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七十章 华国风云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看着慕容安澜远去,玉染和竹良之间倒是陷入了一片沉默。

  片刻之后,是竹良陡然开口:“酒安澜,他到底是什么人?”

  玉染回过神来,他转头去看竹良,然后温和地笑着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刚才那么肯定地说酒安澜即便现在回去也很难改变他父亲的心意,你认为他帮不了他的四哥,你甚至说他的家族之中就是一片阴谋。他的家,却也可以说不是他的家,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竹良停顿了一下,用着分外凝重的眼神望着玉染,他十分肯定地说道:“我跟随世子良久,却也从未听闻华国有一个大世家姓酒。酒安澜不是他的真名,可是你——是不是知道他究竟是谁?”

  玉染眼帘轻垂,说道:“是。”

  “那他到底酒安澜到底是谁?”竹良拧眉问道。

  玉染没有急着回应竹良的问题,而是慢慢地回过身,再看了一眼这高高悬挂的昊天宗匾额。她的神情温温,再回头时正好撞上竹良充满疑惑的视线。

  她语气平和地开口:“他不姓酒,可他的名字确实是安澜不错。”

  “安澜……你说起这事,我倒还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竹良有些诧异地道了句,而后便陷入了思量之中。可最后他仍是没能想起这个名字的由来,于是只得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玉染身上。

  玉染也不慌乱,她笑了笑,说道:“安澜,复姓慕容。他真正的名字——叫做慕容安澜。”

  “慕容……慕容安澜?”竹良的眼角一抽,简直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慕容氏是华国王族的姓氏,也就是说慕容安澜是华国的皇子?

  竹良忽然忆起刚才在山上来的那个墨衫之人是叫慕容安澜五公子,也就是说,慕容安澜是华国的五皇子。直至到了这儿,竹良才终于明白过来为何他自己会觉得“安澜”这个名字十分的耳熟。原来,竟是因为这个令人震惊的理由。

  “说实在的,我一开始在商国遇上他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他是华国的五皇子。”玉染说到此处,不禁低头看了眼还在手心里躺着的慕容安澜的玉佩,“若非是这枚玉佩,我估计这一路上都要被他蒙在鼓里了。”

  但是竹良却在此时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盯着玉染的绝美面庞,有些惊诧地开口:“如果他是华国的五皇子,那么他口中说得那个四哥不就是……”

  “是容袭。”玉染替竹良答了。

  “不会吧……那他刚才说他的四哥出事了,才要立刻赶回去。也就是说,是慕容袭出事了咯?”竹良看见玉染平静无波的面容,似乎有些不解道:“那华国四皇子慕容袭是你的夫君吧?你们的关系不是自小青梅竹马吗,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吗?”

  玉染并未回应竹良的话,而是兀自收好慕容安澜的玉佩,接着又从袖中摸出了另外一样东西。那是一张蜡黄的信纸,信纸之上的字竟是不止出自一人手笔,其中牵着的字迹颇有清隽傲骨之风,而写在后者的字迹却是异常端正,正是刚才那墨衫之人亲自交给慕容安澜的信纸。

  “这信不是……你什么时候弄来的啊?”竹良嘴角抽了抽,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玉染。

  “就在刚才安澜理东西的时候。”玉染随后应道。

  竹良撇了撇嘴说道:“你这可不道德啊!”不过,话归这么说,他还是将头凑了过去,同样看起了信上的内容。

  而玉染倒是也没有避讳竹良,她的目光飞快地从信纸上的内容上扫过,接着她微微抬眸,眼底一片深邃平静,“看来——这华国也很快就要不太平了。”

  “酒宴,云华殿……四皇子在华君的酒宴上遇袭失忆,被幽居于云华殿。”竹良将信纸上的最主要要交代的内容念了一遍,随后有些疑惑地对玉染说道:“这封信上怎么有两个人的字迹啊?牵着只写了酒宴和云华殿这简单的两个词,而后者则像是又详细地写了一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吗?”

  玉染闻言,略是斟酌。最后,她也只是静默地望着竹良,微微摇头,“没真切见着,我也无法轻易判断。不过以这字迹来看,前者出自容袭不错,而后者则当是修子期。”

  “修子期?哦我记得来了,就是那个扮成湘王府暗卫,后来跟在你身边的人,他原来是慕容袭的侍从啊。”竹良见着若有所思的玉染,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我觉得吧,那慕容袭与你应该也算得上是平分秋色,你还好好地在这儿呆着呢,他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吧?”

  玉染心不在焉地“恩”了一声,却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竹良也还记得流传在四国的传闻,传闻中所言皆是说赫连玉与慕容袭关系不睦,最后慕容袭甚至助华攻宁。但后来宁、华一战之后,又有赫连玉起兵一战商国,在赫连玉吞并商国东境边城之后,这整件事情便一了了之了。

  至于竹良也都只是道听途说,所以无法辨别其中到底什么是真,有什么又是假。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回宁国?”竹良默了下,转而问道。

  玉染微微敛眸,片刻沉吟之后,她抬眸微笑道:“先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恩?”竹良诧异。

  两人回到了昊天城的主街之中,天色已沉,街上的人不算多。

  玉染在街上寻觅了一会儿,接着走进了街尾的一家银铺。

  “银铺?你是没银子了吗?”竹良眉头都拧在了一块儿。

  玉染笑了笑,也不多做解释,“你随我进来就晓得了。”

  竹良最后还是跟在玉染后头进了银铺。

  玉染看见店主正在埋头算账,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从怀中取出那封来自华国的信递了过去。她也不管店主还未抬头,直接开口说道:“帮我把这封信快马送回宁国,交至卓冷烟手中。”

  待到两人再从银铺再次走出之时,竹良已是在玉染的身边啧啧叹声,“有权有势就是好,想要什么都可以第一时间拿到,想做什么也都可以放手一搏。”

  竹良指得是玉染正在阅览之物,玉染现今正在翻阅的内容,正是近日来华国所发生的事。

  容袭被幽禁云华殿,华君设酒宴,酒宴之上容袭遇袭以致失忆,旧时颛顼帝之毒似乎隐有再次发作之象。如果前面几件事还在玉染的心里预料之内,可是最后一件,颛顼帝的旧毒……为何还会发作?

  玉染慢慢垂下手,她的手心逐渐握紧,而眼底的神情也愈发幽暗起来。

  按理来说,当时她给容袭的解药是能根治容袭身上的剧毒的,也不会让他的毒再次复发。

  如果是这样,那容袭又是为何会再次中毒呢?

  容袭的手中并无此毒,那也就是说——下毒的人是华君慕容齐。

  可是,聪明若容袭,又怎会长时间被人下毒却未曾发现丝毫?

  所以很显然,容袭这一计,是苦肉计,既能让华君放松警惕,又能引得她玉染掺和进去。因为如今拥有此毒解药的人,只有玉染。

  玉染当初给了容袭解药,但在这之前她便已然记下了解药的药方。在这个世上,如果容袭没有和玉染一样在服用之前记下药方,那还能再次做出解药的人就只剩下了玉染一个。

  “我现在已经和红月阁恢复了联络,接下来苏久会很快赶到我的身边。若是你不愿留在我的身边,那便在伤好之后就可以自行离开。”玉染扭头对竹良说道。

  “那你呢?看你这架势,是准备去一趟华国了?”竹良思索了一下,不禁问道:“你真的觉得慕容袭给出的消息是真的吗?”

  “我在意的并不是容袭给出的消息是否属实。”玉染眼中漆黑而透亮,更是有着些许锋锐之感。

  “那是?”竹良疑惑。

  玉染轻轻吐了口气,随后她微笑着开口道:“刚才看了眼近日来有关华国朝堂上发生的屡屡情况,华国太子慕容麟以及三皇子慕容逸这两人可以说是尤为显眼啊。”

  “是因为慕容袭被华君幽禁,所以那华国太子和三皇子便开始两家独大了吗?”竹良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华国太子性情懦弱,虽为长子,却是庶出,可正因为他长久以来这般对于朝政之事不温不火的态度,所以华君才会封他为太子。”玉染梳理了一下思路,接着开始说道。

  而竹良也是点头,“因为华君认为性情怯懦的慕容麟对他的威胁不会太大。”

  玉染继续道:“而三皇子慕容逸是皇后所出的嫡子,皇后势力独大,绝不容许自己的儿子被别人踩在脚下,所以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地拉拢官员,当然三皇子自身也牵扯甚多。再说刚才的太子慕容麟,性情怯懦也可以只存表面,他怕死,可也渴望权利。他是个太子,又岂能容忍他人对他的指指点点,自然也有收拢权势之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