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1112、潘二爷的葬礼

小说:我就是超级警察 作者:李氏唐朝 更新时间:2020-12-07 22:53:06 源网站:番茄小说网
  高航碎尸案件办理的比较顺利,可以说,赵梅的觉悟还是挺高,至少能够主动报警,交代自己丈夫作案的过程。

  但俞刚被抓之后,也牵扯出许多问题。

  那就是高航去世之后,遗产划分问题没有落实。

  高航并没有将自己的遗产指定留给谁,因此在高航去世一周时间内,先后有五名女子前来认亲。

  而且这五名女子,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名,据说是高航的孩子。

  而根据顾晨对高航的调查,高航在死前并没有结婚,而他的遗产被统计之后,高达1.2亿之多。

  随着顾晨对高航深入调查发现,高航在生意上中规中矩,并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但私生活却混乱不堪。

  从这五名带着孩子来认亲的女子就可以看出,似乎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五名女子带着五名孩子,根据大家一直商量的结果,警方在接下来的日子当众,也开始协助解决遗产问题。

  而所有人也都愿意接受孩子的DNA检测。

  当然,这种DNA检测最终出炉,五名孩子也都无一例外是高航的后代。

  但这样一来,似乎1.2亿的遗产继承问题就变得相当棘手。

  其中一名女子跟警方交代,自己一直跟高航在一起,这在商圈很多人都知道。

  两人虽然没有领证,但出席一些重要场合,自己都是以高航妻子的身份陪同参加。

  而且根据这名女子的交代,自己也压根不知道这其他四名女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毕竟自己一直被认为是高航的正牌夫人,连孩子都有,可突然冒出四个来跟自己争夺家产的女人和孩子,这能让女子安心?

  而且高航死后,遗体问题都是自己一人在处理,因此根据这名女子的要求,她必须分的一半以上的财产,而不是跟其他四个女人平分财产。

  当然,这件事情,一直闹到了江南市本地法院。

  几人之间争夺遗产的狗血战争正在不断上演。

  ……

  ……

  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

  大家也都通过手机和电脑关注着案件进展。

  王警官喝着手里的枸杞茶,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调查这件案子,看来最终赢家是那几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这些人不管分得多少,那都是赚大发了。”

  “可不是吗?五个女人,五个孩子。”卢薇薇伸出五根手指,夸张的说道:“这么多后宫,可见这个高航还真是个混蛋。”

  “而且这些还是有孩子的,像赵梅和俞慧雯这样的受害者ꓹ 背后还不知有多少呢?”何俊超反正感觉ꓹ 这挖出来的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要说这高航背后有多少相好的,估计他自己都不清楚。

  可自己犯的错,总得承担后果。

  死后留下1.2亿ꓹ 这家伙简直是在给这些人做慈善啊?就算每个人平分一下ꓹ 每个人至少都能分的2000多万啊。

  王警官有些小嫉妒,也是不由挖苦道:“别看他高航风流过头,可最后还不是财产被分走,这些女人估计要改嫁他人,这高航等于是给其他人做嫁衣。”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富豪的经历ꓹ 事后妻子改嫁给司机,所有财产成了司机的财产,等于是给他人做嫁衣。”

  “这种事情难道还少吗?”卢薇薇默默摇头ꓹ 也是不由叹息道:“所以人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ꓹ 不过这可是1.2亿啊ꓹ 那得买多少薯片啊?”

  “薯片排在一起,估计能绕地球好多圈呢。”

  “卢薇薇ꓹ 能不能不要提薯片。”何俊超不由调侃着说。

  卢薇薇瞥他一眼,冷哼道:“怎么就不让提了?之前我跟顾师弟去西萍市出公差ꓹ 你是不是偷吃我薯片来着?”

  “啊?”被卢薇薇突然翻旧账ꓹ 何俊超赶紧否认道:“没……没有的事,我又不喜欢吃薯片,怎么会偷吃你的?”

  “嘻嘻。”闻言何俊超说辞,袁莎莎在一旁提醒道:“何师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卢师姐在走之前,特地将头发丝夹在放薯片的抽屉里。”

  “只要一拉开存放零食的抽屉,那头发丝准掉地上,所以那天回来,卢师姐发现那跟头发丝不见了,他当即就猜到是你干的。”

  “我丢。”感觉这卢薇薇也太心机了吧?想想自己还是草率了,中了卢薇薇的圈套。

  可何俊超很快又保持足够的淡定,赶紧一口否认道:“才没有的事,就算你卢薇薇在抽屉上夹着头发丝,那也不能说明就是我偷吃的。”

  “除了你还会有谁?”卢薇薇黛眉微蹙,也是一口咬定:“整个办公室除了你,就没人敢偷吃我的薯片。”

  瞥了眼王警官,卢薇薇又道:“当然,老王算一个,但是老王跟我一直在出差,那只有你何俊超干的出来。”

  “冤枉啊。”何俊超哭笑不得,感觉自己只是偷吃一点零食罢了,搞得自己像个罪犯,随时要接受卢薇薇审讯一样。

  “算了。”卢薇薇小嘴一撇:“这次不跟你计较,反正那包薯片早就已经过期了,是上个月开包之后忘记吃的。”

  “啥?”何俊超闻言,愣在当场:“合着我吃的薯片还是过期的?难怪味道有点不对,我说呢。”

  话音落下,何俊超忽然感觉气氛不对。

  所有人的眼睛,此刻都直直的盯住自己。

  丁警官耸耸肩道:“完蛋了,本来我虽然知道,但我不说,可你何俊超倒好,自己把自己给出卖了。”

  “哈哈。”王警官也是指着何俊超大笑着道:“我说何俊超,你猪脑子啊?这都能被卢薇薇套路?”

  卢薇薇则是满脸欢喜,也是挑眉笑道:“看来你是不打自招啊?”

  “好你个卢薇薇,竟然玩钓鱼执法?”何俊超感觉自己跟卢薇薇斗法,还差那么点火候,此刻也是后悔不已。

  卢薇薇双手抱胸,问道:“那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何俊超伸出一个手指:“打不了赔你一包薯片就是了。”

  “一包怎么行?三包。”卢薇薇瞬间伸出三根手指。

  “两包。”何俊超又道,感觉三包太亏了。

  “成交。”

  卢薇薇似乎害怕何俊超反悔,当即答应道。

  何俊超顿时感觉亏大发了,也是不由调侃着说:“你这卢薇薇不讲武德,吃你几片薯片而已,竟然还要赔你两包?早知道我自己买就是了。”

  “那你倒是赶紧买啊?本小姐这概不赊账。”卢薇薇感觉赢了胜利,顿时欢喜的拿出零食,要跟众人分享喜悦。

  卢薇薇的快乐其实很简单,几包薯片她就能很开心。

  然而有人开心就有人郁闷,何俊超感觉自己大意了。

  ……

  ……

  下午轮到顾晨轮休,半天的假期,顾晨准备回家看看。

  在芙蓉分局出来,顾晨准备开车回家。

  可就在警局门口处,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车头。

  顾晨下意识的踩了下刹车。

  路过的是一名英俊男子,非常客气的对着顾晨点头致歉,随后准备转身离开。

  而就在此时,顾晨忽然将头探出车窗,叫道:“潘大哥。”

  男子驻足,脑袋忽然有节奏的向后一瞧,随后走上几步,这才指着顾晨啊道:“顾晨?”

  “没错是我。”顾晨也是喜出望外,面前的男子,是自己中学时期的学长,当时学校的文艺尖子。

  出色的长相和身材,清爽的割喉,在当时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学校女生。

  可以说,在学校文艺汇演,只要有潘文泽在场,场下女生的欢呼永远是最大声。

  可多年未见,潘文章此时还是老样子,似乎样子一点没变。

  只是由当时的短发,变成了现在的文艺范马尾小辫。

  两个老熟人见面,双方互相指着彼此,不由笑出声道:

  “顾晨,你当警察了?”

  “潘大哥,你竟然也学会留起这种发型了?”

  “人都会变的,你现在就比之前要帅气多了,不愧是我们第一中学校草的继承人,我毕业之后,听说你就是校草了。”

  “那都是别人瞎说的。”

  感觉潘文泽还是那样幽默,只是留起了文艺范胡须,让顾晨感觉有点意思。

  顾晨下车之后,也是主动问他:“你去哪?”

  “回家呀,老家村里有老人过世,正好我也在家,准备去那边吃流水席。”

  潘文泽说的老家,其实距离市区并不远。

  而潘文泽的家里也跟顾晨家小区相隔不远。

  因此中学时期,大家经常会一起骑单车上学,不过那也是比较久远的事情了。

  看着顾晨开着轿车,穿着便装从警局出来,潘文泽问道:“你是要回家吗?”

  “对呀,下午有半天轮休,所以回家。”顾晨说。

  “那好。”潘文泽笑嘻嘻道:“我坐你的顺风车,正好去你家超市买点东西。”

  “那还等什么?上车。”顾晨也是爽快的说。

  两人坐上车后,一起返回高新区。

  车上,顾晨跟潘文泽也交流了一些,得知潘文泽半年前从魔都辞职,返回江南市创业。

  目前正在经营一家乐器商行,还兼职培训钢琴等乐器。

  而潘文泽也一直住在家里。

  只是顾晨经常忙于工作,回家的次数极少,因此在路上也很难碰到。

  返回到幸福社区后,两人也是又说有笑的下了车。

  顾百川见状,也是淡笑着问道:“哟?你们两个怎么今天一起回来?”

  “路上碰见的,然后我顺便就搭乘顾晨的顺风车。”潘文泽跟顾家很熟。

  之前在学校,潘文泽就是附近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因此没有人不知道他。

  顾晨也是淡笑着说:“我都不知道,潘大哥在江南市创业,早知道去他乐器行挑几件乐器。”

  “那好啊,下次记得带朋友过来,我那边乐器齐全,应有尽有,各种培训课程也都有,包教包会。”

  “那你忙的过来吗?”顾晨笑着问他。

  潘文泽淡笑着说:“什么忙不过来?有钱赚,再苦再累也得忙啊。”

  顾百川笑笑说道:“这倒是真话,不过你今天下班挺早啊。”

  “嗯,家里有事,所以提前回来。”潘文泽在货架上瞥上两眼,说道:“拿包烟吧。”

  “还是老样子,9块的对吧?”顾百川闻言,转身就要去哪潘文泽长抽的香烟。

  “呃……”潘文泽忽然犹豫了一下,说道:“拿……拿25的吧。”

  “嗯?”闻言潘文泽说辞,顾百川刚刚触及到的香烟,忽然又再次松手。

  转身看着有些落寞的潘文泽,顾百川淡笑着问道:“分手了吧?”

  “呃,是啊,分手了。”潘文泽挠挠后脑,有些不好意思。

  “嗨,难怪。”感觉原来真是分手,顾百川按照潘文泽的要求,给他取来一包25块的香烟递给他,随口说道:

  “没什么,男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平时看你对那女朋友挺大方的,什么都是给她买最好的,但你自己抽的却是9块钱的香烟。”

  “而从你为了抽几块钱的香烟而犹豫我就知道,你呀……肯定是分手了。”

  “老爸,你都快成福尔摩斯了?”顾晨见老爸顾百川通过香烟价格,就能猜出潘文泽近况,也是不由调侃着说。

  顾百川则是笑笑说道:“你又不抽烟,不懂这抽烟人的烦恼。”

  “哈哈,看来顾叔是过来人。”见顾百川如此调侃,潘文泽给自己点上一支烟,也是不由调侃着说。

  顾百川则是摆摆手:“那是当初,当初我跟顾晨他妈双双下岗,那时候把钱看得太重。”

  “但现在不一样了,也赚了些小钱,再也不会为了柴米油盐而烦恼,日子反而越过越顺畅,所以这人啊,还是不要太看重钱比较好,有时候该花的钱要花。”

  “哈哈,可我怎么感觉顾叔在套路我在你店里多消费啊?”见顾百川道理一大堆,潘文泽不由调侃着说。

  顿时现场一阵哄笑,潘文泽瞬间也没那么多忧愁。

  顾百川随后继续问道:“多了文泽,你今天这么早回家,到底什么事情?”

  “老家村里的潘二爷去世了,我得回去吃个流水席。”潘文泽说。

  “潘二爷?”顾晨对潘家村比较熟悉,最早还跟潘二爷做过生意,因此印象深刻。

  听闻老实本分的潘二爷去世,顾百川顿时心中也不太好受,只是自言自语道:“潘二爷年是挺高的,可惜子女都不在身边照顾他,还经常要一个人拉菜去镇上卖。”

  “上次在我超市门口碰到他以此,潘二爷说话都气喘吁吁,走路更是有气无力。”

  “因此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潘二爷快不行了,就多劝劝他,没事不要逞能,那些自家种的小菜,就不要拉倒镇上卖了,多在家里安享晚年。”

  “是啊。”闻言顾百川说辞,潘文泽也是长叹一声,道:“听说潘二爷是挑菜去镇里卖的时候摔了一跤,然后人就走了,走的时候太突然了,平时也没个人在身边照顾。”

  “要不是村里人忙前忙后,估计都不知该怎么办?而他那几个子女,害,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害。”顾百川有些惋惜的道:“当初潘二爷还经常抱我家顾晨呢,那时候顾晨挺小,跟潘二爷家的孙子一样大,那时候他每次来这看女儿,都会到我们店里逛逛。”

  “有时候我跟顾晨他妈要去进货,没法带顾晨,不是丢在他张叔的派出所,就是丢给潘大爷照顾。”

  “老爸,要不我跟潘大哥去趟村里吧?”顾晨听出了顾百川的意识。

  “也好。”闻言顾晨说辞,顾百川也同意道:“带点钱过去,送他潘二爷最后一程。”

  “明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顾晨说。

  跟顾百川交流了几句后,顾晨也没进家门,直接开车带着潘文泽,一起去了躺潘村。

  赶到潘村的时候,村里人正在吃流水席。

  顾晨和潘文泽见过潘二爷的家人后,表示了慰问,随后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跟顾晨同桌的是村里的一伙老人家,每个人都非常和善,大家都在议论潘二爷的事情。

  从村里老人的议论中,顾晨也大概能听出一些内容。

  大概就是潘二爷是挑菜去镇里卖的时候摔了一跤,走的太突然了,平时也没个人在身边照顾。

  这些跟潘文泽说的一致,大概也就是这意思。

  由于来吃流水席时间较晚,因此顾晨和潘文泽,也只是在祠堂餐桌上待了片刻,二人便离开祠堂。

  潘文泽叫住顾晨道:“我带你去潘二爷的老宅转转,小时候你还来这里玩过呢。”

  “我有印象。”顾晨对于3岁以后得记忆比较深刻,当然也记得潘二爷家的老宅。

  村中的一个泥坯房子,算是老宅中的古董。

  当初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由于当初还没提倡新农村概念的时候,村里人建新房,大多建在村庄边缘,因此就造成了村外头各种小洋房连成排,而村中心地带都是老屋聚集地。

  潘文泽轻轻推那间泥坯房,屋子里所有能藏钱的角落都被翻过。

  没人要的杂物堆在一边,只剩一条狗还守在门口。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就是超级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我就是超级警察 番茄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