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十章 做决意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别院里,玉染将安君的旨意递到湘王长孙毅的手中之时,她能感觉到长孙毅的手是罕见的颤抖的。

  谁都知道,这是安君在有意逼长孙毅现身。

  安君的杀心,已经被谁都重了。

  而长孙宛然,真是安君的最后一个筹码。

  “爹,我忍不下去了。”长孙弘的手死死地握拳,他指尖的指甲几乎已经要嵌进肉里,手指也是被攥得发青。他的眼神沉寂而凌冽,似乎他心中的怒气从未达到过如此极致的状态。

  长孙毅收拢旨意,仰头深深阖上双眼,口中一声长叹,既是无奈,也是感慨。

  他从未想过,终其一生,竟然有一天会走到这个被自己最忠心的人逼迫的地步。

  “爹,君上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湘王府,他就是想逼你回去,然后杀了你。现在连宛然都被他当成了威胁你的筹码,爹你难道还要坚持你那没有意义的忠诚吗?”长孙弘忍无可忍,朝着长孙毅咬牙喊道:“爹,我们不能再忍下去了!我们再退让下去,死的不止是我们两个,连宛然的性命都要被搭上去了。她是我的妹妹,你最好的女儿啊,你就忍心看着她去死吗?”

  “好。”

  “你刚才说什么?”长孙弘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说我们不要再忍了,我说——好。”长孙毅的眼底深邃,在暮色下他的面庞又宁静平和了几分。

  “爹,你……”长孙弘一时间怔愣在那里,他显然没料到长孙毅会这么快答应。

  长孙毅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叹息着说:“也许你说得对,我从来都只考虑自己到底对君王忠不忠心,却从未想过自己的这种愚忠会给你们带来怎样的麻烦。让你被逼成为皇子师长,让宛然现在身陷危局,这些都是因为我的错误坚持才会导致的。所以,这一次,我听你的,我不会再忍耐下去了。既然君上不愿信任于我,又屡次想要陷湘王府于不义,那我们就索性遂了他的愿——反了吧。”说到最后,长孙毅的眼中陡然变得锐利而坚定。

  “爹,你真的决定了?”长孙弘的神色凝重,向长孙毅再次确认。毕竟,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他害怕自己的父亲到最后会后悔。

  多年的忠心,又岂是说毁就能毁的?

  “是,我决定了。”既然是他长孙毅已经决定的事情,就没有更改和退步的可能。

  “好,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长孙弘转身就要往屋里跑,结果正好对上站在一旁的玉染的,他停下脚步,朝着玉染无奈一笑,他说:南玉,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你给说中了。”

  玉染原本平淡的神情被打破,她勾起唇角,眉眼弯弯,“当然是因为我厉害啊。”

  “是,是,南玉你不论什么时候都很厉害,总是能够未卜先知。”长孙弘笑得俊朗而耀眼。

  “长孙弘……”

  “恩?”

  “你难道就从没想过,我这不是未卜先知,而是兴风作浪,接着顺水推舟吗?”玉染笑得格外平静,她的神情看似柔和,可凤眸之中隐约带有明了且复杂的意味。

  长孙弘一愣,随后竟是一边叹着气,一边笑了出来,他仰头望着远处的霞光,神情释然地说:“那也没办法嘛,毕竟,这是南玉你所追求的东西。而我没什么好追求的,所以就只能希望湘王府的人都能好好的。”

  其实长孙弘仍然记得当时玉染是怎样设计安君的,可以说这次他们会出使宁国的事因也是玉染所挑起的,玉染要么安安静静地做她的悠闲摄政王,要么就是直接让一国之君身陷圈套。

  但是,长孙弘也同样心知肚明,如若不是玉染的存在,也许湘王府在之前就已经消失不存了。

  哪怕玉染帮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更好地实现她的谋划,长孙弘还是情愿对玉染道一声谢的。

  在玉染来说:苟延残喘,也总比在世上消失殆尽的好。

  “是吗?这个想法听起来还不错。”玉染笑着说道。

  长孙弘想了想,歪头问道:“既然是家事,那南玉你还要参加吗?”

  玉染笑而不语。

  “看来就算我再怎么说也没有用了,我先去准备东西了。”长孙弘话毕,朝着玉染挑眉一笑,随后转身往屋里走去。

  玉染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披风,她向长孙毅点头致意,准备离去。

  只不过玉染刚刚转过身去,就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声音。

  “宛然在你那里,还好吗?”

  玉染抿唇转身,看向长孙毅的凤眸澄澈而透亮,她扬起唇,笑着说:“王爷,很好。”

  “是吗?我还真怕宛然一个人留在那里做出什么傻事。”长孙毅敛眸道。

  玉染的笑容有一刻的停滞,但就长孙毅来看玉染并未露出破绽,她笑得温和,口中轻吐道:“不会。”

  “那赫连殿下,我和弘儿就不叨扰了。”

  长孙毅朝玉染作揖示意,而玉染也即刻回礼。

  玉染收回手的一刻,看着长孙毅走开的背影,她一瞬间沉默了。

  “就算阿染你不利用他们,他们的结局也不会比现在好上一分。或者说,只可能比现在死得更悲哀。至少现在,你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玉染听见身后传来的柔和嗓音,随后慢慢转身,果不其然对上的是容袭笑盈盈地模样。

  “长孙毅早就猜到安国狱中的宛然被我替换了,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准备背叛自己的君主。我承认,我不是个有善心的人,不会为湘王府的境遇感到惋惜,因为我认为长孙毅始终是在作茧自缚。”玉染面上的笑意浅淡,她敛起眼眸,说道:“就好比这次他决定了坐实安君给他按的叛乱的名声,他为的是他的亲人,而非自己的自由。他始终在意的只有别人的看法,所以终归逃不出宿命的安排。”

  “作茧自缚?”容袭闻言挑眉轻笑,“你我又何尝不是呢?”

  玉染扬了扬唇,“说得也对。”

  容袭转而道:“长孙毅这一举动无异于逼宫,恐怕安国的动荡就此开始。阿染为湘王府筹谋至今,为的也就是这一刻了。”

  “那也说不准吧?我记得,安国丞相玉渊,他是容袭你的人。”玉染意有所指。

  “阿染大可放心,我这一年之约的承诺,还是会遵守到底的。”容袭微微笑了笑,语气风轻云淡,似乎这次的事情他当真不准备插手。

  “不管你遵不遵守,反正我都会奉陪的。”玉染双臂抱胸,淡然说道。

  容袭晒然一笑,在暮色下他的面庞看起来温雅而夺目,那双黝黑的眼眸之中似乎有着黑曜石般的闪光。但是接着,他的神色却沉静了下来,眼底也继续加深,“我觉得,阿染更应该注意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

  “虽然在阿染的眼中,亲近之人并非只局限于血脉,而是出自互相的关怀与善待。但有的时候,你也不得不承认,血脉这样东西还是挺奇妙的。它足以让人相信,拥有相同血脉的人,才是亲人,而亲人都是心中抱有善意的,是不太会欺骗自己的。可有的时候,血脉只不过是侵蚀人心的毒药罢了,只会让你被不断地伤害和背叛。”

  玉染知道容袭指的人是长孙宛然。

  确实,她已经知道长孙宛然最后的决定,甚至她也知道,这是华君和安君共同想故意给她玉染看的结局。

  他们都想看她失落难过的模样,他们觉得长孙宛然的背叛会给她带来打击和痛苦。

  他们想让她明白,这个世上不是你以为自己对别人好,别人就都会领情。

  “容袭,你太低估我了。”玉染沉默良久,陡然仰头失笑。

  “哦?”容袭的眼中一亮。

  玉染的神情似笑非笑,她说:“我的心很小,能装下的朋友也就只有很少的人。友情不必要很多,能有一两个真心的也就不错了,不过要是他们也都背叛,那就肯定是我本身的问题,所以我不会让这个情况发生的。而对我来说,更大部分的人只是利益上的伙伴,也就只是萍水相逢,片刻交谈。要是我真的对每个人都掏心掏肺,你以为我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你说得都是认真的?”容袭笑眯眯地问。

  玉染一挑眉,“不然你以为呢?”

  “那我呢?也算在你心中那很少的一部分人里吗?”容袭眨了眨眼,笑得格外惑人。

  “不算。”玉染答得飞快。

  “真是薄凉。”容袭装作委屈地感叹道。

  “对,我就是薄凉。你就算不服——也得给我噎回去。”玉染一手指着容袭的姣好面庞,一边故作威胁地说道。

  玉染不知道容袭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她说得明明就是能装下的朋友很少,至于别的……恩,她还是先不说了比较好,就算说了估计也是自讨没趣。

  当夜,湘王与长孙世子暗中离开宁国,在翌日以湘王之名得到了安国边境数位将士的支持。安君暴虐,早已不得人心。而湘王二十余载的炽热忠心,军中无人敢不信服。也许在士卒与军队眼中,湘王才是他们应该跟随的人,而他们也只愿受湘王差遣,而非安君的胡乱旨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