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一百七十四章 顾虑存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父亲。”谢意远低声喊了一句,他还从未见自己父亲这么认真地对一个人行礼致意。

  谢意远曾经听自己的父亲说过一件事,父亲说他在明戌结识了一位才谋颇高、志同道合的友人,当时谢意远还犯起过迷糊,谢意远知晓自己父亲的眼界挺高,为人也不算圆滑,所以可以结交为友的人实在是少,但没想到自己父亲会从自己父亲口中听到这么郑重的言辞。当时的谢意远有问过自己父亲那个友人到底是谁,可是父亲避而未答,谢意远也就没有在意,久而久之便忘了。可现在再看眼前的情景,谢意远总算懂了,因为他父亲当时结交的友人——是明戌的长公主颛顼染。

  玉染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左臂,虽说还在酸痛,但至少已经可以动弹。

  只是一瞬,玉染便扬起微笑,她将握在右手的卷轴塞进衣袖当中,随后她双臂抬起,双手在身前交叠,竟是同样朝着谢建白拱手作揖,动作没有丝毫懈怠,标准得挑不出一点儿瑕疵。

  谢建白敬重玉染,而玉染也敬重谢建白。

  他们两人虽相差二十,可为友与年纪并无干系。

  玉染作揖完站直身子,她吸了口气,是十足寒意,“尚书,夜时寒凉,风委实大,您和二公子早些回去歇息吧。其他事情,请先不必挂心。”

  玉染目送尚书和谢意远离开,才顿觉一股痛麻之意从自己的右手开始蔓延,玉染抬手看了眼,失笑道:“以前闲来无事时总觉得有事要发生,而真到了事多时反而深觉麻烦了。把权谋当成玩乐,也就容袭爱这么和我解释了。”

  长孙弘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还抬着的手,随后手臂慢慢垂到了身侧,“南玉,你难道不觉得慕容袭做错了吗?”

  玉染闻言微怔,她侧头去看长孙弘,却发现长孙弘的面上没有平日里的笑意,他的眼底幽深而锐利,他的眉头拢着,神情低落。

  凉风拂来,拂起玉染的衣袖和墨发,她将唇角的笑逐渐敛起,她深深地望着容袭,“你觉得容袭卑鄙,觉得容袭伤天害理,你觉得我应该离他远去,这样一切就会按照你的想法转变。可是长孙弘——没有用的。即便容袭不在,我也依旧是玉染,是赫连玉,我也会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

  “长孙弘,不要再骗你自己了。事实上,我也在你心里那些卑鄙狠辣的人当中,只是你自己一直都没发现而已。”玉染语气轻松。

  “不是的!南玉,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长孙弘一时间急得不知所措。

  “那是你从不清楚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最爱的人是容袭,我最喜欢的事情是权术算计,我的手段心狠不比容袭差丝毫。还有,就好像我觉得谢意远是个有才能之人,而你会觉得他背叛了你,应当天诛。长孙弘,你该看清了,我和你并不同路。也许我们现在相处得很好,可万一有一天我与你的偏差变得越来越大,那你觉得你那时还能守住本心吗?”玉染的声色微凌,反问道。

  “我……可以的。”长孙弘顿了顿,垂眸低喃道。

  玉染偏着头,却是在此刻陡然提唇一笑,凤眸光芒四射,“那好,我问你,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反了安君,夺过剩下的军权,然后自称君主呢?”

  “这……你是要我造反?”长孙弘瞪大眼,震惊道。

  玉染毫不犹豫地点头,“是。”

  “就算我再怎么厌恶君上,我现在也不能这么做,我爹肯定不会同意的。安国一半以上君权都在我爹手上,我不可能跨过我爹去空手造反吧?”长孙弘却是恨极安君,他也想手刃安君,可他想过了:他不能。

  他之前曾与父亲大吵一架,认为父亲懦弱,什么都不敢提,可后来他被谢意远和秦奚点醒了:他是湘王府的人,他唯一承认的亲人就只剩父亲和妹妹,他不能没头没脑地做傻事,更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违逆自己的父亲,这也许就是他生为长孙姓的悲哀吧。

  玉染双眸柔和下来,她唇畔浮起些许缓和的浅笑,“我知道,你就算真的恨死长孙延,你都不可能真的越过自己的父亲造反的。其实能真正保住湘王府的唯一办法,就是长孙延不再为君,安国不在他的管辖之下。”

  “南玉……所以,你曾经也是这么对待明戌皇朝的,是吗?”长孙弘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了握拳,他没有责怪玉染的意思,只是为自己的无能而悲哀。

  “我确实生来姓颛顼,可我也能让自己不再姓颛顼。我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为了我身边的人都能够活下去,只能先踏出那一步。而踏出那一步之后,你便是前处悬崖,后有追兵,虽是两难,却已无法回头。”玉染微笑着说。

  “所以,南玉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还未踏出那一步,就永远都无法和你感同身受吗?”长孙弘犹豫着问道。

  玉染挑了挑眉,浅笑道:“你想怎么理解其实都无所谓,反正,我觉得我们性情相差得挺大,所以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的。当然,就算到了那时我也会把你依旧当做我的友人。

  “你现在已被长孙延封作长孙瑞的老师,所以你得好好考虑自己接下来要怎么走了。毕竟长孙延看似嘉恩于你,也嘉恩于湘王府,可实则用意不善,你走错一步便会万劫不复。”

  长孙弘沉默未言。

  “长孙弘,你听好了,你喜欢的不过是那个单纯且懂你的南玉,而不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擅长权谋的玉染。”玉染思索一下,又道:“恐怕我今天有意安排刺客刺杀你父亲的事情也让你有心结了吧?毕竟,若非是我安排了刺客,就不会有容袭的人趁混乱掺和进来,结果还让你的父亲险些丢了性命。”

  长孙弘张了张口,还想解释什么,但他陡然对上玉染那双漆黑莹亮的双眼时,他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玉染说得没有错。

  他摸不清玉染到底在想什么,可玉染却把他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全都看在了眼中。

  长孙弘不害怕玉染,可他也开始产生了自己的顾虑。这一切,皆是因为,她是赫连玉,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终归一辈子都无法被养在闺阁当中。

  长孙弘看到玉染对自己笑了,然后他看到玉染转身,她走得越来越远了,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了。

  可是,长孙弘还有一句话真的很想和玉染说,他想说——他可以为了她尽力抛弃所有的顾虑,他也可以让她继续去做她的摄政王绝不干涉,可他,是真的喜欢她,这一点天地皆可作证。

  玉染回到自己房中的时候,房中苏久已提前烧好了炭火,这与外头截然不同的温暖反而让玉染无意识地抖了抖。

  “殿下,您还觉得冷吗?”苏久端着茶水走进来。

  玉染摇了摇头,“还行,在屋里呆一会儿就热了。”

  苏久将茶盏搁在桌案上,随后回过身帮玉染解下身上的披风,“殿下的手立刻还要重新包扎,请殿下等我一下。”

  “好。”玉染点点头,兀自坐到了榻边,她靠着桌案,姿态散漫。

  玉染从自己的衣袖里将曾经的赐婚旨意拿了出来,她仔细端详了一下,随后将旨意轻轻地搁在了靠着的桌案上。

  苏久很快便回了过来,她跪坐在玉染右侧,接着小心执起玉染的手,掀开玉染早已染血的纱布,又重新开始上药。

  “殿下还准备在安国停留多久呢?”苏久一边问道。

  玉染装作思量,她仰了仰头,说道:“估计也呆不久了。本来我让秦奚安排买下隔壁的府邸是准备再多留一阵,但现在看来宁国那边也不能不管了。”

  “是啊殿下,不止宁君发现了冷烟姐不是您,还有华国那边的事情冷烟姐也快撑不住了。”苏久叹息。

  玉染面露无奈,“华国啊……容袭偷跑,华君一旦发现就会追查,现在容袭掌握的华国势力只有一半不到,华君要压过容袭一头来找他也不算难。华君发现了容袭的踪迹,也就等于找到了我。华君对我逼疯他的皇子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更何况他对宁国的城池疆土一直虎视眈眈,他若是趁我不在宁国之时动手,恐怕连我都应接不暇。”

  华君,是个沉稳之人,这一点玉染十分肯定。

  当初明戌未灭之时,华君也曾与颛顼帝做了不止一次交易,更是连容袭都被他当做过棋子。

  可以说,华君也同样拥有足够的才谋,而且也十分能狠下心来。所以至今为止,容袭在华国吞并势力的速度并不算快。

  “那明日开始是否就按殿下传信的计划来安排?”苏久思量了一下,慎重开口。

  玉染眼底闪烁,片刻之后她扭头问苏久,“我让你带来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