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意图明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修子期面对绿彤所言,微微瘪了瘪眉,但口中依旧耐心地再次说道:“这是南玉小姐吩咐的,在下只是听从命令向绿彤姑娘说一声。”

  修子期的面貌清隽,而且平常说话时又十分文雅,一身青墨色衣衫让他看上去更加精神几分,倒是一时间看得绿彤有些脸红。

  绿彤旋即低下头,福了福身,接着唯唯诺诺地说道:“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照顾我家小姐了,若是姑娘有什么需要绿彤的地方,可以随时来叫我。”

  修子期目送绿彤离开,这才又回头看了眼紧闭的精致木门。

  修子期是不可能放绿彤进去的,因为这屋里并不是只有玉染一人,还有另外一个人,可以说是在玉染恢复记忆之后,直接就准备赖在玉染这里了。

  更加令人发指的是,玉染平日里偷懒,喜欢晚起,而容袭平日里更偷懒,也喜欢躺着。而当这两人凑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怎么睡都睡不醒了。这又正好赶上玉染受伤,容袭发烧,这两人索性一睡便睡到了午时初。

  玉染一睁开眼,撞见的就是一片漆黑深邃,那是一双眼睛,是她熟悉的一双眼睛,入目的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说句实话,人总是希望自己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是舒心的事物,而容袭的这张脸,恰好满足了玉染的全部标准。

  玉染似醒非醒,半是眯着眼瞧着贴在自己面前的人,声色悠悠地说:“这一觉睡得可还清醒?”

  “能有阿染相伴,自是清醒的。”容袭淡然一笑,不紧不慢地开口。

  玉染闻言,也不惊怪,过了半晌才慢悠悠地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她的眼底也从半是朦胧恢复到了一片清明。

  玉染看见含笑望着她的容袭,蓦地伸出手去,在容袭好奇的目光之下,直接用手背飞快地贴在容袭的额头上,随后又将手撤了回来,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比划了一下。

  “恩,烧倒是退得差不多了。”玉染满意地点点头。

  “阿染中午想吃些什么?我叫人去准备。”容袭笑盈盈地问道。

  玉染目光微动,瞥了他一眼道:“湘王府中午会有人准备吧?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吃得清淡些,毕竟你这风寒也未好,我可怕你再烧得高起来,可没人照顾得动你的。”

  两人又在床榻上睁着眼睛修养了一会儿,直到容袭又是伸手摸玉染的腰,又是从玉染的唇角吻到脖颈,最后直接被无奈至极的玉染轰下床的时候,两人才算是真的起床。

  容袭倒是取过一旁挂着的外袍轻纱很快地套好了,反观玉染,倒是站在自己的一堆衣裳之前静默了良久。

  容袭也似是随意瞧了一眼,随后不禁发笑,“阿染的衣裙,确实都挺有风格的。”

  玉染斜睨了一眼容袭,又望着自己那一片既艳丽又贵重的衣裙,真心想要叹气。其实玉染不是不喜欢复杂的衣裙,她还挺喜欢有一些宫廷款式,毕竟是她从小就穿着到现在的,可她对红色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但偏偏自从她穿了一次长孙宛然的红裙之后,长孙弘就给她送了一堆各式的红裙过来。

  原来玉染穿着倒还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现在一恢复记忆,玉染就顿时有了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触。

  她细细看来,真的看上去稍微正常一些的也就昨日晚上穿着过的那一身白底青纹的衣裙,不过昨日穿着过还并未叫人拿去清洗,所以她也不好重新再穿上去。

  “也罢,反正近日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想罢,玉染晒然一笑,随手拎起一件大红的外袍便披了上去,接着再套上轻纱。直到她抓起衣带的时候,才转过身,将衣带递给了容袭,随后双臂往两边微微打开。

  容袭轻笑一声,也不用过问玉染的意图,便捏着腰带,从玉染的腰侧环过,最后温柔地替她在身后慢慢系好。

  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习惯,玉染平时做这些事都是随意得很,也就只有容袭在她身边的时候,才会替她多注意一些。

  “要不阿染还是从湘王府搬出来吧,这样就什么都困扰不了你了。”容袭让玉染坐在梳妆台前,一边捋着玉染的头发,一边垂着眼眸温声说道。

  玉染看见了铜镜里的自己,也看见了她身后的容袭,容袭的模样仿佛永远是那般温润如玉、不可亵渎。

  “我搬出来,那去哪儿?莫不是,你还要我再去丞相府住着?”玉染漆黑透亮的眼底有微光闪过,她敛了敛眼眸,声色淡道。

  容袭笑了笑,说:“有何不可?”

  玉染微不可查地吐了一口气,她不是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但她只是不想戳破而已。好不容易两人可以这么安安静静地相处一阵,其实挺不容易的,她也不想就直接捅开天窗说亮话,因为她觉得这种说话方式用在他们两人身上实在不太合适。

  玉染和容袭是两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他们说得话平常听起来的确淡然无事,可实则有时只有深想,才觉得甚是诛心。

  容袭见玉染没有回答的意思,也就只是风轻云淡地笑了笑。

  他替玉染挽了一个简单的发式,随后将梳子轻轻搁在了妆台上,启唇说道:“我回去一趟丞相府,替你取几件衣裳过来吧,你过几日可以换着穿。”

  玉染抬起眸子,弯了弯柳眉,神情温和,她点头应声,“好。”

  直到容袭走出了她的屋子,玉染才重新收回视线。她的眼底依旧温温的,只是其中似乎多了几分沉暗之色,不知是在惋惜着什么。

  也是啊,只要玉染恢复记忆,她就无法再把自己装成那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南玉了。南玉可以和容袭打打闹闹,甚至可以陪着容袭一起闹一起疯。可是玉染不行,她知道容袭是不可能轻易收手的,而她也没有办法回得了头。他们两个人,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们都要为自己所做的负起责任。

  容袭刚刚从小门走出,回到丞相府,随之修子期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垂着头单膝跪下。

  “公子,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修子期沉声说道。

  容袭面带微笑,一双黑漆漆的眼底是看不尽的幽深,“好,我知道了。”

  修子期闻言,并没有第一时间起身,而是依旧保持着单膝跪着的动作,他的眼帘遮住了双眼,神情顿时复杂起来。

  “还有什么事吗?”容袭注意到了修子期的情绪变化,于是多问了一句。

  “公子,现在公主已经恢复记忆,这样做的话……公主很快就能够发现其中的端倪,然后追查到公子身上的。”修子期面露忧色。

  容袭听着,微微仰了仰头,他刚发过高烧,又仍在风寒,所以浑身还没有多少力气,在冷风里吹着更是显得单薄了几分。他望了眼湛蓝的天,须臾沉默之后微笑,“是啊,总能查到的。就算我一直不动手,阿染对我的怀疑也不会少上几分,既然如此,倒还不如让我替她解决了这心头之烦,不是也挺好?”

  “可湘王府毕竟是救了公主的,公主理应帮他们一把。”修子期皱了皱眉,思量了一下说道。

  “理应帮他们?这个世上到底有多少的理所应当,又是否真的存在理所应当呢?”容袭的眼底愈发深邃,他摇了摇头,叹道:“阿染是阿染,她有自己想做的。而湘王府则是湘王府,阿染能够帮他们避过一次两次为难,难道就真的能够帮他们一辈子吗?”

  “公子的意思是,公主很可能马上就会离开湘王府了?”修子期抬头问道。

  “这倒还不见得。子期你太高看我了,阿染的性情一向多变,思虑也多,我不可能瞬间就明白她所有的意思。”容袭说着,眼眸微垂,目光就落在了修子期的身上,他看见重新低下头的修子期,接着蓦地甩了甩衣袖,“不过,子期你近日来倒是对阿染的事情格外上心。我知道你对她心怀愧疚,但一直愧疚下去,是会让人恼的。而我用你,不是觉得你的错误小到可以被原谅,而是因为我早就知晓你在想什么,也明白你之前在为慕容齐一直做着什么事。所以,我将你的错误归结为了我的失误,是我没能注意到原来你对他的忠心已经可以大到超越了我对你的命令。我想过你会背叛我,可我没想到你竟然直接越过我,将手伸到了阿染的头上。”

  “公子……”修子期一时间噎在那里,实在想不出应该如何回答。

  “我用人之所以一直掌控得小心,就是因为要选择能够真正把控在手心里的人。如果说一个人因为追求名利钱财而想要追随我,那么我敢于用之,并且善于用之。而如果一个人告诉我,他无欲无求,却说甘愿遵从于我,那么我会担忧。因为我不知晓那个人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他到底会在什么时候从背后捅我一刀。而子期,一开始的你,直至现在的你,都是属于后者。”容袭的语气缓慢,神色也是异常平静,他望着修子期,淡然一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