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红楼 第三百八十二章 杀人,我也会。

小说:奋斗在红楼全集 作者:九悟 更新时间:2017-03-10 15:48:17 源网站:大家读
  聚宝门外的简易小码头是用石条沿着河岸堆砌而成。? 岸边有碗口大的木桩,一字排开,用做系小船的缆绳。

  凄冷的雨雪中,三艘小船并列排开。厚实的长条木板搭到石岸上。陈家五十六口人正依次上船。六名穿着公服的衙役在旁边监督、喝骂、驱赶着。不时的,哭声阵阵。

  贾环、萧幼安、何元龙来到时,陈家还有约二三十人没有上船,拥挤在岸边,踌躇不前。谁愿意离开这繁华的六朝古都,前往穷乡僻壤的云南广南府?

  陈子真三兄弟在岸边照看着家人。这时,陈子真走出两步,堵着贾环一行四人。脸色平静的道:“贾环,你是来看我家的笑话的吗?”

  他比父亲、兄弟都要恢复的快。父亲还沉溺在失去权势的痛苦中,检讨、沉思。兄弟们都在留恋流水般逝去的荣华富贵中。但,人先得活着。

  贾环看着陈子真。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深色的棉袄,很脏。头散乱的落在英俊、带着几抹土灰的脸庞上。双手带着几斤重的木枷,脚上带着铁镣。一副囚犯的形象。

  看起来很淡然,装的很洒脱,实际很苦逼!

  贾环点点头,平静的道:“我来你们送行。”招手让挑着食盒的胡小四过来摆酒菜。

  萧幼安上前去和几名守着的衙役聊了聊,几封银子悄然的落到衙役手中。

  为的一名黑脸衙役在袖子里掂了掂银子,脸上露出笑容,走到陈子真身边将他的木枷打开,“陈公子好命啊。”又赔笑着对贾环道:“贾老爷真是仗义。”

  举人,别称孝廉。在民间通常被称为“老爷”,这与秀才被称为“相公”是一样的,彰显的是读书人的地位。黑脸衙役在公房中,听过传闻,据说陈家和贾老爷不对付。倒没想到贾老爷会来送行。

  贾环对黑脸衙役点一点头示意,伸手做个手势,邀请陈子真在胡小四摆开的桌几边坐下。

  简易的小方桌上,摆设四道小菜:。风腌果子狸、胭脂鹅脯、鸡髓笋、青菜时蔬一道。很典型的江南菜。菜香,酒香在雨雪中飘散。

  不远处的陈子志、陈子泽两人费力的吞了口口水。当日随时可以吃到的菜,现在回味起来,真是人间美味啊。陈子泽长叹道:“想不到竟然会是贾环来我们送行。”

  陈子真坐在桌椅边。还没有拿起筷子,站在贾环身边的何元龙忽而开口道:“陈子真,你要记住我。我是已故林御史的心腹,何元龙。”

  陈子真错愕的看着何元龙,四十多岁的清廋中年人,师爷装束。他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郑家想要杀的其实就是林如海的女儿林黛玉。只是误中副车,射杀了林如海的小妾。

  何元龙说了这一句,就丢下一头雾水的陈子真,转身走向衙役,片刻后几人走向河岸的柳树边。远远的听不到他们在谈些什么。

  胡小四撑起一把油纸伞,为贾环遮住雨雪。小雨落在热气腾腾的菜肴中。很快,菜肴就变凉。

  贾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道:“陈子真,此去云南,一路走好。”

  听起来是美好的祝福语。但知道贾环性格的人就明白这句话到底有多冷!

  断头饭送行,不外如是。

  陈子真自己倒酒,一口喝了。小小的一杯,却是有些酒意涌上来,盯着贾环,道:“你不讲规矩。贾环,你不讲规矩。嘿,早知道你姐姐在宫中如此受宠,谁敢惹你?你tm的怎么不早说?”

  说到最后一句,陈子真对着贾环吼起来。心中的怒意、悔意、悲愤、酒意就这样喷涌出去。

  如果不是贾环,他父亲与谢大学士交好,就算卫弘赈灾成功,他父亲最多也不多是致仕而已。陈家依旧。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他现在在给仇人看笑话啊!

  贾环冷冷的看着陈子真。幼稚!

  贾环没有反驳,也没有骂陈子真。没必要了。而是轻声说起另外一件事,“你读过水浒传吗?”

  陈子真愣了下,随即点点头。他不知道贾环要说什么。水浒传成书于明朝年间,在市井中流传甚广,与《西游记》、《三国演义》、《金瓶梅》齐名。他当然看过。

  贾环缓缓的道:“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陈子真,一路走好!”

  一股幽幽的凉意从陈子真的脊背上升起。陈子真惊骇的看着贾环,一阵冷汗猛然而出。他现在算是听明白贾环说的“一路走好”是什么意思: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陈子真嚯的站起来,急怒的指着贾环骂道:“贾环,你真卑鄙。”

  水浒传中,野猪林这个地点,是押送林冲的衙役将林冲绑起来要杀掉,正好给鲁智深所救。这种情况,与他此时的处境何其的相似。此去云南,有大把的地方和野猪林类似吧?但是,会有“鲁智深”来救他吗?

  答案,不问可知。

  这说的是什么屁话?胡小四愤怒的上前一步,将陈子真的手打开,一只手掀翻酒菜,上前一脚,用力的把陈子真踹到在地上,气愤的道:“狗--日的!有你们卑鄙?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用火铳射杀裴姨奶奶,你知道她死前有多么痛苦吗?真该用火铳把你们这群畜生一个个的打个半死。开几个洞,让你们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说着话,十**岁的青年脸上流下痛苦的泪水。他想起那日的苦难、惊吓、流淌的血水。

  陈子真跌坐在地上,给胡小四爆搞的有点懵。他就这样给一个奴仆、下人打了?

  贾环站着。雪花落在他的头上,沉默的看着坐在雨雪地上的陈子真。这种压抑的沉默,呼啸着的寒风,长随的反应,更能显示他心中蕴藏着怎样的情绪!

  胡小四只踹了陈子真几脚,就回来给贾环撑伞。萧幼安、何元龙、六名衙役远远的看着。陈家的众人开始惊吓的哭泣。陈子志、陈子泽两人都没搞明白生了什么事,带着脚镣,慢步过来。

  贾环没有兴趣殴打陈家兄弟三人,抿了抿嘴,给陈子真说了这场“送行”最后一句话,“杀人,我也会!”

  声音很轻。意志如铁。

  说着,贾环转身,带着随行的何元龙、萧幼安一起离开,走向城门洞。心中混合着萧瑟与快意的情绪,在这漫天的雨雪中飞舞、洒落。

  韶华已逝,正少年悲歌难留。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白雪知人念远,银装来照黄昏。

  …

  …

  看着雨雪中贾环一行远去的背影,陈子真感受到自己内心在面对死亡的恐惧,来自灵魂的寒意、颤抖。心如死灰。

  陈子志和陈子泽走到陈子真身边,问道:“大哥?”

  陈子真想笑一下,没成功。一泡尿突然失禁,骚气阵阵。瘫软在地上。他要死了。

  …

  …

  十一月四日,陈高郎、陈子真一家子总计五十六口人被押送前往云南广南府。

  贾环“送行”时,何元龙帮他安排好。与衙役用暗语协商相关事宜,何师爷精通。野猪林,是一个好地方!

  十一月七日,贾环带着黛玉、晴雯、如意、紫鹃、袭人等人抵达苏州。于当天下午时分,在林家的祖坟山上,祭祀林如海、贾敏、裴姨娘。

  运送裴姨娘前来苏州安葬的元伯等人等在苏州,此时与贾环、黛玉汇合。

  林家的祖坟山位于苏州城外三里处。山峦起伏,松柏常青。正冬意凛然时,满山枯黄萧瑟,山路冻结宜行。

  林如海的墓地在半山腰。合葬着林如海、贾敏。旁边一座小土坟便是裴姨娘的新墓。她才被安葬不久。

  元伯、钱槐、胡小四等人摆上果盘、祭品。紫鹃细心给黛玉披上褐色的披风,退回到后面和几个丫鬟们站在一起。黛玉上前,跪在父母的坟前上香。香纸烟灰袅袅。鞭炮声环绕着坟墓响起。

  在这祭祀、寄托哀思、思念的鞭炮声,贾环跪着给裴姨娘点了三炷香,轻声道:“姨娘,血仇,公道,我已经给你讨回来。原你在天之灵安息。从此,再没有伤害。”

  说完之后,贾环禁不住第二次泪水长流。第一次,是裴姨娘死在他的面前时。

  寒风袭来,贾环心中情绪激荡的难以平息。直到此刻,压抑了数月的情绪才算是真正的释放出来。真正的让他感到心头的“重担”卸下,为之一空。

  晴雯、如意、紫鹃、袭人、沫儿、雪雁、元伯、钱槐、胡小四等人站在两米开外。或是低声哭泣,或是面露哀容。以裴姨娘的丫鬟沫儿哭的最伤心。

  逝者长已矣,生者自苟活。

  …

  …

  祭祀的时间很长。除了干掉所有的凶手、幕后黑手,来告慰裴姨娘的在天之灵外,这还是贾环最后一次带黛玉来苏州祭拜林如海和贾敏。

  已经是十一月上旬了。返回金陵后,贾环稍作休整,就将要带着黛玉返回京城。雍治十三年的春闱大比将在二月份进行。

  再一次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带着黛玉来了。

  贾环等黛玉祭拜完父母,给林如海上了香,祷告道:“林姑父,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让林妹妹身处在任何危险之中。只此一次。绝无下次。我会照顾好她,一辈子。”

  贾环磕头,起身。看着林如海夫妇的墓碑,久久不语。这是他许下的承诺。(未完待续。)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奋斗在红楼,奋斗在红楼最新章节,奋斗在红楼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