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月剑 第五百零四章 要不要玩?

小说:碧月剑 作者:莫然兮 更新时间:2019-04-22 19:51:45 源网站:999文学
  这个水果老板感觉到挺奇怪的,但是看了看莫瑜也并不是像一个坏人,于是乎就点了点头:“既然如此的话那好吧。”

  卖水果的是搭了一个小棚子,小棚子用来遮阳的,后面正好还有一个小马扎,于是乎莫瑜就坐在他旁边。

  “这位小哥喝不喝茶呀?”

  说起来莫瑜还确实是有点渴了,因为刚刚吃完油条,油条这个东西吃多了确实容易渴,更何况他们吃的还不少。

  莫瑜笑着说:“如果有的话喝一两口也算可以。”

  “看起来小哥是个读书人吧。”

  莫瑜笑了笑:“不知道老板何以见得?”

  “哎呀我都听惯你们这些读书人说话了,说话的时候文绉绉的,就是喜欢咬文嚼字。”

  听到这里之后莫瑜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种说话方式已经习惯了,就以为自己说话的时候是说了一些正常的话,但是这种话在平民百姓看来就是一些文绉绉的话。

  这个老板倒了一杯茶水,是用一个壶倒的,放了一点茶叶,然后递给了莫瑜:“茶叶渣子,你就凑合着喝吧,我这也没有好茶叶。”

  莫瑜虽然喜欢喝茶叶,但是也没有那么在乎,笑了笑说:“不怕不怕,我能喝得惯,我能喝得惯。”

  也没有什么生意做,所以老板就和莫瑜开始说话:“小哥你爹是在里面做什么的呀?”

  莫瑜想了想,肯定职位不能说的太低,说的太低的话好像有些不符合刚才给钱的这个行为,但是也不能太高,太高的话,可能人家就会安排住在里面了,回到小镇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些不符的。

  所以想了想:“哦家父在这里是做一个账房先生,比较低级的账房先生,今日来城中有事,所以等到家父做完工之后,一同回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为何不能进去呢?进去等不就完了吗?”

  莫瑜这个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因为里面是账房,涉及到一些钱财之事,所以那边的老板不让进去,怕那个啥吗,所以我就在外面等着了。”

  “听说账房可挣不少钱吧。”这个老板觉得账房一定挣不少钱,要不然长房的儿子也不会挥金如土。

  莫瑜笑了笑:“还行还行,仅仅吃喝而已,挣不了什么大钱的。”

  “小哥又谦虚了不是,如果步挣钱的话刚才出手的时候怎么会如此的阔绰。”老板看着莫瑜觉得莫瑜就是在谦虚。

  生意不是特别的好,早上没有几个人看水果,偶尔有几个人问也是嫌有些贵。

  莫瑜问了一下:“老板平常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吗?”

  这个老板摇了摇头:“也是看时候,有时候卖得多,有时候卖的少,好的时候能够把这一车子都卖出去,不好的时候一天也就是一两次。”

  这种事情还是看运气的,不过在这个地方做这种生意吃喝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随着中午的来临,来回出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但是这个地方观察却非常的好,泗县还有隐蔽的范围,都能够把握的八九不离十。

  但是事情有些不顺,因为在中午的时候,莫瑜老远就看到白云一拉着常坡过来了,常坡看起来还正在巡逻,所以莫瑜特别的不想让他们两个人过来。

  所以起身就走,对老板说:“老板我先去上个厕所,你们这里哪有厕所吗?”

  “哦你从这往右拐,走不了多长时间你就能够看到一个商行,这个地方里面就有茅坑,我都是去里面,那个是个小饭馆,这个时候也有点人了,你直接去那里就可以。”

  莫瑜赶紧地道谢,并且赶紧的跑了。

  其实并不是想去上茅坑,当然上一次也可以,不过就是不想让这个巡逻队发现,要不然的话这个老板一定会吓坏的,还以为是城防堂的要去管他呢。

  白云一是去找常坡去玩,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就把常坡带过来,想让常坡过来看看莫瑜在干什么。

  不过白云一到了这里之后却发现,莫瑜根本不在这个附近,附近只有几个小水果摊,而且还有几个来回溜着卖糖葫芦的。

  顿时有些疑惑,对常坡说:“早上的时候还在这里,但是现在我不知道去哪了,能去哪里呀?他的任务不就是在这里吗?”

  常坡先让后面的士兵走了,然后就对白云一说:“兴许人家就回家了,人家一个少爷怎么可能在这里监视别人啊,以前的时候我也做过这个活,还不如去巡街那,好歹能有几个兄弟一起聊聊天,而且还能够休息一下。”

  “这种事情不好干,还得拿笔记一下,到时候回去还得交差,说不好的话还得挨一顿骂,钱虽然多一点,但是根本不是人干的活,我估计啊莫月受不了了直接回家。”

  常坡前半句算是说对了,在某种情况下来说这确实不是人干的活,一般人是忍受不了这个活所带来的这种枯燥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新鲜感罢了。

  但是后半句说的确实就没有那么对了,莫瑜没有回去只是在躲他们两个人而已。

  莫瑜在墙边看着他们两个人在那里聊天却没有回去,也不知道两个人究竟在聊些什么,不过确实想去上茅房了,决定先上完茅房之后再说。

  但是去了这个小饭馆之后就发现了有一个更好的地方!

  这个地方简直比那个小水果摊儿更好一点,刚才是在胡同里面所以没有发现,但是出来了之后就发现,别看这个小饭馆一层小,但是是有三层的,到了最上面的时候绝对是可以非常清楚的观察那个后门的情况。

  那么这样的话就不用回去了,其实莫瑜想看看究竟自己的小队长能不能够看清楚,能不能够准确的找到自己在哪里,看看人家的能力行不行。

  说白了就是想试探一下,当然了这个试探也并非不行,毕竟这就是他小队长要做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之后,莫瑜很快的就来到了三层楼上,到时候人数还比较少,准确的说是三楼比较少,因为那些干活的人如果想要吃饭的话一般就会快刀斩乱麻。

  肯定是能够在一楼就在一楼,能在一楼绝不在二楼,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的,7三楼的人数比较少。

  过了一会儿,一杯茶水一点点心就上来了,正好也需要吃饭,稍微就在那里准备一下,不过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就不着急。

  拿出来自己的纸和笔,就开始观察门口的情况,中午因为吃饭的情况,所以门口的人特别的多,无论是进去还是出去,一时间让莫瑜感觉有些目不暇接。

  不过莫瑜的记忆力还算是比较好的,而且还找出来了一些自己特殊的方法,这当然是要归功于自己在当城主的时候。

  当城主的时候那些文件有时候会特别特别的多,既然是文件特别多,所以有时候莫瑜就会感觉到特别的烦躁。

  不过最后却找到了一些简易之法,其实说是简易之法,也就是在偷懒而已,利用一些标记,然后最后慢慢的整理。

  所以这一次也是给这些人做了一个编号,利用强大的记忆力记住于他们的进出情况,当然了这种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

  最后还是需要自己整理一下,不过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能够让自己不需要那么累。

  白云一和常坡在这等了得有半炷香的功夫,但是就是没有找到莫瑜的踪迹,常坡也有点累了,准确的说是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乎对白云一说:“大姐要不然的话我们就算了吧,我估计这个家伙早就跑了。”

  其实白云一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因为觉得莫瑜不是这样的人,不是这样中途退场的人,更何况还是第一次。

  所以就给常坡说了一声:“你熟悉这里的情况,你知道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看到这个后门。”

  常坡已经把莫瑜所有的事情都给了解到了,所以也知道莫瑜是在监视这里的,

  想了想之后,对白云一说:“其实好像可能……”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赶紧的说赶紧的说行不行,你要不说的话你就走吧!”白云一装作变了脸色的样子。

  常坡立马就吃了一套,所以赶紧的拉住了白云一:“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让我稍等一会,让我想一下不行吗?”

  白云一把自己的手放在xiong前,冷冷地看着常坡:“我给你一会儿的时间你要赶紧给我想起来,要是想不起来的话那我就走了!”

  常坡在这里特别的熟悉,可是第一时间就想到这里有什么地方能够看到这个后门了。

  看到白云一这个样子之后也只好立马的把这个事情给说出来:“我记得这个地方好像有个酒楼,也可以说是一个小饭馆,就从这个地方右拐,在3楼就可以看到这个后门。

  其实也就是说隔着一堵墙在隔一个院子。

  常坡指了指旁边的这一堵墙。

  白云一听到了之后非常的开心:“那还不立马过去!还等什么呢!”

  常坡立马就拉住白云一:“大姐你能去我不能去,我还要巡逻呢,我可不敢再旷工了,当时没有发现也就罢了,如果这一次发现的话我估计这个月都别想拿我的薪水了。”

  白云一立马鄙视了一下:“你看你害怕的样子,真不像一个男人。”

  就算白云一说常坡不像男人,常坡也不愿意去再次旷工了,所以就对白云一说:“行了行了,你去吧去吧,我还要去巡逻一趟,如果你们能够坚持到下午吃饭之前的话,我还可能去找你一下。”

  白云一不耐烦地对常坡说:“行吧行吧,你赶紧的回去吧,看你这个样子我就不耐烦了。”

  常坡看到白云一的样子赶紧的跑了,跑了之后白云一就想了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估计也就是刚才常坡说的地方能够让莫瑜能够观察这个后门的情况。

  从前方往右一拐,果然是有一个小饭馆,从第1层就可以看出来人声鼎沸,这里的生意还算是不错,当然大部分的人就是来吃一些便饭的。

  因为一楼的是一个大锅饭,可能饭量有点儿多,但是这个质量就不用多说了,不过稍微还行。

  白云一肯定不会在一楼,所以直接就来到了三楼,三楼没有多少人,一般休闲的时候都是晚上或者是下午,所以下午过后这个地方人才会特别多。

  而白云一一下子就看到了莫瑜,莫瑜因为在专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感觉到白云一上来了。

  白云一轻轻地过去,没有发出什么太多的声响,看到了莫瑜的身后。

  莫瑜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凉飕飕的,心想现在也不是多风的季节,而且也没有感觉到风啊,怎么会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呢。

  就在莫瑜继续专心致志地要记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拍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吓得莫瑜整个人跳了起来,甚至说连板凳都给带歪了。

  立马就听到了3楼回荡的声音。

  转身一看就是白云一!

  “你干嘛!”莫瑜实在是快要吓死了,就算是一个大男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说不害怕。

  白云一哈哈大笑了,然后坐在旁边:“看你这个胆子,就你这个胆子还当监视的人,实在是太丢人了吧,要不然你别做这件事情了,每天没事跟着我玩儿吧,这一个月了你还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嫌累啊。”

  莫瑜把这个板凳给扶了起来,然后对白云一说:“大姐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神出鬼没的好不好?找到完了就提前和我打一个招呼。”

  白云一愤愤不平地说:“我这是给你一个忠告,你想一想,你今天早上的时候还在那个街上,现在到了中午的时候你就跑到饭馆了,也不和我说一声!这次一点都不够朋友!”

  莫瑜虽然说心中有愧,但是这件事情绝对是够冤枉的,莫瑜直接大喊了起来:“大姐你有病没有病啊?我怎么给你打招呼,我又不能离开这里你又没过来。”

  白云一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假装咳嗽了一声:“咳咳咳,这次就先原谅你了,中午我还没有吃饭,我也再叫点东西吃吧,你一个中午就吃了那么一点点。”

  莫瑜桌子上就有一点小点心,而且看起来也没有吃完。

  “我吃那么多干什么,我是过来做任务的又不是过来吃饭的,你中午又过来干什么。”

  “哎呀早上离开了你之后我就去找常坡,因为在家里是还是太无聊,但是常坡他又要工作,那我把他拉过来了之后,他又跑了,这个家伙一点礼貌都没有,连中午饭都没有请我吃。”

  莫瑜自然也是知道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笑了笑对白云一说:“那你就没有惩治一下常坡呀,这个常坡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吧。”

  白云一笑了笑:“这句话谁说不是,我觉得也有点太不懂事,下回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个家伙。”

  “店小二你给我过来!”

  一股富二代的气息在白云一的身上形成。

  这一个吼声直接把在二楼的店小二给叫了出来。

  莫瑜也是没有特别的在意,现在继续观察一下这个门口的情况。

  白云一在旁边要了一些东西,店小二就屁颠屁颠的下去了。

  白云一对莫瑜说:“怎么了我的大少爷,一中午观察出来什么情况都没有啊?”

  莫瑜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在观察追捕的重犯,能够观察出来什么东西啊,这是完成任务而已。”

  白云一苦笑着说:“大哥那你感觉到不无聊啊?”

  其实莫瑜也感觉到了无聊,我原先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审问盘问,就像原来在三十九城做的事情一样,可惜也只是做了那一次而已。

  莫瑜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感觉到无聊,但是我已经答应我爹要做这件事情,如果中途退却的话,我觉得我爹肯定会看不起我的。”

  白云一立马就开始劝说莫瑜:“哎呀你懂什么呀,这个事情就是要看自己的心思,面子能够自己的钱,面子根本不值钱的好不好?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告诉你爹我不愿意做这件事情了让他赶紧来把这个事情收回成命。”

  其实白云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让莫瑜放弃这件事情并且陪自己玩儿。

  但是莫瑜显然短时间是不会放弃的,就算是感觉到这个事情比较无聊,就算是感觉了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但是在短时间内当然是不会放弃的。

  摇了摇头对白云一说:“要不然的话算了吧,过几天再说吧,说不定这件事情就有什么进展。”

  “哎呀大哥有什么进展,我就敢说这种事情你没有一个一年半载的根本查不出来什么,你在这里啊就是浪费一点时间,现在还不如我们出去打猎去了。”

  白云一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莫瑜指责白云一:“好呀这就是你的实话对不对?你在这里先玩一会儿吧,不过我小队长待会可能就过来了,到时候过来你千万别乱说话。”

  其实莫瑜还是比较害怕的,如果人家小队长过来看到自己有一个女生陪着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些敷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不愿意让白云一来的原因。

  白云一非常不耐烦:“大哥我是那种人吗?你就觉得我是那种人?我怎么发现你这么低看了我呀。”

  莫瑜无语,莫瑜到现在都认为白云一确实是那样的人。

  莫瑜继续监视,不过现在莫瑜特别的怀疑一件事情,就是剩下坚持的那些人会不会也每天都是一个这样的工作状态。

  会不会工作状态会有一些改变,就比如说懒得去看,有时候可能就会编造一些,编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或者是对整个事件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但是就是要想让自己把这个任务首先得完成。

  莫瑜觉得这种事情对于正常的人来说是更有可能发生的,因为这种事情确实非常的无聊就算是钱稍微多一点。

  这种无聊的心情还是会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爽,有时候这个东西和钱无关。

  就像莫瑜所知道的一样,在对待一些穷凶极恶的人但是不至于死刑,在监狱里面如果他们不听话的时候会怎么做,做法很简单,就是把他们关到一个小黑屋里面。

  这个事情已经说过了,利用的就是人还是群居动物了一点,而这个事情就某种情况上来说就剥夺了人们这个属性。

  所以说并不见得所有人员在执行这个事情的时候都能够全神贯注,尤其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需要做一个同样的事情。

  估计这个小队长是有些忙的,到了下午近十空的时间,小队长还没有过来看一下莫瑜有没有认真工作。

  而小队长曾经说过,那这个时间就可以让莫瑜走了,但是莫瑜不确定真的能不能走。

  白云一也算是非常不错了,能够在这个地方坐很长的时间,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找来了一些小玩意儿。

  是一些小孩非常喜欢玩的小木头,这些小木头有凹槽,可以和其他的小木头堆积在一起,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反正基本上自己想弄成什么形状就可以弄成什么形状,有时候只是一个数量上的问题。

  所以这才让白云一能够在这里安心的呆下来,莫瑜一共找到了五六左右的陌生人,但是就在五六个左右的陌生人,莫瑜也不能确定究竟是不是。

  谁又能知道是不是新招来的,再加上元族的人和极国的人确实在某种情况下比较相像,尤其适合北方人,除了这个脸色稍微有些深,鼻子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挺之外,其他的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

  就算是在一点小差距也不能说是绝对的,因为无论是在极国还是在元族当中,都能够找到不符合本国条件的那些人。

  其实莫瑜也想结束这个工作,因为还要回去整理事情并且让画师画出了一些陌生人的头像,事情也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再加上下午快要到吃饭的时间了。

  所以莫瑜狠了狠心,心想本来这就是他让我走的,于是乎直接就走开了。

  带着白云一起走的,这一次可把白云一都开心坏了,然后莫瑜来到了执法堂,到了一个地方之后发现小队长在里面办公。

  看到老师莫瑜小队长看起来也是挺开心,然后莫瑜就把这些东西全都交给了这个小队长,给小队长说:“那个哥,我去哪里找画师呢,我就说一下今天陌生人的头像吧。”

  小队长笑了笑说:“今天是第一天不需要着急,先把这个东西放下吧,明天继续,不过明天可能就要到下午了,现在画画师还正在忙,不如明天把所有的画像让画师一起去画。”

  莫瑜点了点头说:“谢谢小队长,那我就先回去。”

  莫瑜也是非常的不甘心,想想明天一天都要在那里呆着,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而且心里就在想如何打发明天的时间。

  而这个时候常坡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到了下班的时间。

  白云一已经说过了,如果在那个地方找不到的话,那么就去执法堂,如果执法堂也找不到的话,就去他们经常吃饭的地方,这三个地方总是能够找到的。

  而这一次常坡很快就找到了,在执法堂门口找到了白云一,本来白云一觉得还需要等很长的时间,不过让白云一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莫瑜很快就出来了。

  白云一看着莫瑜很快就出来了,跑过去就问了一下莫瑜:“你不是还需要很长时间去画画嘛?”

  莫瑜摇了摇头:“小队长说明天下午也可以不着急。”

  其实这一次的心情莫瑜和白云一是差不多的,就是特别的不想继续做这个工作了,和自己想象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本来以为能够建功立业抓住幕后凶手。

  结果就是当一个小喽啰,谁都不会甘心的去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莫瑜原先的时候还是一个城主,换句话说如果现在让莫瑜当一个最基层的小兵也不是不,但至少让莫瑜有事情可做。

  当然了现在也并不是无事可做,只是说这个做事的范围并不是说莫瑜所想象的。

  常坡笑着对莫瑜说:“怎么去干这个事情了呀,是不是闲得慌?如果闲的话的话跟着我去巡逻,到时候我安排你当一个小队长?”

  白云一在旁边呵呵一笑:“你还安排别人当小队长,你这个小队长都当的风雨飘摇。”

  三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莫瑜对白云一说:“这一点的话我已经不能再赞同你了,实在是太赞同了。”

  常坡这个小队长看起来当的确实有些风雨飘摇。

  三个人就准备去吃饭,这一次也准备把莫英给带上,4个人到了一个常去的酒楼,几个人感觉生活也是挺美满的。

  白天工作,晚上的时候就聚在一起喝酒,平常哪有那么舒服的事情,算是一些官员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可能那么多舒服。

  莫英是在门口被堵住的,于是乎就被拉到酒楼,莫英笑着对他们几个人说:“你们几个人可真是闲,不过啊今天谁请客呀?”

  莫瑜在旁边摇了摇头:“我发现你这个人真不会说话,如果不让你常坡哥哥请客的话,那就是侮辱你常坡哥哥你不知道吗?”

  这句话说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常坡笑了笑:“谁请客不一样吗?”

  莫瑜说:“那可就不一样了,你可是一个商家子弟,而且以后也不会在这个地方长久吧,所以说你肯定以后还是要继承你家的那个商业活动,所以说你肯定以后很有钱,有钱呀以后就可能很抠了,所以还是现在让你吐出来一些。”

  不过几个人也不可能天天大鱼大肉,这一次只是稍微的吃了一些家常便饭,吃一些家常便饭的一些小酒楼根本花不了多少的钱。

  很快,几个人都来到了莫瑜的家中,莫英有事情,白云一在路上的时候就提了一个建议:“要不然我们在莫瑜的家中玩一会儿?”

  其实白云一就已经确定了要玩什么东西,只是说要玩一会儿,但是现在没有说玩什么东西。

  常坡笑着说:“可以呀可以呀,好明天白天也不需要去值班了,不过后天值班的时候需要一天一晚上,生孩子的那个朋友已经回来了。”

  “哇噻男的还能生孩子呀!”莫瑜找到了其中的一个病句。

  “我发现你这个人就喜欢挑毛病,他老婆生孩子生完了他就回来了,而且准备还把班替回来,我本来就不想让他提,但是他硬要替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常坡继续问了一下:“那我们究竟要玩什么?”

  “要不然来一场小赌博怎么样?”白云一在南方岛国还没有玩够,至少是看起来没有玩够,所以这一次还想再玩一下,不过找不到人,而且白云一其实也不愿意去赌场,那种赌场其实不太适合一个女性去。

  于是乎就想了一个比较好的办法,自己来一个小一点的环境,这个想必应该也是不错的。

  常坡非常非常的愿意,笑了笑对莫瑜说:“可以啊,但是玩什么呢?”

  “哎呀玩什么都可以的,要不然的话就按照他们南方岛国那边的玩法?”

  其实两边的玩法规则上面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只是略微有一些差距而已,但是想来常坡应该很快就能明白,这种事情确实没有那么难。

  白云一笑了笑说:“待会儿给你讲一下规则你就明白,但是现在首要做的任务就是回家找几张纸,没有把这些纸裁成一样大小的纸片。”

  其实莫瑜是不愿意这样做的,就是对于赌博这件事情,万一让自己的老头大发雷霆的话那简直就是没有什么太好的果子吃。

  所以赶忙拒绝:“要不然的话算了吧,我爹看见了有些不太好。”

  白云一立马就用一个鄙视的眼光看着莫瑜:“大哥我想问问你多大了呀,怎么还是这样一个没有自主独立性的男人!说实话我太鄙视你了,你连人家常坡还不如!”

  常坡刚开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还是一句好话,但是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嗯?””

  常坡看着白云一,意思是你是什么意思。

  白云一立马解释了一下:“我是在夸你呢,夸你比莫瑜要表现得男人一点。”

  常坡虽然感觉还是有些不对劲,但是这句话比原先的时候好听多了,于是乎点了点头说:“当然了这个家伙确实就好像投胎就投错了一样。”

  莫瑜还是不愿意:“要不然的话算了吧,真的觉得没有必要。”

  白云一实在是受不了了:“大哥你是不是真的要这个样子?”

  莫瑜样子非常为难:“哎呀这个你不懂,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当官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

  白云一立马就说出来了自己的歪道理:“这不是正好吗,你想一想啊?你现在是住在哪里,又不是住在集体宿舍里面,有谁能够知道你们的这个赌博行为,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你说谁敢查这个行为。”

  话虽然这么说,这莫瑜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毕竟这个国家的法律就是这个样子的,对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深恶痛绝。

  白云一实在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了:“那要不然这样?去我们家怎么样?”

  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去谁家都不太好,于是乎就还是坚持原来的态度:“真的真的要不然就算了吧,我觉得确实有些不太好的,这种事情法律本来就不允许。”

  常坡当然是帮着白云一的:“哎呀我们又不赌大的,就赌一个小的,放心放心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吧。”

  当然这只是安慰莫瑜,莫瑜能够确定去做这件事情,但是在莫瑜的心中,就是没有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个说法的。

  所以说这一次,还是坚定自己的意见,而且还不想让他们去赌博。

  白云一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你确定要这个样子做,我去找你娘去,你不去我跟着伯母一起赌博,我还真不相信伯父敢大义灭亲!”

  这一次算是抓住了莫瑜的死穴,莫瑜立马拦住了白云一:“你找我妈干嘛呀?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啊,行了行了我娘你的还不行吗?但是去我的房间,不能让我娘知道!”

  听到这句话之后白云一才呵呵的笑了起来,拍了一下莫瑜的肩膀:“哎呀这才乖呀,这才是莫瑜,这才是像样的城主。”

  很快就到了莫瑜的家中,在莫瑜的书房里面找出来几个字,用剪刀裁成一个一模一样的,对于他们来说记忆力还是比较好的,如果说用剪刀有长有宽有窄有细的话,肯定容易记出来这些牌。

  所以说,这种事情还是要好好的把它弄规范了。

  不过花的时间也不是特别的长,这边白云一对常坡说:“要不然你赶紧取钱去吧,钱少了不一定能够玩得尽兴啊。”

  莫瑜立马拦住了常坡,然后对白云一说:“不是说好了就玩一会儿吗?要不然的话玩一会就算了吧,玩一点小的。”

  白云一拉开了莫瑜:“哎呀你着急什么,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情,你看看你着急的样子,又不是花你的钱你那么早就干什么。”

  莫瑜觉得好像有一点掉入他们的陷阱当中,虽然现在莫瑜还是有不少的钱的,但是估计今天晚上可能会化为虚无。

  到了常坡走了之后,白云一对莫瑜说:“要不然的话把你的床底下的钱都拿出来吧。”

  莫瑜那些钱其实从前装取出来之后,没有再放进去,基本上都是在床下放着的,这件事情也不知道白云一是如何知道,只是看起来白云一对莫瑜确实非常的了解。

  常坡取钱非常的快,这个时间点取钱的人不是特别的多,从钱庄取出来足足有五千宇,有小钱有大钱,当然就是为了赌博使用的。

  几个人点上蜡烛就开始了,这边白云一和常坡就讲解了一下规则,讲解了一下南方岛国玩牌的规则。

  常坡这个人虽然说有时候比较直,但是常坡这个人是绝对不傻的,所以立马就明白了这个规则究竟是什么。

  于是乎三个人就开始了,不过这一次他们因为是自己玩儿,所以稍微的修改了一下规则,就是把那个4倍才能够开其中一个人的牌变成两倍。

  那么这样的话付出的钱就稍微少一点,而且也愿意开牌了,其实在那里赌场就是想多寻求一下服务费而已。

  但是他们三个人自己玩肯定是有输有赢,那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所以修改一下规则也是无伤大雅。

  很快就要开始了第1局,不过他们忘了倒茶水了,带莫瑜去倒茶水的时候,钟离月来到了这个地方,正把他们堵了一个现行。

  立马就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莫瑜十分的后悔,后悔为什么会答应这件事情,应该让他们随便弄。

  不过这次钟离月却显得非常有兴趣:“如果你们缺人的话我也可以啊?你们是在打麻将还是干什么?”

  莫瑜心中就在问自己的娘:“娘,这你还看不出来吗?还打麻将,打麻将不早就喊你了吗?”

  其实钟离月在家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偶尔也会找一些朋友打麻将。

  但是这一次确实不是打麻将,不过也是一个赌博类的东西,所以也就立马引起了钟离月的兴趣。

  莫瑜赶紧地说:“那个娘你先回去吧,要不然你先去休息。”

  可是钟离月根本不是这个样子,还坐了下来:“带我一个玩玩怎么了,我现在也是属于年轻人的行列好不好,行了行了就算我一个吧。”

  白云一开心的说:“伯母当然可以算你一个,但是这个是需要有本金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碧月剑,碧月剑最新章节,碧月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