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河山 第六百七十六章 百毒不侵

小说:醉卧河山 作者:醉朱颜 更新时间:2019-08-09 14:58:33 源网站:E小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七十六章百毒不侵

  “我们走!”红月近乎哭喊的看着任宁苍白如纸的脸颊,疯狂的冲向人群。

  五六百名山寨弟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敌人的长枪长矛,竟然开辟了一条狭窄的通道,虽说只是一瞬间,也足够红月通过。

  “杀!”看着红月离开之后,五六百人脸上露出滚滚的杀气,他们似乎已经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任宁同样无计可施,唯一活命的方法就是杀光敌人。

  双方原本就在人数上相差很多,并且还有武器上的不同,所以这几百名山贼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纵然明知不敌,明知一死,他们还是拿出万分的勇气,短刀砍在长枪长被折断了,那就夺过敌人的长枪。

  拳头打在铠甲上骨折了,那就用头部继续攻击。

  总之,就算只有拳脚,他们也要给敌人痛击,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杀了他!”那名之前被任宁侮辱过的校尉指着毒月说道,显然看出他的地位很高。

  面对这名黑袍男子,士兵们打心眼抵触,尤其是想到刚才大片毒烟出现的场景,一时间不敢向前。

  毒月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发现唯有一二百名山贼还在苦苦支撑,终究逃不脱死亡的命运,于是冷眼对着那名校尉,竟然露出微笑。

  原本趾高气昂的校尉打了个冷颤,内心恐慌无比,仿佛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一般,只能用大嗓门给自己壮胆“死到临头,竟然还笑的出来?”

  对方这话显然是没底气的,看似没有悬念的战争他竟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毒公子真正的实力!”

  毒月撩下头上的帽子,露出白中带有黑丝的面容,极度狰狞,吓人。

  接下来,竟然潇洒的脱掉黑色长袍,露出那缠在腰间的瓶瓶罐罐,倒是跟任宁那一圈手雷有些相似。

  其实,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任宁的手雷威力虽大却不分敌我,而毒月的毒粉伤不了他本人。

  “全都去死吧!”说话间毒月将瓶瓶罐罐开了口,然后一股脑的抛向天空,顿时出现各色的粉末。

  越鲜艳的东西越恶毒,这句话是有依据的,最起码在毒月身上行得通。

  七色的毒粉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光芒,宛如一道彩虹,令人心旷神怡。

  “不好,赶快杀了他!”那名校尉从毒月的眼中看到了杀气,意识到灾难即将来临,必须尽快解决灾难的源头。

  二三十名手执长矛的敌人围成一个圈,缓步靠近毒月,整齐划一的进行攻击。

  “你们未免太小看我毒公子了!”毒月打开一个为数不多的瓷瓶,掏出一枚黑色药丸,毫不犹豫的吞入口中。

  接下来令人恐慌的事情发生了,毒月那看似弱不禁风的病态身体竟然开始膨胀,肩膀、胳膊、大腿上的肌肉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增长,就连脖子也变得粗壮有力。

  片刻之后竟然成为巨人般的存在,单从块头上看要强过慕北,实力更是令人恐惧。

  很显然,毒月服用了强化剂,一种只有他才能吃的强化剂,旁人只会七窍流血而死。

  “咻!”

  一道冷风吹过,毒月庞大的身躯竟然来到敌人面前,徒手折断十多根长矛,也不忘让这十人的脖子发出脆响。

  “一起上!杀了他!”惊恐的校尉继续下发命令。

  这个决定没错,纵然毒月强化之后也不可能独挡几千人的队伍,更何况药物的副作用强烈,毒月支撑不了多久。

  只可惜,没等更多士兵靠近,天上各色毒粉已经落地。

  “痒,好痒!”几百名士兵痛苦的嘶喊着,全都放下武器,双手用力抓破身体,仍然缓解不了痛苦,只能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最后吐着白沫一动不动的死去。

  除了瘙痒的也有直接疼痛的,不同颜色的毒粉有着不同作用,但是最后的效果却相同,谁都免不了一死。

  一盏茶的功夫两千多名敌人已经倒下大半,那名趾高气昂的校尉也不例外,只不过死相更凄惨一些。

  当然,除了敌人之外,最后那一百多名弟兄也逃不脱厄运,全都躺在地上脸色铁青,或是奄奄一息,或是停止呼吸。

  偌大的战场上唯有毒月一人不受伤害,由此可见那百毒不侵之体的可怕。

  “撤退,赶快撤退!”眼看着毒粉还在飘落,最后面那名校尉慌了神,哪还顾得斩杀敌人,一溜烟的跑掉。

  仅存的那五百名士兵也不傻,跟着一起跑回城门,偌大的战场上只活了毒月一人。

  这场大战是惨烈的,任宁带领的一千名弟兄全部阵亡,就连他本人也生死未卜。

  敌人派出的三千士兵折了大半,仅剩五百人狼狈的逃回城内。

  敌人全部撤离后,毒月同样倒在地上,倒不是被毒雾所伤,而是受到强化剂的副作用。

  “对方真的只是山贼吗?”看着城外奄奄一息的毒月,这种都尉露出恐惧的面容,竟不敢继续派兵要他性命。

  就算毒月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单凭一人之力攻破江州城,所以说,付出惨痛代价后江州城算是保住了。

  阳光依旧明媚,只是多了些血腥味。

  城门依然紧闭,只是多了些恐慌感。

  凄惨的大战巳时开始,午时结束,高悬的太阳逐渐西移。

  为了不让任宁多受颠簸之苦,红月在五里外的山丘上找了个山洞,就如同两人第一次并肩作战的场景,只不过倒下的换成了任宁。

  一时慌神的红月既想出去找些药草,又怕任宁被豺狼虎豹所伤,守在洞口踱来跺去,不曾想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夕阳的余晖透过洞口照射在任宁的脸上,那干瘪的嘴唇微微动了两下,发出极微弱的声音“水,水,水。”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对红月来说如同天籁,她急忙跑进山洞,小心翼翼的扶起任宁的身体,用清水在他嘴唇上蘸了蘸。

  任宁感觉眼皮有万钧之重,还是强行睁开,第一句话便是询问弟兄们的情况。

  说来任宁也算好运,手雷向四面八方炸裂唯独不会紧贴地面,这也是为何遇到爆炸的情况要趴下的原因。

  也就是说,他背后的伤痕并非贴片所致,而是地上的沙石所为,没有伤及要害。

  当然,即便如此也要昏迷几天,任宁之所以提前醒来完全是担心弟兄们的情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醉卧河山,醉卧河山最新章节,醉卧河山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