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一百零五章 只有活着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19-05-07 10:23:44 源网站:999文学
  “你是什么意思?”崔渊皱了皱眉,思量着容袭的意思。

  容袭微笑,“既然你一直是这么认为的,那么现在就有一个摆在你面前的机会。成则功成名就,败则灰飞烟灭,就看你愿不愿意了。问我是谁的话,我叫慕容袭,你也可以叫我容袭。”

  慕容袭是华国的四皇子,这一点阅书无数的崔渊很快就明白了。虽说四国没落,或许即将同样被明戌吞并,四国国君甚至在明面上手中都未握有实质的权利,但崔渊还是信了容袭的。

  因为,他崔渊在别人的眼中是个无用之人,他的心仿若已死。既然如此,那他又何不赌上这一把。

  “我愿意。”崔渊清晰地听到自己这么回应了容袭。

  容袭闻言,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我只是一个受得冷落的皇子,甚至还离开了华国,你为何会信我?”

  “不是你让我信你的吗?”崔渊眉头紧皱,反问道。

  “恩,也是,是我问得突兀了。”容袭兀自点点头,接着忽然转而对崔渊说道:“不过,既然将你从悬崖边上拉回来的人是我容袭,那我也可以保证,我不会让你白信我。你原来的名字不必再用了,以后,你便改个姓吧。恩……我一个朋友的姓氏挺好听,她姓玉,你觉得如何?”

  现在的玉渊,再回首那时的崔渊,可真是觉得时移世易,什么都不一样了。玉渊也曾怀念过那个时候潇洒自在的无名书生,可他依旧没有对当时的决定而有过任何的后悔之意。

  自己的选择就要一直遵从下去,这是他曾经想要的人生,而他现在正走在这条路上,一去不再回头。

  玉渊觉得,他应该感谢容袭。

  十年的时间,让他更加清楚的只有容袭的强大与自信。现在的玉渊对容袭抱有的不止是感谢,更多的甚至是敬畏,他玉渊亲眼看着当年十岁出头的孩子一步一步地成为如今的运筹帷幄之人,也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何会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容袭的话,因为容袭从未改变,容袭心中的坚毅与强大是他玉渊承认遥不可及的。

  玉渊未曾后悔过与容袭走至今日今时,甚至可以说,玉渊现在最大的期望便是,能够看到容袭走到最高之位的那一天。

  玉渊知晓容袭最后想要的是四国归一,想要的是整个天下。而玉渊也知晓,容袭有一个很喜欢的人,那个人是曾经明戌的长公主颛顼染,是之前宁国的太子赫连玉,也是现在几乎形同宁国国君的摄政公主。

  玉渊想,当时容袭让他改姓,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一个玉字,想必也是与玉染有关。

  玉渊确实也想过,当时容袭让他改姓之时,是否也是早已算好有一日玉染会与明戌决裂,所以他玉渊也是容袭给玉染准备好的圈套之一。

  容袭与玉染相伴十年有余确实不易,但是江山美人,真的可以兼得吗?更何况,容袭想要的得到的是一个与他有着同样目的的女子。

  容袭很强,玉染也很强,这样的两个好强的人,真的最终可以走到一起吗?

  说实在的,玉渊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得到答案。他尊敬容袭,也佩服玉染,也许,在他的人生中再也无法遇到有比这两人更加

  当然,玉渊没有要违逆容袭的意思,所以他会按照容袭的希望,让他如愿见到玉染。

  玉渊回过神来,他看着长孙毅认真的神情,轻叹了一声,开口说道:“王爷,君上想要至湘王府于死地,王爷你就不得不从湘王府出发去考虑,我想你也不想让全府上下,包括世子与千金也一起将性命搭进去。”

  “事已至此,就和当初的秦府一般,我又如何令君上回心转意?”长孙毅见玉渊避而不答,也没有第一时间追问,而是顺着玉渊的话说了下去。

  “王爷,恕我作为你的友人十年,就让我直言一句。”玉渊说到此处,略是一顿,接着他陡然抬眸道:“如若你不想人为刀俎你为鱼肉,那么办法就只有一个。”

  “什么?”长孙毅眉头依旧锁着,他问。

  玉渊答道:“办法就是——你为刀俎,他为鱼肉。”

  一句你为刀俎他为鱼肉,令长孙毅顿时一怔。

  长孙毅不会不明白玉渊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听这句,可是,我既与你相识了十年,我现在也不妨直接告诉王爷。这一次,若是你不主动出手,那么湘王府必会在这世上烟消云散。”玉渊顿了顿,还是开口了。

  也许十年来,已经很久未有见过他因为一件事而心中沉重至此了。哦不,或许还有一件,那就是五年前秦府被满门抄杀的时候,玉渊后悔过,后悔没有提醒秦太傅。

  现在,玉渊可以算是对玉渊先提了一个醒,但他心中仍有一丝愧疚。愧疚的是他将长孙毅当做十年的友人,他对长孙毅说得也确实都是实话,可是,这也同样是容袭希望他对长孙毅说的。

  这终归是一场局,就算长孙毅可以从安君长孙延的手中离开,也绝对无法从容袭的局中抽身。只不过,玉渊知晓的是,容袭至少不会无故伤及长孙毅的性命。

  “你是要我反?”长孙毅神情还算镇定。

  玉渊沉默须臾,最后他抬眸认真地盯着长孙毅,一双眼中难得的幽深,“你是君上的亲兄弟,既然当初君上可以夺得了先王的王位,那么你也可以。更何况你和君上不一样,你受得百姓崇敬,受得大臣尊重,如若代替君上的人是你,那么他人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你能告诉我,你这么说,为的真的是湘王府,还是别人呢?”长孙毅毕竟带军十几年了,面对什么都要带着几分遇事不惊的态度。此刻,他听了玉渊的话,似是也思量了许久,才开口问道。

  玉渊握着杯盏的手顿了顿,接着竟是在玉渊的面庞上看到了几分笑意,他的神情好像有些疲倦了,他边叹边笑着说道:“王爷,我为的是谁重要吗?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湘王府所有人的性命吗?再者,若是王爷你真不在意那也没有办法,可是安君暴虐,如果王爷你一死,就再没有人能阻止他的杀戮。”

  “你难道不会吗?”长孙毅问。

  玉渊笑了,他说:“对,我不会。”

  “因为安国究竟会如何与你无关是吗?”长孙毅又问。

  “王爷,我是安国的丞相,所以安国的动向与我息息相关。我实话实说一句,王爷你若是死了,那很不值。”玉渊的语气很是平静。

  “不值?依照你的意思,如果我死了,那日后安国就可能很快就落在他国的控制之下了。可是,若我现在想要湘王府上下不死,那么以我一己之力显然无法翻盘,那也势必要依赖其他的人,而玉渊,你就是替那人来劝说的吧?”长孙毅也笑了出来,只是他的一双眼中仍旧锋芒尽显,丝毫不失威严。

  “王爷,我是不是在劝说都无所谓。只是,有一句话我作为友人不得不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玉渊的眼中蓦地一凛,启唇说道。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吗?

  “哪怕,是作为傀儡一般地活着?”长孙毅反问。

  “是,因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人一旦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玉渊的言辞发自肺腑,因为他自己就很了解这一点。毕竟,他现在也是如同傀儡一般地活着,但是他却觉得自己活出了以前没有的生活。他的人生因为容袭的出现截然不同了,除了容袭让他要做的事情之外,他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

  这就像一笔交易,不知何时能够抽身,却也诱惑着你去一步步地靠近。

  玉渊清楚容袭的能力,所以他很忠心,他觉得,容袭是个足以撑起一个天下的人。

  而长孙毅有他的傲骨,所以玉渊如若不将湘王府全府的性命安危放在长孙毅的面前,那便很难使长孙毅改变心意。

  “那以你之见,要如何才能使湘王府所有的人都无碍呢?”长孙毅没有再接玉渊的话,而是转了一个方式问道。

  玉渊听了,微微抬眸,在停顿须臾之后语气平和地开口道:“王爷只需护住一个人,那日后湘王府必定无忧。”

  “谁?”长孙毅问。

  “听说世子从城外救回了一位姑娘。”玉渊说。

  长孙毅一顿,“你是指南玉?”

  玉渊笑而不答。

  长孙毅没有因为玉渊的表现而感到惊讶,相反,长孙毅倒是觉得理所应当,他说:“她就是你背后之人吗?”

  玉渊即刻答道:“不是。”

  长孙毅挑了挑眉,“既然不是,那为何你要我护她?”

  玉渊道:“王爷,你不必再问我她到底是何人。我说了,只要她还活着,那么湘王府就不会出事。这一点,我玉渊绝对不会骗你。况且,王爷不是还在府中收留了另外一人吗?若是王爷败了,那么想必他也会受得牵连,如若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要对不起死去的秦太傅的嘱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女皇后,帝女皇后最新章节,帝女皇后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