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河山 第二章 老子穿越了?

小说:醉卧河山 作者:醉朱颜 更新时间:2019-08-09 14:58:33 源网站:E小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章老子穿越了?

  炎朝皇帝年近半百脸上充满了岁月的沧桑,听了范进的汇报紧紧的皱了下眉头“何人所为?”

  “泥黎谷!”范进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泥黎谷在炎朝是个禁忌词汇,常人听了闻风丧胆,即便是皇帝身边的重臣范进都不敢贸然提起,毕竟泥黎谷有着左右政权的实力。

  “什么?”皇帝听了连连后退几步险些摔倒,紧接着露出杀人般的眼神“没想到泥黎谷也效忠于唐王。”

  泥黎谷不仅实力强大也是皇帝的一个心结,他永远忘不了十二年前那件事情,只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泥黎谷不要再生事端,却不料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

  “陛下,此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各地眼线的恐慌。”范进回答道。

  十二年前那场政变让如今皇帝登基,但他实在没有实力清除所有障碍,也只能在各地安插眼线,任家不过是众多眼线之一,如今任府被灭若是被其他眼线得知定然会引起恐慌,皇帝再想得到有用线索更加困难。

  能够成为皇帝眼线的多半不惧生死,但对方恰恰是泥黎谷这就另当别论了,泥黎谷在众人心中永远是一片禁地,一片不敢触碰的禁地,所以范进才有了这方面的忧虑。

  皇帝也想到了这层厉害关系,眉头紧皱想了想说到“封锁消息,对外宣称任家生意失败,任良德夫妇自杀身亡。”

  范进知道事情的急迫性领了指令立刻派人连夜赶往金陵城,务必要抢在事情曝光之前。

  此时此刻的高伯彻夜难眠,他来不及有过多的悲伤只希望杀手不要追来,惊恐的等待着黎明。

  小灵寸步不离的守在任宁身边,泪水齐刷刷往下落,小嘴里还不断絮叨着,似乎在祈求神灵保佑任宁早点醒来。

  天色终于在几人的惊慌失措中亮了,高伯那几近黑暗的心总算是找到了点亮光,这一夜他想了很多,想了各种去向,但终归没有一个好的主意,天下之大似乎没有了他们的落脚地。

  高伯知道不能坐以待毙,他决定等街上人多了回任府打探一下情况,那些杀手总不能在白天动手,而小灵最主要的任务还是守在任宁身边。

  金陵府乃炎朝繁华之地,清晨时分已经人头攒动,辛勤的人们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高伯小心翼翼的走过每一条熟悉的街道,生怕被人跟踪,原本半个时辰的路程竟走了整整两个时辰。

  他本以为任府被灭早已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毕竟任家是名门大户,然而一路走来他未曾听到讨论之声,心理有种奇怪的感觉。

  在快到任府的时候终于听到有关任家的字眼,那是两名青年一边说一边摇头,看样子是感到惋惜。

  高伯故意靠近了几步,想听听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奇怪的是他们并不知道任府被灭而是以为任家生意失败无力偿还债务任良德夫妇上吊自杀,少爷任宁拿了些钱财跑路了。

  高伯听了有些气愤,想要理论又怕身份暴露,只能忍气吞声,静心之后高伯反倒是有些庆幸,倘若别人知道任府被屠,恐怕见了他们都要躲着走生怕惹祸上身,那样他们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带着这些疑问高伯最终还是来到了任府,惊奇的发现门外竟然站着两个小厮,大门也是敞开的,里面丝毫不见血光,仿佛昨日没事发生一般。

  “刘府!”高伯抬头看了上牌匾上大大的两个字,更是不解。

  “小兄弟这不是任府吗?”高伯强忍住内心的冲动笑着问其中的一名小厮。

  “那是以前了,如今这宅子已经被我们家老爷买下。”这名小厮白了高伯一眼趾高气昂的说到。

  高伯常年伴在任良德左右不曾听说过把宅子卖出,他知道其中必然有诈,却不敢拆穿,万一暴露了身份很可能连累任宁,再者说就算宅子空着他们也不敢继续住下去,既然有人刻意隐藏这一切不如遂了他们的愿,如此一来才能保住任宁性命才能有东上再起的一天。

  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高伯心中也有了想法,买了辆马车跟干粮急急忙忙奔向城外的寺庙。

  等高伯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任宁没有丝毫苏醒的样子,急的小灵直哭。

  为了尽快逃离金陵城他们必须立刻出发,任宁也只能在路上修养,就这样三人便踏上了逃亡之路。

  一路上他们没有停休片刻,人累了便吃点东西,马累了只能换马,三天之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也受到对方热情的招待,只不过任宁始终没有苏醒。

  第二天一早奇迹终于发生了,任宁的手指微微晃动了几下,然后双眼猛然间睁开,倒是把守在一旁的小灵吓了一跳。

  “少爷您终于醒了!”

  小灵用那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期盼的盯着躺在床上的任宁,任宁也用好奇的眼神盯着小灵他从未见过如此清纯可爱的少女,并且还穿着古代的服饰。

  听到任宁醒来门外的高伯也兴冲冲的跑进来,激动不已。

  躺在床上的任宁感觉浑身无力,再加上面前两个陌生的面孔,他只能疑惑的眨了眨双眼。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

  他不过是现代的一名吊丝,高中时为了看更多的美女学了文科,大学时为了好找工作又转学理科,毕业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成为化学实验室的一名清洁工。

  清扫地面时不小心把水倒在易燃易爆的化学品上引发了火灾,这也是他在那个时代最后的记忆,醒来后竟躺在这里。

  无数个疑惑涌现在任宁的脑海,但他还是保持了冷静,这也是身为一名资深吊丝独有的技能。

  他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在做梦,于是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疼的眼泪差点落下,若不是努力保持沉默恐怕早就大叫出来。

  他的双眼不断打转努力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及眼前的二人。

  “穿越了?难不成老子穿越了?”

  用他多年看宫廷大剧的经验来看,这绝对是古代的建筑、古代的穿着,再加上玄幻小说的理念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自己穿越了。

  “少爷您在看什么?”

  小灵被任宁直勾勾的盯着小脸“唰”的通红,虽说她从小服侍少爷,甚至理所应当的侍寝,但这是第一次被少爷这么盯着难免有些害羞。

  任宁这才收起猥琐的目光,也大概想出了应对之策。

  “水!”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任宁极力的表现出自己的虚弱,要水一方面他真的口渴,另一方面他想知道婢女的名字,婢女跟少爷交流的时候一般都会带上自己的名字。

  “小灵这就去拿!”

  小灵将早就准备好的一碗热水送到任宁嘴边,不仅小心翼翼的将他身体扶起,还亲自试了试水的温度。

  小灵的这个举动简直把任宁的心融化了,身为吊丝的他何时有过这种待遇。

  “小灵!”

  任宁用心的记住了这个名字,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了。

  喝了口水任宁感觉舒服了很多,也准备继续了解周围的情况。

  “头疼,我的头好痛!”任宁双手抱头,露出一副极为痛苦的表情。

  失忆!看小说无数的任宁知道装作失忆是最好的方法。

  “高伯!高伯!少爷头疼!”

  听到少爷说头疼小灵顿时慌了手脚,急忙向身后的男子求助,她毕竟只有十五六岁,照顾少爷的日常起居轻车熟路,一旦遇到问题还是不知如何是好。

  从高伯的穿着打扮任宁初步判定他是管家,自己是二人的少爷已经毋庸置疑,他只是不明白自己病的不轻为何父母不在身边。

  再看看这个房间虽说干净整洁,却算不上高贵,也不符合一名少爷的身份,其中定有不少故事,他也只能装作失忆来弄清楚来龙去脉。

  相比小灵高管家沉稳很多,立刻找来医生查看任宁的病情。

  古代医生看病是非常隐秘的,一来为了安静,再则不想让别人偷学了医术,所以小灵跟高管家也只能在门外等候。

  “老中医!”

  看着这名医生认真把脉的样子任宁差点笑出声来,他不是嘲笑这名医生的医术,只是想到现代那些老中医夸下的海口跟装过的逼。

  医生一边把脉一边摇头,这也不足为奇任宁的头疼是装出来的,脉象很平稳,只是有点虚弱,医生自然看不出任何症状。

  任宁将各种失忆的症状都表现出来,甚至装疯卖傻,最后跟孩童一样揪住医生的胡子不放,无奈之下医生匆匆离开。

  跟高管家交代病情的时候满脸严肃,甚至有种节哀顺变的意思,高管家也听的出任宁大病一场忘掉了不少事情。

  高管家的眉头微微一皱喜忧参半,忧的自然是任宁失忆,喜的是忘掉那些痛苦的回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高伯决定把那个众所周知的版本告诉任宁,并不让他知道任府被屠的实情,小灵听了高伯的想法连连点头,她最在乎任宁的喜忧才不愿让任宁背负仇恨。

  接下来的事情让任宁喜闻乐见,为了让他恢复记忆高管家跟小灵轮番上阵为他讲述那些“忘掉”的事情。

  看得出高管家将很高的期望寄托在任宁身上,一开始便讲述国家大事,大到国家的军事,小到与不同人之间该有的交往。

  不得不说高管家是混迹各种场合的“老油条”,上到跟帝王大臣的交往,下到与平民百姓的往来都给任宁介绍了一遍。

  对于古代的富家子弟来说这绝对是宝贵的财富,不过对任宁来说只是小儿科,为人处世的方法在古代需要自己摸索,而在现代早就成了一门学科,本科毕业的任宁了如指掌。

  任宁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究竟穿越到哪个朝代,如今的皇帝是谁。

  这个朝代叫做炎朝,不是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时间上与唐朝相似。

  炎朝之前也有夏、商、周、同样有秦汉,只是在汉朝末年没有形成三国鼎立之势,也没有后来的晋朝。

  汉朝末年少数民族兴起,再加上帝王昏庸终于在一次叛乱中灭亡,少数民族纷纷南下建立自己的王朝,类似与五胡十六国的情况。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历史的趋势,长期的分裂百姓苦不堪言,炎朝开国皇帝深得民心带领数万百姓统一全国,建立炎朝。

  几百年的动乱早已破坏根基,百姓生活穷困潦倒,苦不堪言。

  为了打破这种状况炎朝历代帝王都施行休养生息的举措,如今炎朝第三代皇帝在位十二年,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庶,文学之风盛行,被歌颂为至丰年间。

  高管家一顿侃侃而谈之后轮到小灵上场,他们本以为任宁的身体会吃不消,怎料他越听越兴奋。

  小灵主要讲述任宁的身世,以及一些经历,这种事情还是女孩子讲的比较细心。

  他的父亲乃是金陵城富商,身份尊贵受人敬仰,生了个儿子看上去呆头呆脑,于是取名任宁,字志平,希望他平平凡凡。

  果不其然任宁从小平庸,不仅没有文学造诣经商头脑也一般,长大后时常被人嘲笑,只是拥有一颗善良的心,总是愿意帮助那些流落街头的乞丐,甚至开仓放粮帮助全城穷苦人民。

  虽说任宁平庸,但父母却对他疼爱有加,甚至鼓励他一些善良的行为,一家也算是其乐融融。

  “少爷不知比那些纨绔子弟强了多少倍!”

  说到任宁资质平庸经常被人嘲笑,小灵眼圈通红,极力的为他辩护。

  小灵可爱的让人有些心痛,分明是她自己在讲故事竟还辩论起来,这也足以说明任宁在小灵心目中的地位。

  若不是当年任宁将年幼的她带回府中恐怕早就饿死在街头,在她眼中任宁就是完美的即便是一首平仄不分寓意浅薄的小诗也能读出《离骚》的情怀。

  说到任家前几日的遭遇小灵将那个众所周知的版本告诉了任宁不过一边说一边落泪,她本就是流落街头什么苦都吃过,却不愿自己的少爷经历这种生活。

  这一切都是这个身体的经历,任宁本不应该感到心痛,只是看到小灵伤心的样子他也差点落泪。

  擦了擦小灵的眼泪之后任宁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为何不离开呢?”

  谁知这句话一出小灵哭的更加厉害,委屈的说到“小灵虽然出身贫苦,但也明白知恩图报,难道在少爷心中小灵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任宁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最怕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急忙给小灵解释。

  哭了一会小灵的情绪渐渐平稳继续说到“无奈之下高伯只能带着我们来到少夫人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醉卧河山,醉卧河山最新章节,醉卧河山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