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朝中势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有人之后查看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玉染敛起眸子,眸光微动。

  “有……”秦奚说到此处,略有一顿,他静静地瞧了一眼玉染,在抿了抿唇之后缓慢开口:“有人说之前看到薛言和几个神秘之人来往,后来对薛言所住之屋搜查之时从他的行囊里找到了与别国人通信的消息,信上更有所指一切皆是为了宁国着想。而江阳城城守也断言说他确实有看见薛言和一个宁国人有见面,只是当时并未细想,现在幡然顿悟。所以,薛言已经被判定为通敌,正在押送回来,从西境过来不出十日便会到达。”

  “与宁国通敌?”玉染翻了翻眼皮,眉梢微扬,面上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不出片刻,玉染竟是失笑,“这一出戏还真是特别啊。”

  “殿下觉得,这会是长孙延做的吗?”秦奚出声问道。

  玉染偏头瞧着秦奚,一双凤眸煞是明亮,她像是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微笑着说:“毕竟那是要运去西境的粮草,安国西境虽说偏远,但商国的南面毕竟与安国北面接壤,若是商国有意绕道从安国西境偷袭也不是不可能,长孙延还不至于愚蠢到犯这么大的险只为污蔑到湘王头上。”

  “我也是同样认为如此,所以说,这其中必定是有他人介入,然后将偷烧粮草的罪名嫁祸到了宁国头上。”秦奚皱着眉,点头说道。

  玉染眯了眯眼,她随手捻着桌上的一盏茶杯,沉默须臾之后忽然眼底更深了几分,“只是嫁祸到宁国头上么……”

  “殿下的意思是?”秦奚也是被玉染说得心头一凛。

  “你想啊秦奚,这一阵子,安国被压制得最深的人究竟是谁?是湘王长孙毅啊。近日来长孙延为了把毛病都挑到长孙毅的头上到底花费了多少心思你我不是不知道,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事的人竟然又是湘王的直属臣下,这更是给了长孙延一个机会来给湘王扣新的罪责。如果说指使烧毁粮草的人不是长孙延,那么真正暗中的那个人在这种时候又将矛头清晰地指向了湘王长孙毅,其心再明确不过了。”玉染的睫毛微颤,眼眸之中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她说:“那个人如此推波助澜,恐怕是同样想要湘王府就此消失啊。”

  秦奚望着神色略显烦恼的玉染,缓慢开口问道:“那殿下认为,我们是否需要插手此事?”

  “秦奚你应该是知道的,即使长孙弘没有阴差阳错地救了我,即使我与湘王府原本没有任何纠葛,我依然会想尽办法,绝对不能让湘王府消失。”玉染再抬眸时,眼底的波澜已然平息,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平和。

  安国现在朝堂顶端的两人是丞相玉渊,以及湘王长孙毅。期中丞相是容袭的人,必定听从容袭的安排,哪怕丞相与湘王再怎么算是多年旧友,但到了真的要做出决断之时,玉渊也不可能倒向长孙毅。

  其实,安国江阳城运送粮草被烧一事,玉染听秦奚说完,心中是有些空落的。

  因为,安国朝堂势力两分,若是丞相玉渊是倒向容袭的,那么一旦湘王府的势力被清,那么随之可以掌控安国朝局的人便成了容袭。

  谢意远确实是个聪明人,但他现在的胆子还不够大,还停留在对于长孙延的惧怕之中。他的做法也还稚嫩,容易被人看穿,所以怎么敌得过玉渊。

  而再看安君长孙延本身,他的脾性暴虐,时而变化无常,确实令常人害怕不已。

  可一个人单单只是令人害怕,这是不足以让人臣服的。只要他不具备足够的才华,还有真实的掌控全局的能力,那么长孙延也就相当于是被臣子握在了手中,不足为惧。

  所以,就在玉染将安国朝局与粮草被烧一事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底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而那个想法更是指向了一个人。

  哪怕现在没有任何的痕迹指向那个人,而玉染的心中却依然有这般感觉。

  玉染绝不能让湘王府消失,因为只有实力均衡之时,玉染才能进一步插手。

  “湘王府如果再被压垮,那么这安国朝堂之上,恐怕得是丞相说了算的。现在的长孙延,对湘王的猜忌是在太大,让他一时间再无法将其他的视线分到丞相玉渊的身上,所以玉渊那里还是太好过了。”秦奚摇头低叹了一声,接着慢慢抬眸定睛去看玉染,秦奚的眼底是清晰而平静的,他说:“所以,这么一来,殿下的猜测恐怕又都归结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既然这一次的事情不是长孙延有意扣在长孙毅身上的,那么照现在的局势来看,会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也就是容袭。

  玉染轻轻阖了阖眼,她将杯盏随手搁在桌上,杯盏的底部与桌面间发出了低脆的磕碰声。

  玉染似是静默了良久,她完好的右手手肘慢悠悠地支在桌面上,手心托着脸颊一侧,原本便垂在耳后的墨发随着她偏头的动作蓦地滑落至她的脸旁。

  明明她听见的应该是一件惊人的猜测,可在这一瞬,好似无法在她的心中掀起丝毫的波折。

  事实是,玉染的心中并非毫无波澜,而是早已乱过了无数遍,所以到了最后被人当面说出来的时候,也就提不起感觉了。

  “现在湘王人呢?”玉染揉了揉额角,睁开眼睛问道。

  “就在刚才被招去了王宫,我也是等到消息都落实完了,才过来寻殿下的。”秦奚温声说道。

  玉染思量片刻后说道:“罢了,就算长孙延急不可耐地想要给湘王定罪,那暂时也是做不到的。就算薛言是湘王的直属臣下,那么他现在也无法证明就是湘王指使薛言去烧的粮草。更何况,烧毁粮草的并非薛言,而是另有其人,他们一时半刻查不清的。最多,长孙延有了暂时可以怪罪湘王管理臣下不当的理由,然后再将此事作为日后可能发生之事的铺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