着记录。

  方处长则道:“那天我送何雯回家,也是我提出来的,在场同事都有听见,后来我也是有想法的,毕竟两个人都喝醉了,而且搂着这样一个年轻女子,你说没点想法,那是扯淡。”

  “后来,那晚我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醒来之后,何雯忽然大哭,说要报警。”

  “当时可把我吓得不清,毕竟那天晚上,大家都是自愿的,她何雯给我来这么一手,简直就有点讹人的意思了。”

  “那你们后来是如何解决问题的?”王警官问。

  “后来?”方处长犹豫了几秒,也是不由分说道:“后来在何雯的引导下,让我给她开出一个不错的条件,那就是帮她将工作转正。”

  抬头看了眼顾晨,方处长也是一脸难为情道:“顾警官,你要知道,我虽然是人事处处长,在工作上,的确有调配工作岗位的权力。”

  “可那只是我的基本指责,这要说转正,那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可能是何雯看到领导平时对我格外关照,甚至是奉承,所以她误以为以我的能力,帮她转正问题不大吧?”

  “所以呢?”顾晨问。

  方处长低头叹息:“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先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感觉自己这是惹上大麻烦了。”

  “之后,我也在为何雯工作转正的事情到处奔波,而何雯也找过我几次,随后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

  “可能她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在中医院就有了靠山,而我就是她背后的那座山。”

  顿了顿,方处长又道:“而恰巧那段时间,我跟前妻刚离婚不久,正好又是一个人居住,何雯知道我是哈佛博士后毕业的海归,所以对我也有很多想法。”

  “直到后来,我们医院招聘了一批合同工,何雯才发现,她努力考试通过,却还只是个合同工,所以在一个月前,我们曾经大吵一架。”

  “按照何雯的说法,她说自己上当受骗,说我一个哈佛海归,又是医院的引进人才,竟然这点事情也办不好。”

  “可能她过度相信所谓的人际关系可以改变命运吧,可是,她的学历有点低,这是事实,领导就算有心,但比她何雯优秀的人实在太多,我真的无能为力。”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可我听说,你在何雯怀yun之后,就把他给抛弃了?”

  “胡说,简直是一派胡言。”方处长一听顾晨说辞,整个人当时就急了:“顾警官,你可别听人家胡说八道,这都是何雯的故意炒作。”

  “何雯的故意炒作?”顾晨眸子一怔,有些没听明白。

  方处长则是赶紧解释道:“道理很简单,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一步一步掉进何雯给我设定的陷阱里。”

  “之前她说自己不胜酒力,仅仅是喝了一点酒,就醉得不省人事,是我主动送她回去的。”

  “可后来何雯的一个同学刚开来到江南市,作为领导,我也被临时叫去吃饭,其实也就是让我付钱。”

  “可就在何雯上厕所之际,她同学无意中提到,何雯在班上,号称千杯不醉,是班里最会喝酒的女生。”

  “听说是因为何雯家里就是做酿酒生意的缘故,所以才有这种好酒量。”

  左右看看几人,方处长也是悲愤着说道:“警察同志,你们知道吗?在我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这个何雯,她一直在骗我。”

  “所以想起那天晚上,还有她以报警威胁我,让我帮她办理工作转正的一系列事情,我现在想想,感觉这完全就是一个局。”

  “你是说,何雯骗了你?其实何雯的酒量很好?”卢薇薇说。

  方处长哭笑不得道:“我还能说什么?只怪自己没有眼力,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骗了。”

  “从头到尾,他就一直在利用我,利用我人才引进的海归身份,利用我人事处处长职位的特殊性,想让我帮她解决工作转正的事情。”

  “可你们要知道,调换工作岗位,我是有一定权力的,可要说转正,除非自己实力过硬,否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医院的职位指标就那么多,合同工它不香吗?可是何雯见转正无望,便开始道出散播谣言,为了逼我,绑定我与她的关系,她竟然不知廉耻的炒作我们之间的关系。”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污蔑我,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甚至说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等一下。”见方处长躺在病床上,却依然情绪激动,顾晨直接有问:“难道何雯是假怀yun?”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方处长摇了摇头,有些不悦道:“她说她有了,我让她在医院做检查,她偏不,非要去其他医院做检测。”

  “最后拿出一份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里伪造的检测报告跟我说,怀yun是事实,可之前被她骗过那么多次,我有点害怕这个女人,套路太深了。”

  “所以,你才一直开始与她保持距离对吗?”顾晨问。

  方处长默默点头:“没错,因为之前帮她协调了工作,让她从人事部,调到外科病房当护士。”

  “可是后来她发现外科病房的护士工作太辛苦,所以又想调回来。”

  说道这里,方处长也是幽幽的叹出一口重气道:“她玩呢?把医院当做自己家开的?想去哪工作去哪工作?这不是瞎搞吗?所以我就直接拒绝。”

  “可后来,她转身就造谣我开始排斥她,躲她,没错,我是在躲她,实在惹不起。”

  “后来,也就是昨天,她忽然又约我吃饭,说是乡下弟弟来了,让我好好招待一下。”

  “弟弟?”顾晨闻言,有些迟疑道:“她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吗?怎么突然冒出个弟弟?”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