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上海的盛夏,烈日炎炎。

  林阳憋红了一张脸,和出租车司机一起将他的一个大皮箱半拖半拽地,从车尾箱里卸了下来。

  他轻轻抬头用手背擦汗,透过树叶间隙直射下来的、耀眼的阳光让他眼前短暂地一黑,上海突然的高温,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过了一会儿,林阳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掏了掏,翻出了昨天在火车站附近宾馆入住时自己备用的零钱,递给身边的出租车司机,笑眯眯地说说道:“谢谢啊,师傅。”

  毕竟是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林阳带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姐姐妹妹的千叮咛万嘱咐,和自己的雄心壮志,终于步入了复淡校园。

  林阳站在唯一可以遮荫的大树下,一边用手扇风,一边打量着这个他即将战斗和生活四年的地方。

  他所在的位置,是一条长长的校园林荫路,道路的两边是他叫不出名的亚热带树木,可以想象黄昏的时候,在这样一条路上散步是多么有意境的事情。

  然而,现在整条路的人行道上,被熙熙攘攘的人和大大小小的桌子,挤了个水泄不通。

  不时有私家车、出租车开到他附近的位置,再也前进不了。

  当然,更多的是学校的大巴,从车站将新生接了过来,一拨一拨的,都是像他一样拖着大件行李的年轻面孔,还有陪同孩子前来报名的家长,表情无一例外地比学生更焦急凝重。

  林阳看着那些家长就笑了,他想,要是自己妈妈跟着来了,应该也是这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吧?爸爸和妈妈都说过要从广岽过来送他来学校,可是林阳在他们面前拍了胸脯,“不用不用,我一个年满十八岁的男人,难道连入学报到都应付不来?你们老跟着未免太小看人了,别忘了我刚上高一那会儿,就能够一个人在学校外面独立生活了。”

  无论怎么说都好,他们还是不怎么放心的,但是毕竟生意也忙,林阳又再三保证、强调,加上自己高中同届同学里有三五个也是考到了上海这个城市,正好可以结伴而行,相互有个照应。

  紧接着,林阳并没有过多留意校园的建设,也没有将更多精力用来观察像鲜花一样盛开在校园的女生们,当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让自己迅速强大起来。

  然而,这是阳光无比灿烂的夏末的一天,姑娘们穿着刚刚盛行而尚未出现于高中校园的吊带装走在路上,她们像一条条美丽的热带鱼在林阳眼前穿行而过,让人浮想联翩。

  当然,这些艳丽的姑娘都是高年级女生或是青年女教师,大一新生不会因为刚刚离开高中,就突然变得光彩夺目。

  也有个别努力打扮自己的新生,但她们拙劣的装扮技巧会被林阳一眼看穿——涂得深浅不均的口红和极不附体的高跟鞋。

  还有许多女生穿着高中校服,胸前或背后印有“上海一中”或“大同中学”等字样,她们或许希望以此向外地人暗示些什么,其实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既然考到这里,将来的命运就如同茄子终将被吃掉一样,获得印有“上海复淡大学”字样的毕业证书。

  在经过报到、交费、领取宿舍钥匙等一系列繁琐又必不可少的事情后,林阳扛着行李箱,爬上五层楼又穿过长长的楼道来到的宿舍,用那把还带着毛刺儿的铝制钥匙打开了505宿舍的门。

  出现在林阳眼前的是三张上下铺,上面有绿色的被褥和蓝白格相间的床单以及一个绿褐色枕头。

  林阳走进宿舍的时候,油然而生一种走进牢房般的感觉。

  学校分给林阳的是下铺,并非出于他的主观愿望,而是按学号排列分配,到林阳那里正好是23号,下铺。

  学号以高考分数的多少顺序排列,林阳所在的班级只有50个人,也就是说林阳是以班里第23的名次入校的。

  林阳的学号前面有偶数个女生,这才使林阳得以分到下铺,这个偶数究竟是多少呢,它让全班男生以及任课男教师都大失所望,它是阿拉伯数字0、1、2、3、4、5的2。

  林阳是同宿舍的六个人中,最早走进这间屋子的。

  进了宿舍后,林阳一边整理被褥,一边幻想与自己同屋的是五个什么样的家伙。

  这种幻想纯粹是凭空捏造,林阳既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见过他们的照片,但有一点林阳绝对可以肯定,他们是五个带把的男生。

  就在林阳收拾包裹的时候,门开了,走进一个满脸青春痘,背着一把吉他的家伙。

  彼此客气地寒暄了片刻,林阳对他有了初步了解:周铭,睡在自己上铺的兄弟,海南人。

  周铭在得知林阳的高考分数比他高出1分后,诚恳地说:“哥们儿,你学习比我好,以后就请你多多关照了。”

  然后,林阳微笑着,掏出一支芙蓉王香烟递给周铭,周铭也不假模假样装斯文,接的很是利索。

  正在林阳和周铭抽烟的时间里,同宿舍的另外四人陆续来到。

  大家伙互报家门后,除了一个叫刘文杰的接过林阳和周铭递给他们的烟外,另外三人摆出一种坚决杜绝不良行为在宿舍发生的态度。

  505宿舍其余三位室友,分别是张龙、李超凡,以及赵秦雄,赵秦雄是505宿舍唯一一位上海本地人。

  张龙在把自己的一切物品安置妥当后,说:“我报到的时候听说一会儿要开会。”

  “什……什么时候?”李超凡结结巴巴地问。

  “好像是11点。”张龙回答。

  “对,11点,第一教学楼304教室。”赵秦雄说。

  “咱们正好可以看看班里的女生怎么样!”刘文杰兴奋地从床上蹦下来。

  “据说……咱们班就两个女生。”张龙有些失落。

  “正常啊,毕竟咱们是计算机系,春雨贵如油啊,看来我得提前下手了。”刘文杰跃跃欲试。

  “就怕是辣椒油,吃了拉不出屎!”周铭抽了一口烟说。

  “不怕,我有开塞露。”刘文杰说着,真的就从包里掏出一瓶已经用去一半的开塞露给大家伙看。

  “走……走吧,快到点儿了。”李超凡看了一眼表说。

  六个人来到开会的教室,里面堆满了人,其中不乏一些学生的家长,而且父母双全,他们只好站在教室门口。

  系主任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地喊着:“请安静,我们的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下面的谈论声立即消失了,某学生家长突然在这个时候放了一个响屁,引得大家一片哄笑,坐在那个家长身旁的学生狠狠地瞪了自己的父亲一眼。

  两个女生气喘嘘嘘地跑上楼,伸着脖子向教室内张望,里面早已座无虚席,过道也挤满了人群,她俩只好站在林阳他们身旁。

  其中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面带娇滴地问另一个稍有容貌的女生:“你听得见吗?”

  那个女生说:“听不太清楚。”

  刘文杰插话说:“用不着听清楚,都是些没用的废话。”

  “你们也是计算机系的?”相貌平平的女生问道。

  “对,我们都是(4)班的,你俩是几班的?”刘文杰显得很热情。

  “我俩也是(4)班的。”这个女生又说,“我叫陈婷。”

  刘文杰自报了家门,然后问那个容貌娇好的女生叫什么。

  “丁思佳。”那个女生冷冷地说。

  随后,刘文杰又问了许多诸如高中在什么学校、高考考了多少分、为什么报计算机系等问题。

  很快,丁思佳的冷漠被刘文杰的热情化解,两人愉快地攀谈起来,陈婷无可奈何地被晾在一旁,有些愤愤不平。

  女孩子应该懂得,男生对你是否热情,主要取决于你的容貌。

  如果哑巴在你面前都开了口,那么你一定漂亮得跟天仙似的;但如果说相声的见了你都哑然,那你一定是长得不能看,这时你就要好自为之,别再奢求什么。

  陈婷看着刘文杰和丁思佳聊地火热,很是不平衡,她说:“你们别聊了,我都听不见老师在讲什么了。”

  于是,刘文杰对丁思佳说:“我们去那边聊。”

  然后,二人去了楼道的另一侧。

  教室里隐约传来系主任的声音,他说校园内禁止吸烟、男女生勾肩搭背等现象的发生,为了对学生进行监督,学校组织了一支由党员和先进分子组成的纠察队,他们游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如发现违纪者,便会将其记录在案,及时通知班主任对该学生进行思想教育。

  这番话赢得台下家长们的一片掌声,学生们却不由自主地发出“嘁、嘁”的声音。

  楼道的那一侧,刘文杰在给丁思佳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什么,丁思佳的“咯咯”笑声不时传来,刘文杰愈加神采飞扬。

  ————————————————————————————————————————————————————————————————————————————————————————————————————————————————————————————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订阅、打赏、推荐、月票支持,非常感谢您们的鼓励。

  再次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你们每一位朋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返旧时光,重返旧时光最新章节,重返旧时光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