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河山 第八章 略通音律

小说:醉卧河山 作者:醉朱颜 更新时间:2019-05-04 07:53:02 源网站:999文学
  任宁的出现把赵文才吓了一跳,呆呆的站在原地,仔细的打量了任宁一番语气还算平和的问道“你是谁?”

  赵文才虽是县令的外甥却不敢横行霸道,典型的欺软怕硬,任宁同样穿着华服,在没有弄清楚任宁身份之前他不会发火。

  秦歆瑶同样被吓了一跳,一则她认为任宁胆小怕事不敢出头,二则她与任宁关系并不好,任宁没必要替她出头。

  二人的针锋相对令秦歆瑶的处境尴尬,任宁是为了帮她解围才出头的,于情于理她都应该站在任宁这边,可是赵文才手中有一千件瓷器的大单她也不好得罪,只能笑着介绍到“这位正是任家公子,任宁!”

  “任家那个庸才?”赵文才大笑道,脸上充满了不屑。

  虽说任家远在金陵,但赵文才一直在追求秦歆瑶,刻意的去了解了一下任家的情况,自然也知道任宁天资愚钝这件事情。

  听完这话秦歆瑶心跳加速,她真怕任宁受不住赵文才的侮辱大打出手,先不说二人谁强谁弱一旦出手秦家这单生意肯定是泡汤了。

  如此直接的侮辱任宁怒火冲天,但凭着强大的忍耐力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平和的说到“不如我们进去谈。”

  从秦歆瑶刚才的表现来看任宁也知道这单生意对她的重要性,既然决定帮她就不能意气用事,索性遂了赵文才的意愿去醉春楼谈生意。

  若是秦歆瑶跟赵文才单独去醉春楼肯定名节不保,而有了任宁的陪同意义大不相同,任宁是她的未婚夫,跟随未婚夫去青楼传出去虽不好听却对名节没什么损失。

  任宁平和的态度让赵文才有些吃惊,若是再蛮横下去有失君子风度,也会在秦歆瑶心中留下不好的映像,所以带了两名家丁后陪同任宁他们一同走进醉春楼。

  醉春楼的姑娘们见了他们笑脸相迎、拉拉扯扯,用最嗲的声音叫着“大爷!”

  赵文才显然是常客很自然的揩了几把油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任宁却受不了这种姑娘巧妙的躲过了她们一次次的“攻击”。

  秦歆瑶跟身边的两名婢女自然不受待见,赵文才那两名家丁却准备大展身手。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小蝶满脸鄙视的在秦歆瑶耳边轻声说道。

  任宁对小蝶的映像一直不好,此时倒是有些佩服这小姑娘嫉恶如仇。

  利用这点时间秦歆瑶急忙在任宁耳边把赵文才的身份以及这单生意介绍了一遍,大概是要告诉任宁不要意气用事坏了生意。

  任宁笑着点点头,这也验证了他的猜测,不过却没回应秦歆瑶,主要是为了让她忐忑不安,毕竟任宁对她印象不好。

  进了醉春楼任宁有些震撼,总共三层木楼,一楼是大厅中间摆了个巨大的舞台直插二楼,舞台周围满满的都是桌椅,供客人观看表演。

  二楼中间镂空周围是一个个屋子,也是供客人观看表演所用,收费也高,类似于包间,只有富家子弟才会选择这里。

  三楼是姑娘们的闺房,也是卖身的地方。

  醉春楼每天傍晚开张,没有才艺的姑娘出来拉客,有才艺的姑娘进行表演,表演结束后有想法的客人会去三楼找喜欢的姑娘。

  对于他们这种模式任宁比较佩服,先用表演拉拢客人,只要客人多了接下来的生意自然好做。

  任宁一行毕竟算是贵人,再加上秦歆瑶还有两名婢女不方便露面所以径直的走向二楼。

  进了包间没过多久表演就开始了,一排穿的花花绿绿的姑娘上台跳舞。

  赵文才早就把视线转移到这群姑娘身上,哪还有时间跟秦歆瑶讨论生意。

  这种画面任宁在电视上见多了,没多少兴趣,悠闲的嗑着瓜子喝着茶水,时不时把目光转移到秦歆瑶身上。

  此时的她一脸焦急的等待着,想要开口又怕坏了赵文才的“雅兴”,在这多待一分钟她都觉得恶心,恨不得谈完生意走人。

  旁边的小蝶跟小桃紧紧攥着小拳头,眼看就要失去耐心,见了台上的姑娘脱去一层衣衫害羞的捂住双眼。

  看着秦歆瑶不仅要平静自己的心情,还要安抚两名婢女任宁差点笑出声来。

  “赵公子那一千瓷器……”当那群姑娘表演完之后秦歆瑶忍不住开口。

  赵文才故意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倒是把这事忘了。”

  一千件瓷器的生意不小,若说赵文才真的忘了是不可能的,他不过是想借看表演的理由搓搓秦歆瑶的锐气。

  不过赵文才毕竟是要追求秦歆瑶的,不能挑战她的极限,也准备商讨这单生意。

  “下面出场的是语诗姑娘!”醉春楼的老鸨露出两颗黄金门牙笑得合不拢嘴。

  她口中的语诗姑娘名为萧语诗正是醉春楼的头牌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琴声堪比宫廷乐师,闻名整个昌南城,有多少富家子弟、文人墨客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芳容,一览琴声。

  听到语诗姑娘即将出场哗然一片,紧接着鸦雀无声,似乎连语诗姑娘上台的脚步声也不远错过。

  从众人的表现任宁大概也猜出一二,不自觉的将目光转向拉了帷幕的舞台,一个娇小的身影迈着轻盈的步伐优雅的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任宁倒不是想一睹芳容,只是对这名女子有些好奇,身在青楼的女子恨不得把用尽浑身解数博得青睐,而她却不露真容。

  赵文才双恨不得把双眼放在帷幕之后,哪还有时间谈论生意。

  且不说男子的反应,就连秦歆瑶都忍不住转移了目光,她早就听闻过萧语诗的名声,多半有种一较高下的感觉,不得不说女人是可怕的动物。

  琴弦拨动,琴声响起,忽而静、忽而动、忽而高、忽而低,忽而似潺潺流水婉转不绝,忽而似巍峨高山直插云霄。

  听众早已闭上双眼静静聆听,无不沉浸在优美的旋律之中。

  悠扬的琴声在一阵急促而高亢的旋律中截然而知,令人回味无穷。

  深入琴境的众人呆呆坐立,等了片刻才是一阵哗然之声,无不拍手叫好。

  “语诗姑娘的琴声犹如天籁。”赵文才站起来兴奋的夸赞道。

  紧随其后的夸赞接踵而至,那些文人墨客甚至为此写下文章,这些话萧语诗听的多了也就没了新意,不为所动。

  “借着《高山流水》的名头罢了。”任宁低声说道。

  萧语诗弹奏的正是《高山流水》,任宁的意思很明显她不过是找了首好的曲子弹奏罢了,并非技艺高超,就算换个人来弹未必会差。

  任宁本是自言自语谁知落入了赵文才耳中,被他抓住把柄。

  “早就听闻任兄对音律颇有造诣,若是点评一二并且得到语诗姑娘的赞赏那一千件瓷器的生意也就好商量了。”

  他分明知道任宁是个庸才,对音律丝毫不动,故意让任宁在秦歆瑶面前丢脸,在众人面前丢脸,很可能成为整个昌南城的笑柄,到那时候也就没资格迎娶秦歆瑶。

  赵文才还以一千件瓷器的生意当做要挟,逼迫任宁必须做出点评,分明是吃定了任宁。

  忍耐力极强的任宁本不用理会,也不想出什么风头,不过他既然决定帮秦家那些订单就不能退缩,更何况秦歆瑶分明是一种恳求的目光。

  说来也奇怪,秦歆瑶一直把他当成庸才来看待,任宁做的点评很可能成为笑柄,但此刻她竟对任宁有种莫名的信任。

  众人的夸赞始终没让萧语诗开口,声音也就渐渐停了下来。

  “姑娘这首《高山流水》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的确绝妙。”任宁同样夸赞道,不过话锋一转继续道“但姑娘可知这首《高山流水》乃伯牙为亡故知音钟子期所弹奏,充满悲伤与惋惜之情,而并非全然欢快的旋律!”

  任宁小时候就听说过伯牙跟钟子期的故事,伯牙是著名琴师,而钟子期只是一名樵夫,谁曾想正是这样一名普通的樵夫读懂了伯牙的琴声,于是两人成为知音。

  伯牙耗尽心血为钟子期创造了这首《高山流水》,不曾想钟子期已经亡故,伯牙只能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钟子期坟前弹奏了这首《高山流水》并自断琴弦不再抚琴,而萧语诗的琴声中多是欢快的氛围与之不符。

  任宁的点评无疑引起轩然大波,那些萧语诗的忠实拥护者甚至破口大骂,若不是想在萧语诗面前保留君子风度恐怕已经大打出手。

  秦歆瑶目瞪口呆的看着任宁,一种说不出的心情,她多少也曾听过伯牙与钟子期故事,却没联想到《高山流水》的琴声中也应该如此,任宁的解释让她刮目相看,不过想到任宁如今的处境倒是有些担忧。

  旁边的赵文才不过是附庸风雅根本不懂琴声,也不知任宁点评的如何,但他却是佩服任宁的,佩服他这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醉春楼能够屹立昌南城不倒说明是有后台的,任宁这种公然拆台很有可能遭到报复。

  “公子所言极是,小女子受教,语诗愿意再抚一曲弥补过失。”

  一个极为甜美的天籁之音,从帷幕传到众人耳中,绝对要比方才那琴声更加动听,谁都没有想到语诗姑娘会开口,并且是夸赞任宁,当然最让他们吃惊的还是萧语诗竟愿再抚一曲,她可从未连抚两曲,即便是曾今有人愿出千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醉卧河山,醉卧河山最新章节,醉卧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