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吸血鬼贵族,名为阿尔卡特。

  阿尔卡特发出了‘啊咧啊咧’的啧啧几声,然后双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世界上最古老的弑神者,赞叹道:

  “真是太好了,本来只是抱着随便过来看看有什么限时活动的想法,却没有想到竟然能够看到如此称心如意的猎物啊,让我想想……之前好像还有一张‘鲜血见证下的公平’魔法卷轴的,现在去了哪里呢?”

  这个同时得罪了两个同级使徒的吸血鬼貌似这段时间过得很是快活,或者说很是滋润,现在正怡然自得的在沃班侯爵面前不到二十米距离之外站着,并且自言自语的在自己的储物空间当中找着什么。

  “哈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人呢……”饱含知性,却隐隐中带着旁人无法察觉的癫狂的声音微微响了起来,沃班侯爵的眼睛完全睁开,发出了绿幽幽的残忍光芒。他并不明白眼前的那个人或者说别的什么东西正在做着的奇怪举动是什么,但是之前的那句话他却听明白了。

  退一步来说就算是没有听明白,可是对方的眼神却已经清楚无误的表达了出来,沃班侯爵对这样的眼神非常的熟悉或者可以说是熟练。那是农夫看见了落入陷阱的小兽的眼神,那是猎人打量着猎物的眼神!

  ——自己竟然被人当做是猎物了啊!这怎么能够忍?!

  “难得竟然有这样的胆量,果然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吗……从你的身上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果然是新晋的弑神者吗?”沃班侯爵冷静的说道,但是眼眸之中射出了残忍的绿光,就像是一头人立的巨狼那样,“之前就听说过了最近弑神者的数量暴增,我还不如何相信,现在看来似乎传言还有些许的可信度呢。”

  “哪里哪里,只是恰逢其时遇见了血族的始祖神灵该隐而已,不过话说回来有关于血族的神灵真的好少啊,即使想要继续增加权能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呢……”阿尔卡特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准备动刀子,在没有厮杀起来之前总是会和对手像是老朋友一般的交谈。

  “所以就尽量只能够从有所牵连的领域的存在身上动手了,譬如说鲜血、死亡、黑夜等等,都是我的目标。与之相关的神灵都可能成为我的猎物,当然了,不不仅仅局限于神灵。顺带一提,我有一个特殊的道具可以从弑神者的身上同样的夺来力量哦!”

  “哦,所以说你的意思是看上了我的‘死之仆从牢笼’的权能吗?”沃班侯爵沉声问道,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顿时近乎癫狂的大笑了起来,“果然啊,即使是同类,人多了也不是好事呢,素质参差不齐……看样子我很有必要下手清理几个所谓的同类啊!”

  “……”

  名为阿尔卡特的吸血鬼的表情凝固、消失,他很是不爽的砸了咂嘴,切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别说大话了老头,看样子你还不明白你要面对的是什么敌人啊!你真的以为我仅仅只是一个侥幸弑杀神明的魔王?别开玩笑了……”

  他伸出苍白到毫无血色的手掌来,对着沃班侯爵,隔着二十来米的距离猛地一握,修长的五指陡然发力似乎捏破了一个看不见的气球那样——“老不死的东西,给我好好的躺进棺材里面去吧!如果买不起棺材的话和我说,免费送你一口,上等红木制造,保用五年!”

  瞬间察觉到让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的危险,沃班侯爵的瞳孔猛地收缩!

  下一刻,在他原来站立的位置上突然绽放了鲜红妖异的血之花,那是无数荆棘一般的‘桩’或者说‘刺’猛然迸发开来。就像是歹毒的吸血植物那般,长满了尖刺染着鲜红的荆棘向着四面八方爆射出去,快速的生长着、纠缠着,洞穿了沿途中的一切阻隔!

  别说是弑神者堪比超强合金的身躯了,看这样的光景恐怕白皇后来了都得当场变成现做的串串香或者骨肉分离。钻石在这样的打击强度之下,都不比豆腐要坚硬多少。

  “诶,有意思,居然能够躲开……看样子你的敏捷度也比较不错呢!”阿尔卡特收回手来,他倒也没指望能够一击杀死对方,但是居然完全就没有效果这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看样子得重新评估一下这个世界的顶尖存在了,不过也仅仅局限于此了。

  沃班侯爵一言不发,身上升腾起来恐怖的气势以及咒力波动。

  他的眼睛如同绿宝石一般亮了起来。

  ——“索多玛之瞳!”

  阿尔卡特嗤笑一声,真正让他顾虑的只有自己的同类。然而沃班侯爵怎么看都是剧情人物而非时空使徒就是了,算不得自己的同类。他在身体表面部分结晶盐化的第一时间,立刻化作无数黑色的吸血蝙蝠四散飞开。

  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沃班侯爵的身前,蝙蝠立刻聚拢起来,吸血鬼贵族的身影重新出现,他一手向前伸出,浓郁的鲜红凝结起来的腕剑陡然向前刺出,直直逼向沃班侯爵的眉心。这一连串的动作速度极快,几乎要拖出残影来。

  沃班侯爵面色大变。

  一道道阴影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扑出去,化作一只只体型巨大,足以媲美马匹,浑身体毛有如老鼠般灰黑,眼中同样有着惨绿之色的巨狼。在他快速躲避的时候,那几十头巨狼却是丝毫不畏惧的扑向吸血鬼。

  “我讨厌狼,不管是狼人还是别的什么狼种……”后者顿时厌恶的蹙眉,干脆利落仿佛不用思考那样直接就变招了。手中的血剑本来要刺向正前方的,现在却是猛地横扫,在这过程之中血剑的血光也瞬间暴涨——

  “嗷——”

  哀嚎声声响起,血光迸射。轰然炸裂的血色扇形斩击,瞬间斩杀了几十头巨狼的同时,穿透了左右两边的阴影建筑物,连带着正前方的整条街道一起,楼房斜斜错开轰然倒塌,一整个街区瞬间就被掀翻了过来!

  ……

  ……

  “这里是个底比斯环一般的空间吗?”

  名为白起的时空使徒,也就是裴辰之前遇到过的‘变数’,那个来自世界外侧因此知道他的情报的冷峻青年,现在同样的陷入了里世界当中。但是他也依然没有遇到理应该无穷无尽的异形魔怪,虽然的确感觉到了那种弥漫满溢的恶意,可就是没有遇到敌人。

  只是在沉默着一路前行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四周熟悉的风景一直都在变化,但永远都没有尽头。换言之这个空间之中的小镇的确是被复制进来了,可是却不像是真正的小镇那样有限——

  或许应该说,正如他的怀疑那样,这是一个有限而无边的空间?

  就像是宇宙本身那样,呈现底比斯环的形状,因为人类对空间的认知不足,就连一个宇宙大还是二分之一个宇宙大这样的问题都无法解决。

  因为成为‘变数’并且在事后受到了修正的缘故,白起现在已经完全不认识这次仪式的始作俑者了。不过他本身的思维、人格等等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只是某些绝对禁忌的相关认知与记忆遭到了最高等级的删除待遇罢了。

  现在,他停下脚步来,看向某个方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里世界当中的确是充斥着大量的异形魔怪,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栖息地。但是在这有限而无边的空间当中,它们想要隐藏起来也是很容易的。裴辰并不打算一开始就让参赛者们陷入无穷无尽的怪物攻城的浪潮当中去,他想要让那些家伙自己一步步的发现并且主动推导出某个可能性来。

  ——这样子的话明显能够更加让他们坚信奈亚子是旧日邪神的这件事吧?!

  毕竟听别人说的事情和自己根据线索推导想出来的事情,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件事,后者因为是自己更加主动的扯上身的,所以潜意识当中也会更加容易接受这件事。

  不过他却是没有预料到因为太多人同时涌进‘服务器’的缘故,所以导致‘游戏’出了故障。好吧,其实也不是太多,只不过就那么二十来接近三十个人而已,但是要是考虑到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生命位阶有多高、身上携带着何等庞大的质量与能量的条件的话……

  就会发现这个里世界空间出问题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人比一百万个人所占据的生命权重都还要庞大啊!这么多异常强大的能量源、质量体同时进入一个人为制造的空间,当场就将时空维度都向下压得弯曲了部分。就像是一个漏斗那样,其中的沙子都会往同一个方向流去。

  这就是为什么有许多人一进去就碰面了的缘故。

  沃班侯爵和阿尔卡特那种并非是少数,罗濠教主和白起那种才是少数。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和一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人直接碰面了,而且因为分别属于神明阵营和弑神者阵营、时空使徒和剧情人物的缘故,其中又有至少一半的人是一见面就直接开打了的。

  这样的存在终于毫无忌惮百无禁忌的出手,磅礴的能量转化为数以百倍计算的破坏力,肆无忌惮的扩散至周遭的环境当中,别说只是临时制造没有多久的里世界这样的偏梦境性质的空间了,就算是现实的世界都撑不住,只要一瞬间就能够在地球表面多造几个撒哈拉沙漠出来。

  整片空间都已经震荡了起来,恐怖的力量在疯狂的宣泄,也幸亏战场还勉强分散成了五六处,否则的这样恐怖的能量只怕不是第一时间就贯穿了空间屏障,然后降临到现实世界继续爆发出声势威力都丝毫不减的破坏力来。

  裴辰现在就在外界,眼角抽搐的看着这样的景象:

  仅仅只是降临的第一时间,就有几道身影因为过于靠近直接爆发了火热的战斗。

  闪耀的雷霆撕裂了空气,狂涛般的巨力粉碎大地,被武器斩击或者徒手搅动的强大气流交错着,形成了局部地区的猛烈风暴,其中蕴含着磅礴力量的激流仿佛要撕碎一切似的疯狂的呼啸着、怒吼着!

  街道被践踏震裂撕碎,道路被犁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那些恐怖的存在披着人皮实则却是绝对的怪物!

  他们举手投足之间就展现出来了击沉陆地、撕裂天空的威势,随手一击之下不是方圆数公里内的街区都给轰成碎片,就是周遭千米距离之内的数十栋楼房建筑如同稻草被收割了一般,沿着光滑的切面滑落、倒塌!

  不过裴辰震惊的不是他们展现的力量,而是……

  “麻烦了……又得继续打补丁了……”单手捂脸,他发出了这样的叹息。(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无限冒险指南,无限冒险指南最新章节,无限冒险指南 再读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