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1122、沉尸20年

小说:我就是超级警察 作者:李氏唐朝 更新时间:2020-12-22 23:35:10 源网站:番茄小说网
  看着张绍文的离开,大家此时也颇有感慨。

  所谓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谁都不喜欢行李重,但不知不觉行李就变重了,这就是人生。

  在大家看来,不管生活怎么艰难,终究都是要坚持下去的。

  按照丁警官的理解就是,要相信明天不会比今天更糟糕。

  当然,如果还能更糟糕,那今天的糟糕又算什么呢?

  尤其是看到张绍文,包括丁警官在内的大多数老同志都颇有感慨。

  毕竟长大了,就不一样了,所有的委屈和煎熬都只敢仅自己可见了。

  也难怪张绍文今天一直怪怪的,也就顾晨看出了端倪,这才问清楚情况。

  中午大家吃完午饭,在警员宿舍休息之后,陆续来到办公室上班。

  此时的顾晨就明显感觉卢薇薇状态不对,嘴里还不停的塞着薯片。

  要说卢薇薇吃薯片有个习惯,午饭之后一般不吃。

  除非是遇到一些郁闷的事情。

  出于好奇心,顾晨问她:“卢师姐,你也遇到烦心事了?”

  “没有啊?”卢薇薇口是心非。

  何俊超也察觉到猫腻,忙道:“你妈也被车撞了?”

  “你妈才被车撞了呢。”卢薇薇黛眉微蹙,一脸凶状。

  顾晨则是调侃着道:“看来是有人惹卢师姐生气了。”

  “嘿,还真就被你顾晨说对了。”卢薇薇放下薯片,也是不由分说道。

  王警官闻言,赶紧扭过头道:“什么?还有敢惹你卢薇薇的?你卢薇薇竟然被人欺负?我没听错吧?”

  “你当然没有听错了。”卢薇薇面无表情,感觉有些生无可恋。

  袁莎莎也是一头雾水,忙问道:“卢师姐,话说真有这么大胆的人,干惹你。”

  “害。”感觉大家都误会了,卢薇薇赶紧解释道:“当面惹我的人,肯定是没有的,只是被那些键盘侠给气坏了。”

  “键盘侠?”

  闻言卢薇薇说辞,大家顿时异口同声。

  感觉这跟键盘侠有毛关系?

  顾晨好奇问她:“卢师姐是在哪个平台跟人怼上了?”

  卢薇薇一脸认真道:“不知道最近你们有没有看《大秦赋》?”

  顾晨摇头:“没时间看。”

  王警官也是笑笑说道:“看了一两集。”

  “我看了5集。”袁莎莎说。

  可回头一想,袁莎莎也是一脸纳闷,忙问卢薇薇:“可是卢师姐,看《大秦赋》怎么就让你郁闷成这样?是电视剧不好看?”

  卢薇薇摇头:“当然不了,我的意思是,你们看《大秦赋》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把弹幕点开。”

  袁莎莎:???

  王警官:???

  顾晨:???

  “我说卢薇薇,看《大秦赋》跟点开弹幕有毛线关系?”王警官有一说一,感觉这卢薇薇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结果卢薇薇却是阴阳怪气的大笑起来,弄得整个办公室人云里雾里。

  “我,中午,在寝室看《大秦赋》,我就随便发了一条弹幕,说秦国最后会统一六国。”

  话音落下,办公室内鸦雀无声。

  好半天后,大家似乎没get到卢薇薇想说什么。

  何俊超忙问:“所以呢?”

  “哈哈。”卢薇薇干笑两声,直接憋笑出声道:“我就说了一句秦国最后会统一六国,我这也算是剧透么?我说秦国最后会统一六国,怎么就剧透了?一群人说我剧透狗。”

  “噗!卢师姐,就为这事?”袁莎莎差点笑喷在那。

  卢薇薇默默点头,一脸认真:“就为这事啊,这帮年轻人太不讲武德了,要这么说,那神剧里的台词,八年的抗战要开始了,算是遇见未来吗?”

  “哈哈。”顾晨也是淡笑着说:“卢师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啊?”卢薇薇表情一呆:“我的不对?”

  “对啊。”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被你剧透了,那六国会齐齐说:这仗没法打了呀。”

  “哈哈。”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被逗乐了。

  结果王警官一拍桌子,竖起大拇指道:“彩!”

  何俊超也是侃侃而谈道:“你们还别说,我有个朋友更离谱,说是追了几集《大秦贼》,结果才发现,原来是《大秦赋》。”

  “反正你何俊超也不靠谱,物以类聚,有这么不靠谱的朋友也没啥毛病啊。”卢薇薇抓住漏洞,趁机搞一波人身攻击。

  丁警官则是淡笑着说:“你们别说这《大秦赋》了,我前几天看《隐秘而伟大》里杨奎和青禾打斗,因为场景比较黑,就有个弹幕说:你们慢点打,我看不清。”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何俊超笑出眼泪道:“看来看剧最好不要打开弹幕,迟早要被笑死。”

  也就在大家调侃的同时,张绍文走了进来。

  顾晨问道:“东西收拾好了没?”

  “已经收拾好了。”张绍文说。

  顾晨笑道:“待会你第一个体检。”

  “谢谢顾队。”张绍文点头感谢,随后又想起什么,于是赶紧将抽屉打开,将一份资料放在桌上顿了顿,随后交给顾晨道:“对了顾师兄,这里有一份资料,是赵局让我交给你的。”

  “因为上午回去收拾行李,所以忘记给你了,这好在我现在还记得,要不然,这份资料肯定还锁在我抽屉里。”

  “什么东西啊?”顾晨也是一脸疑惑。

  张绍文交给顾晨的同时,主动解释说:“是一宗陈年旧案,因为我们芙蓉分局要配合市局的依次集中行动,目的就是要将一些陈年旧案再翻出来办理。”

  “而上头也将这起案件定为督办案件,要在省厅指导下,尽快成立攻坚队,再次对这起案件发起挑战。”

  “这你不说,我倒是没听赵局说起过。”顾晨拿着手中卷宗,也是一脸迷茫。

  张绍文则是懊恼道:“都怪我,本来赵局上午就将卷宗交给我,让我传达下去。”

  “可那时候顾队你正好不在办公室,我就想着等你回来再告诉你。”

  “结果因为家里的事情,让我有些心神不宁,所以才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不过好在最后还是记起来了,所以我得赶紧把卷宗交给你,否则赵局非骂我不可。”

  “那赵局还有哪些交代吗?”顾晨一边翻着卷宗内容,一边问张绍文。

  毕竟赵国志上午就出差外地,估计要一两天回来。

  因此顾晨只能找张绍文问问。

  张绍文回想了几秒,这才又道:“赵局的大概意思是,按照‘一案一档’,所有案卷和物证全部理清的原则,要我们刑侦队将相关物证进行梳理,尽快破解这个案子。”

  “行,那我知道了。”顾晨默默点头,可是看着卷宗的年限,顿时也有些犯愁。

  卢薇薇撇过脑袋,也是不由一愣:“这……这都是20年前的案子啊?年限也太久了吧?”

  “20年前?”闻言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表情一呆:“这20年前,我们都还出生没多久,那么久远的案子交给我们?”

  瞥了眼大家,卢薇薇有些不悦道:“这种案子其实都是无头案,要找寻线索很难,当初找不到线索,现在再去找线索,岂不是难上加难?”

  “也不一定。”王警官并不赞同卢薇薇意见,说道:“当初或许受限于侦查技术手段,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侦查手段和技术,已经远超当年。”

  “也是。”听闻王警官说辞,卢薇薇倒也没觉得有多大困难。

  可毕竟是几十年前的卷宗,忽然丢到刑侦队,急是急不来的。

  也就在此时,走廊上,其他警员正在陆续下楼。

  顾晨将卷宗放进抽屉,提醒着道:“大家先去体检,体检之后回到办公室,讨论一下卷宗的事情。”

  “是。”

  众人齐声呼应。

  顾晨瞥了眼张绍文:“小张赶紧去占位置。”

  “好。”张绍文默默点头,赶紧小跑了出去。

  随后,大家也都按照秩序,在体检去领取表格,准备体检。

  一圈体检忙碌下来,已经是下午3点40分。

  此时此刻,顾晨把大家重新召集到小型会议室,利用投影仪设备,将卷宗内容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随后顾晨将平台交给袁莎莎,说道:“小袁,你把这个案件,大概的跟大家讲述一遍。”

  “好。”接过命令,袁莎莎小跑到顾晨身边,开始利用投影设备,与众人介绍。

  “这个案件是这样的,大概是20年前,有人在合江镇三溪水库发现一具被堵嘴、蒙眼、绑脚的尸体漂浮在岸边。”

  “当年的民警在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发现死者身上还被绑着编织袋,里面装满了石块。”

  低头眯了眯眼,袁莎莎又道:“而且根据当年民警的资料整理,经过称重,石块重量共计39.7公斤。”

  “而且更让人气愤的是,经过当年的法医检验,死者为生前溺水窒息死亡。”

  就在袁莎莎话音刚落之际,顾晨站起身道:“我看过检测报告,当年负责检测的法医,正是我们市局技术科的刘法医。”

  “资料里的检测数据非常详细,当年这起案件,也曾轰动一时,破案擒凶,这是社会公众最迫切的愿望。”

  “这个案件我听说过。”王警官喝着手中的枸杞茶,也是不由分说道:“当年负责这个案件的是其他部门,并不是我们芙蓉分局的案子。”

  “但是因为当时的线索条件实在太少,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凶手,所以这起陈年旧案被再度提及,我一点都不感觉意外。”

  “对。”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尽管线索几度中断,迷雾重重,但是既然交到我们手里,那我们就得把案件给办好。”

  “而且随着时代发展,许多检测手段和技术,也都在不断更替,这给我们破获案件有了许多技术支持。”

  低头看了眼卷宗资料,顾晨又道:“而且这些年,我们的同事们,也都没有放弃追捕凶手,何种线索也在同步跟进。”

  “我觉得这次市局的行动,犹如一个加速器,可能是推动这起案件出现转机的最佳时机。”

  看了眼身后的袁莎莎,顾晨又道:“小袁,你继续跟大家讲解一下案情经过。”

  “好的。”袁莎莎默默点头,继续根据卷宗内容说道:“死者是当时33岁的鲁俊,他是在江南市芙蓉汽车站附近使用私家车载客的黑车司机。”

  “20年前3月25日的中午,他因为接了一个神秘电话后,匆匆驾车出了家门。”

  “之后,他两天未归,鲁俊的妻子担心丈夫安慰,所以选择了报警。”

  “随后就是同年的3月28日的下午,鲁俊的尸体,在合江镇三溪水库被发现。”

  “而我们警方当时迅速赶到了现场,发现在距离水库岸边的两三米远的地方,漂浮着一具尸体。”

  “而出现场的法医,也就是现在的刘法医,所有现场检测工作是由他来完成的。”

  “20年前?”闻言袁莎莎说辞,王警官也是不由分说道:“那时候的刘法医还很年轻啊,差不多28岁左右的样子。”

  “嗯,是的。”袁莎莎默默点头,又道:“根据卷宗记录,当时他接到指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样子。”

  “因为当时的天黑得早,所以现场亮着灯,根据刘法医自己的记录,他当时看见死者面朝下,漂浮在水里。”

  “而当时的刘法医二话没说,直接就蹚进了冰冷的水里,把鲁俊的尸体拉到了岸边。”

  顿了顿,袁莎莎喝上一口水,又道:“而且当时根据刘法医记录,死者鲁俊的双脚是被人用麻绳和胶带绑住的,眼睛还被蒙住,嘴也被堵住。”

  “不仅如此,身上还绑着装满石块的双层编织袋。”

  “死者鲁俊的双脚,也被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

  “可以说,犯罪嫌疑人整整用完了一卷胶带,胶带纸筒还连在上面呢。”

  “而且由于长时间浸泡,要找到一些有用的痕迹,恐怕是比登天还难。”

  “然而当时刑侦大队的几名侦查员,他们并没有轻易放弃,大家一起动手,小心翼翼的将纠缠粘连在一起的胶带,一点一点的剥开。”

  “那时候,这些侦查员都只有25岁左右,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根据刘法医做的记录回忆说,他们一共有三四个人,整整干了四五天。”

  “有的地方粘得特别结实,所以他们心里很急,可是手上又要很轻很慢,眼睛还要用力盯着,所以酸得直流泪。”

  “刘法医记录的这么详细?”何俊超闻言,也是不由啧啧称奇道:“想不到刘法医当年的工作就这么认真,也难怪他在市局的地位这么高。”

  “所以人要努力才行。”王警官不由吐槽着说。

  顾晨则是挥挥手:“小袁,你继续。”

  “嗯。”袁莎莎微微点头,继续说道:“虽然案件在当年没有进展,但是刘法医还是搜集了许多证据,都在这里面了。”

  “是什么?”卢薇薇问。

  “是……是一枚指纹和一些零碎的掌纹。”袁莎莎说。

  王警官庆幸的道:“好在是刘法医做的检测,这些东西被保留下来,也是非常具有参考意义。”

  顾晨是看过卷宗的,也是直接说道:“没错,刘法医当年的确搜集到有些有用的证据,而且当年的侦查员,也从胶带黏面上提取到一枚指纹和一些零碎的掌纹。”

  “这枚指纹和两小块掌纹,对我们来说,具有一定的鉴定价值。”

  看了眼大家,顾晨又道:“常常有人说,把问题交给时间,让时间证明一切。”

  “所以我决定,我们芙蓉分局刑侦队,必须要用事实证明,战胜一切的是无悔的铮铮誓言、朴素的爱民情怀和永不放弃的奋斗精神。”

  “说的好。”

  台下,也不知道是谁率先拍了拍巴掌,很快,现场掌声响成一片。

  顾晨的演讲的确很能鼓舞士气。

  尤其当一开始,大家得知卷宗是20年前的陈年旧案,一个个都头疼不已。

  可现在听顾晨这么一说,瞬间就跟打鸡血似的。

  心潮也会跟着澎湃起来。

  何俊超问顾晨:“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顾晨淡淡说道:“去取回那些指纹和零碎掌纹的样本,另外,还要继续走访一下死者家属,看看当年有哪些情况是被忽视的。”

  “行。”何俊超默默点头,说道:“我待会回去整理一下卷宗资料,你们需要的支持,我们极力配合。”

  “那顾师兄,我们去哪走访家属?”袁莎莎问。

  顾晨瞥了眼投影台上的卷宗资料,淡淡说道:“死者鲁俊,他是荷湖乡人,家庭地址就在卷宗本上,我们可以找找他的妻子,看看当年的情况究竟如何,再去走访一遍。”

  “我们现在出发,估计到那得吃晚饭了。”王警官看着手表,也是不由提醒着说。

  毕竟荷湖乡距离城区非常偏远,处在江南市最南端。

  而那处地点,与其他几个城市之间,有一座界峰,周围都是山路,蜿蜒曲折,难以通行。

  但是由于这些年基建做的非常好,因此山路也变得平坦许多。

  可即便这样,要去往荷湖乡,现在出发,至少也要晚上到达。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