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绵绵心不屑的很。品书

  北冥流歌自己还没出嫁,却天天纠缠别人的男人,她也真够要脸的。

  温慕辰又不愿意娶她,她倒好整日倒贴。

  这样的女人,只怕以后也没人愿意娶。

  程绵绵看了一眼那几件衣服,难免蹙起了眉头。

  衣服还可以,样式也算新颖。

  但是跟北冥流歌身的衣服料子完全没的。

  她也是普通衣料。

  而北冥流歌的衣服料子,至少她高出几个层次。

  程绵绵攥了攥拳,眼闪过一抹冷意。

  既然她来了,不会允许任何人抢走她的夫君!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

  云千汐便开始通过各种机会调查关于她以前的过往。

  纳兰夜给她的银子多。

  她又管理着后院,而且银子随便乱花。

  没人会去查她的账目,因此也没人发现她手头的银票少了多少。

  几次下来,她把收集到的信息,拼凑在一起。

  几乎全部都弄清楚了。

  “也是说,那个小狐狸原本是我的?”

  在得到的消息,云千汐看到一条。

  玄王妃酷爱狐狸,身边曾经养了一只,名为小白,还曾带入宫。

  不得不说,有钱的确能使鬼推磨。

  云千汐通过小乞丐,给了对方不少银票。

  而后得到的消息也不少,基本能挖出来的全部挖了出来,包括她突然失踪的消息也有。

  “那容离呢?”

  “公主府的小世子,我的青梅竹马,他去哪了?”

  对方的人只能查到她在北凌之前的事。

  她失踪之后的事,便完全没有了。

  所以,关于容离的事,她也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他们是一起失踪的。

  云千汐坐在秋千嘀咕的时候。

  院外传来了脚步声。

  纳兰夜神色如常的走了进来。

  他身边还跟了一个人,青色的长袍,面容冷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叶祁。

  看到叶祁,云千汐想起了那把剑,又想起了那些消息。

  难怪当初自己看到叶祁的剑喜欢的很。

  想必以前也很喜欢吧。

  消息说,叶祁是自己的随从,与自己一起失踪。

  而如今他跟纳兰夜在一起,看去关系极好。

  所以,是不是是这个人背叛了自己,或者他本来是纳兰夜的人?

  云千汐心思百转千回,侧着头打量着叶祁,挑眉道“次你送了我一把剑,可惜我不会武功,一直没用。”

  叶祁目光深邃的看着她。

  瞧着她气色好了许多,心原本压着的一块石头,顿时放下了。

  他也是知道云千汐遇刺的事之后,办完事便着急的赶了过来。

  “做个纪念吧。”

  叶祁语气平淡的很。

  云千汐挑了挑眉,“你武功很好?”

  “一般般。”

  “那你教我武功吧,正好我要找人学武,既然你把剑送给了我,武功也应该由你来教。”

  根据得到的消息,她是有武功的。

  可惜她全部忘记了。

  叶祁一怔,转头看向了纳兰夜。

  纳兰夜皱眉,“谁许你学武功的?”

  云千汐白了他一眼,“不然呢,等着被揍,我总是被人欺负,我不甘心,我要学武。”

  “有隐卫在你身边,你不会有事的。”

  “你若是觉得不够,本殿可以多给你几个隐卫。”

  “我以前也有隐卫跟着,不一样受伤?”

  “隐卫不能进去的地方,我只能靠自己,若是靠隐卫,我早被打死了。”

  如皇宫,隐卫不能跟着她哪里都去。

  云千汐这一点,倒是无可辩驳。

  没有武功的她,确实麻烦。

  有武功不一定要打得过别人,逃跑是可以的。

  纳兰夜脸色有些冷,目光复杂的盯着她,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

  云千汐倔强的看着他,不乐意的很。

  纳兰夜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什么,而后才道“此事本殿想想再说。”

  “不行,你现在要给我答复!”

  “墨兮!”

  云千汐瞪了他一眼,不服气的很。

  看她不服气的小模样,带了几分可爱,几分孩子气。

  纳兰夜心莫名一动,忽然看着她笑道“可以,不过本殿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侍寝。”

  “我回屋了。”

  云千汐转身,毫不犹豫的溜了。

  纳兰夜这人太不要脸了,最近总提那些无理的要求。

  她如果再不跑,肯定要栽了。

  当然,变了脸色的不止云千汐,还有一旁的叶祁。

  “你不是……”

  叶祁脸色寒冷的看着纳兰夜,眉头紧紧皱着。

  “本殿怎么?”

  纳兰夜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警告的意思,“她是本殿的妻子,本殿有这个权利。”

  叶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攥了攥拳,压低了声音道“你别伤害她,你知道的她不愿意。”

  纳兰夜淡淡一笑,“何以见得是伤害,她既然嫁给了本殿,该尽她妻子的责任。”

  叶祁憋在胸口的一团火气隐隐有发作的趋势。

  纳兰夜却只是看着他道“你不是来看她的吗,还要去看吗?”

  叶祁看了一眼敞开的房门。

  云千汐正在喝茶,不过面的怒气却仍旧没有消。

  他好不容易才来一次,自然是想见她,想同她说说话的。

  但看到纳兰夜这样对她,突然没了面对她的勇气。

  叶祁沉默片刻,转身离开。

  纳兰夜也离开了。

  “把她交给你,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叶祁走在路,心思复杂的很。

  当初以云千汐作为筹码跟纳兰夜交换。

  他的确没想过他会后悔。

  他一直都是一个有目的的人。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谁都能牺牲,哪怕云千汐也不例外。

  如今的后悔,也是在意料之外。

  “本殿把她照顾的很好。”

  “可你在强迫她!”

  叶祁难得将自己愤怒的情绪暴露出来。

  纳兰夜笑看着叶祁,“本殿娶了她,该做的还是会做的,她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东秦,你以为本殿这么看着?”

  “你……”

  叶祁紧攥着拳头。

  有好几次都想动手。

  “你身边不是没女人,想要泄欲可以找别的女人,为何一定要强迫她。”

  “她本是无辜的,只是因为所谓的天命,才被卷了进来。”

  如果没有那该死的命格。

  她大概会过的很平静。

  “叶祁,你心疼了?”

  纳兰夜停下脚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这些年,为了躲避那些人,为了复仇,你什么都做了,难道还会心疼一个女人?”

  “如果你想带走她,你所有的一切都会毁掉,你是打算要她,还是要完成你的大业?”

  “叶祁,你想带走她,现在可以带走,本殿给你这个机会。”

  “即便没有所谓的凤星,本殿该做的事情也还会做。”

  “但若你真的带走他,之前我们所有的约定都将不存在,而且本殿认为,你跟本殿应该是敌人,所以……”

  纳兰夜的意思不言而喻。

  前途跟云千汐选一个,选云千汐他想做的事情是绝对做不成的。

  不过纳兰夜这人一向讲信用,只要说出口的话一定会做到。

  叶祁完全可以带云千汐离开。

  全看他自己怎么选择。

  叶祁皱眉,“我不带走她,你不能对她好一些?”

  “本殿对她不好吗,跟北冥擎在一起,她又得到了什么,满身伤痕,还是杀母之仇?”

  叶祁瞬间没了话。

  纳兰夜看着他继续道“叶祁,男人应当以大业为重,想要做成一些事,必须舍弃该舍弃的。”

  “让她学些防身的武功。”

  沉默许久,叶祁又道“你可以封住她的内力,但一些基本防身的可以教她,至少避免她一直受伤。”

  “这是本殿自己的事。”

  “叶祁,你要明白的是,从你将她交给本殿那一天开始,她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闻此,叶祁神色一怔,有很久的时间回不过神来。

  许久之后,他忍不住一笑,点了点头,“这倒是。”

  是啊,他本来是要拿她换取利益的。

  为了复仇,自己什么都不会在乎。

  包括她也只是个棋子罢了。

  更何况,她对自己来说,也没什么重要的。

  该抛弃的时候要抛弃,自己一个男人,有什么可犹豫的。

  纳兰夜跟叶祁之前在小院里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

  他们以为云千汐听不到。

  然而,云千汐却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耳力出的好,而且小腹热热的,身体恢复的也快了些。

  两人之间的对话,虽然很短,但也验证了云千汐的猜测。

  她是被叶祁出卖的。

  云千汐坐在屋内,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然而眼神却是冷的。

  怪不得自己那么抗拒,原来是因为自己根本不是墨兮。

  自己只不过是一颗被绑来的棋子罢了。

  云千汐眼眸一转,一个计划在脑海里冒了出来……

  郑王的案子被平反的消息突然公开,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北冥景下了圣旨,恢复郑王跟郑王妃的身份,还有北冥流歌郡主的身份,撤销了通缉令,并且言明郑王是被人陷害,幕后主使已经被查办。如今,北冥景已经派人去苦寒之地接郑王了,同时还派了人修建郑王府。

  本书来自 品书 s/html/book/47/47330/index.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拐个王爷来生娃,拐个王爷来生娃最新章节,拐个王爷来生娃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