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河山 第六百九十七章 负你几许

小说:醉卧河山 作者:醉朱颜 更新时间:2019-05-04 07:53:02 源网站:999文学
  “姑娘,你终于醒了。”

  洪州城西五十里坐落着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山村,年过六十的老汉盯着躺在床上的女子有些欣喜,急急忙忙呼唤自己的老伴。

  “这是哪里?”萧语诗觉得脑子一片空白,用力起身,顿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阵剧痛。

  “姑娘可别着急,你后背上有一条这么长的伤口。”老妪双手比量着说道,显然是担心萧语诗的身体。

  两日前,她与老伴上山砍柴,无意中发现两具尸体,细细查看才发现女子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这才带了回来。

  山村上没有大夫,老两口凭着多年的经验,自己采了些止血药,给她敷在伤口,总算是帮她捡回一条性命。

  萧语诗这才想起跟血煞堂圣主决战的场面,为了替任宁清扫障碍,她竟是甘愿被对方的无影刀砍中,同时,也刺穿了血煞堂圣主的胸膛。

  “洪州,我要去洪州!”萧语诗双手撑着木板床艰难的起身,竟是出了不少冷汗。

  “姑娘,洪州城在五十里外,还是等养好身体再去吧!”老妪好心提醒道。

  “没错,没错,就你这样,走不出村庄就会倒下。”老汉随声附和道。

  二人脸上真诚无比,萧语诗也明白他们的好意,却执意下床,才不管伤口崩裂的风险。

  “这姑娘真是不要命了。”看着萧语诗举步维艰的样子老汉无奈的摇摇头,只希望她福大命大,不要死在荒山野岭。

  “怕是去找情郎吧!”说到这里老妪竟是害羞的看了老汉一眼,似乎想起年轻时候的种种。

  这世间最难解释的唯有情字,一个眼神既心动,一个笑容既心安,一句话、一个承诺既铭记终生,又何况是奔赴五十里的路程呢?

  战后的洪州城阳光明媚,百姓们有条不紊的生活着,似乎已经淡忘昨日的阴霾。

  这一日,任宁迎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没等秦歆瑶进城,任宁便出门远迎,一路上搀扶着对方的纤纤细手,大秀恩爱。

  天香公主躲在院内,手拿软剑疯狂乱舞。

  红月骑在马上,先行一步,唯有秦宏跟在后面,时不时的对二人进行调侃。

  “相公。”秦歆瑶一声娇嗔,羞红了脸颊试图从他那双温暖的大手中挣脱,最终不得。

  几人全都在昌南酒楼的后院中安顿,幸亏这里宽敞,顶的上半个府邸。

  为了讨秦歆瑶欢心,这一日任宁哪都没去,一直待在屋内,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也让秦歆瑶开阔一些知识。

  夜半时分,任宁用一连串的故事将秦歆瑶哄睡,独自一人坐在院内。

  他对秦歆瑶的真心不假,也必定会倾尽一生呵护关心,只是近日总会想起那晚的黑衣人,不由的拿出玉簪思量。

  这几天,彻夜难眠的不单单是任宁一人,天香公主也跟着倒霉,她根本控制不住灵犀虫的啃食。于是透过那层薄薄的窗纸,看着月下的任宁。

  精致的玉簪在月光照耀下散发着翠绿的光芒,通体纯净无暇,内里仿佛流水般清澈,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不经意间,任宁噗嗤一笑,或许是想起当时买那两个假货的场景。

  “真的就一文不值吗?你竟忍心摔碎?”任宁的心骤然一痛,怀着万分欢喜的他,给萧语诗“精挑细选”的玉簪,竟遭到摔碎的命运。

  他真觉得萧语诗铁石心肠,那一年中自己乃至任府上下全都待她不薄,她竟人心亲手杀掉任宁父母。

  “相公!”就在此时,秦歆瑶轻轻的推开房门,缓步走了出来。

  任宁匆忙的收起玉簪,脸上挤出个微笑,心里却慌张不已,生怕被秦歆瑶发现,从而胡思乱想。

  女人的直觉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秦歆瑶比任宁自己还了解自己。她知道对方心中一直藏着个萧语诗,也知道,任宁不会辜负自己。

  不得不说,秦歆瑶算是通情达理,为了不让任宁难堪没有直接询问,而是换了个说法。

  “相公真的决定攻打洛阳城吗?”

  任宁用力点点头,势在必行,他是属于宏儿的东西,怎能落入秦尚战手中。

  对此,秦歆瑶皱了皱眉头,她不愿秦宏当什么太子,更不愿任宁因此遭受危险,继续说道“可是洛阳城重重守卫,况且……”

  说到这里,秦歆瑶欲言又止。

  “况且什么?”任宁知道秦歆瑶心中所想,也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说的明白。

  “况且,我听说过泥黎谷弟子充当先锋,他们可不好对付。”秦歆瑶解释半天后切入正题“倘若与她交锋,相公又怎下得去手?”

  秦歆瑶不是那种心机女子,此话并非是让任宁对萧语诗下狠手,而是觉得萧语诗出手狠毒,怕任宁吃了亏。

  “那妖女吗?”任宁冷冷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与她早就恩断义绝。”

  越是不愿去想,不愿去说的人越是深埋心底,而那轻描淡写必定是已经遗忘。

  任宁微小的声音落入好几人的耳中。

  秦歆瑶小手捂着任宁嘴巴,依偎在他怀里,摇摇头道“好了,歆瑶知道相公所想。”

  “当真是恩断义绝了吗?”正在偷听的天香公主胸口一紧,疼的喘不上气来。

  然而屋檐上那人,拖着伤重的身体,历经千辛万苦只为能见任宁一面,却没想到屁股还没焐热瓦片就听到“妖女”二字。

  那颗濒临破碎的心,终于成了碎末,再也不会为任宁跳动。

  “妖女!哈哈哈!我始终就是个妖女!”屋檐上的萧语诗放声大笑,眼眶内的泪水却湿了脸颊。

  “任宁!我萧语诗今日立誓,往后余生,再见为敌,若违此誓,有如此剑!”随着一声清脆,萧语诗用手指把长剑折成两段。

  这决绝的声音,令任宁内心剧痛,他没想到萧语诗就在屋檐之上。

  “呀!”

  萧语诗那撕心裂肺的吼声蕴含了太多愤怒、太多酸楚、太多不甘。

  即便背后的伤口崩裂,即便鲜血染红了瓦片,也阻挡不了她箭步而飞的身影。

  任宁呆立在原地,迟迟没有动静。

  秦歆瑶挣脱他的怀抱,柔声说道“相公,快去追吧!”

  身为女子,秦歆瑶能够做到这样实属不易,或许这也是任宁深爱她的原因之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醉卧河山,醉卧河山最新章节,醉卧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